開始交往後,畢光碩發現了很多事。

例如安臻看起來完美無缺、非常有主見的人,實際卻是個喜歡依賴對方,可以整天賴在家裡,當隻軟綿綿小貓咪;雖能做得一手好菜,還是美食專欄作家,卻是不太在乎好吃與否,相當隨性。

還有就是,他並不如外表那般人畜無害、純真的像張白紙,在床上時候的他,沉溺於性愛、相當擅長誘惑對方。

「怎麼一直盯著我看?」

「沒、沒事。」

畢光碩匆忙收起思緒,兩手捧著熱騰騰的咖啡,小啄幾口。

安臻很喜歡外出約會,所以他們也很常出門,但他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坐在他的對面,等他把手中的書看完。

以往的他很討厭這種沒有交談的約會方式,然而和安臻在一起時卻不同。

這時他才終於明白為什麼最近嚴平為何老是調侃他,太過順從對方,完全沒有作為男朋友的威嚴。

甚至還被懷疑是不是真的在交往,該不會是被當成砲友之類的話,害他超級想往嚴平的臉很扁下去。

不過最近有好段時間都沒被嚴平騷擾,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覺得無聊?」安臻微笑闔起書本,伸手將他的咖啡拿走,直接喝。

「我知道你不是很喜歡喝黑咖啡,都要加四、五顆糖。」

一語道破,畢光碩只能哈哈苦笑。

安臻看了他一眼,將杯子放回盤中。

「我知道這樣稱不上是約會,但老實說,我沒有什麼跟人約會的經驗,所以我能想到的約會方式,只有和喜歡的人一起去自己喜歡的店,度過時光。」

畢光碩急忙辯解:「沒關係的!我不管去哪裡約會都可以,只要是跟安先生一起就好。」

「哼嗯——」安臻邊哼氣邊轉過頭,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有點不高興。

畢光碩又開始緊張起來,滿頭大汗。

「安、安先生?」

「我問你,我們交往多久了?」

「呃。」畢光碩稍微想了一下,老實回答:「大概有……三個月多?」

「那為什麼你還在叫我『安先生』?」

「不知不覺就……」畢光碩搔搔頭髮,苦笑解釋。

沒想到他卻看見安臻臉頰泛紅,嘟起嘴喝咖啡,似乎是在鬧彆扭。

光是看到他這副可愛的模樣,就足以讓畢光碩衝動到現在立刻把他推倒。

——但當然不可能。

努力忍住後,畢光碩說道:「安先生希望我喊你的名字?」

「戀人之間互相叫對方的名字不是理所當然?」安臻垂眼盯著他,「還是說,你根本沒有在和我交往的自覺?」

「不不不!我們是在交往沒錯!」畢光碩過於激動,猛然起身,並大聲宣告:「我是安先生的男朋友!」

由於自己聲音太大,當他發覺情況不妙的時候,已經來不及。

「啊……」

他紅著臉低頭坐回位子,可以清楚感受到站在櫃檯的老闆直盯著他看。

雖說現在店裡沒有其他客人,但還有老闆在,他太過得意忘形了。

明明安臻最討厭這樣,而他卻總是搞砸。

想著可能又要被討厭的畢光碩,膽怯抬起頭,卻發現安臻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將喝完的空杯子放下。

過沒多久,老闆走過來,將裝飾可愛的巧克力慕斯蛋糕放在安臻面前。

「久等了,這是本店新品。」

「我很期待呢。」安臻愉快的拿起叉子,準備大快朵頤,「老闆的新品不得不第一時間來品嚐。」

「安先生過獎了啦。」老闆很不好意思的哈哈笑著。

「沒有的事,很多人都像我一樣,期待老闆製作的甜點哦。」

「等等等!給我等一下!」終於察覺出問題的畢光碩,臉色鐵青的站起身來,「為什麼你們態度這麼冷靜?」

他剛剛可是狼狽地在店內大聲宣告他跟安臻的關係啊!

就算可以接受同性戀,但至少也會感到意外之類的吧?這樣簡直就像是——

「老闆知道我的性向,所以你不用這麼緊張。」安臻用叉子切下一小塊蛋糕,塞進畢光碩的嘴裡,「而且我跟老闆是老相識了,就像朋友一樣,不用擔心。」

聽到安臻這麼說,畢光碩立刻用銳利的眼眸橫掃老闆。

「朋友?什麼樣的朋……唔!」

話還沒說完的畢光碩,被塞了第二口蛋糕。

「我絕對不會……唔……不會讓你把……安先……唔……」

只要畢光碩一開口,安臻就往他嘴裡塞蛋糕。

這景象挺有趣的,卻讓老闆臉上三條線。

而且畢光碩的目光看起來簡直就像是想把他吃掉,若再不解釋,老闆有預感自己的小命不保。

「安先生,你的男朋友挺愛吃醋的……」

「他大概以為天底下的男人都在妄想我的菊花。」

「哈哈哈……簡直就像條忠犬。」

安臻勾起嘴角,微微一笑,「我可不讓給你。」

「……安先生,請別把事情弄得更複雜。」為了在產生誤會之前,先解釋清楚,老闆便對畢光碩說:「你不用擔心,我是異性戀,不是安先生以前的炮友,也沒有交往過。」

原以為要花點時間跟力氣才能讓畢光碩相信,沒想到他這麼說之後,畢光碩馬上鬆口氣,安心地露出笑容,大口把嘴裡的蛋糕吞下。

「原來是這樣。」

呃,這再怎麼說,也太快信任他了吧?

該說畢光碩是單純還是笨……

湊巧這時安臻也已經把蛋糕吃完,心滿意足。

「蛋糕一如既往地美味,可以幫我外帶嗎?」

「沒問題。」老闆回到櫃台,替安臻準備外帶的糕點,順便結帳。

安臻將最後一口蛋糕塞進畢光碩嘴裡後,拎著外套起身。

畢光碩見狀,急急忙忙跟上去。

看著安臻付完錢,從老闆手中拿走蛋糕盒,離開咖啡店。

「安先生?」

今天離開咖啡廳的時間比他想得還早,心裡想著今天的約會是不是到這結束,安臻是不是要回去工作,心情也跟著盪到谷底。

見到他那副垂耳沮喪的模樣,安臻忍不住笑出來。

「你在幹什麼?」他把手伸向畢光碩,「快過來,我們的約會才剛開始,不是嗎?」

畢光碩雙眸閃閃發光,想也不想,立刻握住那隻手。

即使被旁人側目也沒關係,就算被當成異類也無所謂。

只要能夠和安臻在一起便足夠。

「我們要去哪?」

「嗯……我想想。」安臻提起蛋糕盒,側頭對他說:「總之,先去你家坐坐吧?我已經準備好伴手禮了。」

「呃!我家?」畢光碩頓時臉色慘白,急忙搖頭,「不行不行不行!我完全沒有打掃啊!」

更重要的是,他家裡有一堆AV片根本來不及收拾。

絕對不能被安臻看到那些他拍過的片子!絕對不能!

「就是要這樣突擊檢查才有趣。」

「拜託你饒了我吧……」

「不要。」

安臻喜歡看他慌張的模樣,也很愛這種欺負他的感覺。

輕輕靠著畢光碩的手臂,相握的手掌,緊緊扣住他的指縫。

願這樣的時光,能永遠持續下去。

 

在兩人離開咖啡店後沒多久,穿著連帽T的男人走進去。

「歡迎光——嚴平?你今天怎麼這麼早來?」老闆一看到出現在門口的男人,收起待客笑容,雙手叉腰,「徐先生可沒這麼早下班。」

「我知道,但我熬夜拍片到剛剛才結束,要是現在回家睡覺的話,我絕對會睡到隔天下午。」

老闆嘆氣,「那你就乾脆點,回家睡覺如何?」

嚴平勾起嘴角,「今天可是珍貴的週五,睡覺太浪費了。」

聽到他這麼說,老闆不禁搖頭嘆氣,看著嚴平走到櫃檯的位子,直接趴下來。

「我打個盹,他來了記得叫醒我。」

「……好啦好啦。」

實在拿他沒辦法,老闆只好順從他的意思。

誰叫他從沒看過自己的蠢弟弟,對特定對象如此上心?

 

 

(完)

 

 

文章標籤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