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會吧,竟然在這種地……」

話還沒說完,正對著大門、鋪著紅地毯的長樓梯上,慢慢走下一名身穿白色禮服、表情柔和的少女。

她的肩上披著薄紗,長條狀的水晶髮飾,因碰撞而發出清脆的聲響。

克特爾的注意力,一瞬間被少女吸引過去,但是讓他驚訝的並不是這名少女的美貌,也不是那傲人的身體曲線,或是讓人噴鼻血的巨乳。

而是她那雙帶著靈性的翠綠眼眸,以及證明她身分的細長耳朵。

「妖精?」克特爾驚愕地瞪大雙眼,「為什麼人類的城鎮裡,會出現妖精?」

「你在說什麼啊。」愛琳絲完全不受到少女散發出的氣質影響,嘆口氣之後,糾正克特爾的發言,「那傢伙是魔族。」

這話一說出口,少女的笑容頓時變得有些僵硬,但她卻仍保持著高尚的氣質,朝愛琳絲看過去。

「就算我是魔族,也比妳這變態好上幾千倍。」

「區區魔族居然敢對我放話,看來妳膽子不小嘛。」

「話可別說得太早,到底誰才是真正的『惡魔』,還不清楚呢。」

兩人見面才不到幾秒鐘的時間,竟然已經開始吵起架來,而且這架吵得還很溫和,讓旁邊的人聽著都覺得可怕。

這兩個人,根本不是初次見面吧!

「喂,別告訴我妳認識她。」克特爾真的覺得愛琳絲搞不好跟這少女一樣,都是魔族人。

他可不是被少女的話影響,而是如果這樣解釋的話,那許多事情都說得通了。

愛琳絲是魔族,所以才這麼強,所有不和諧的地方,全都可以用這個身分來解釋。

知道愛琳絲的身分後,也可以讓他稍微放心些。

只不過,他這簡單的願望,卻很快的就被愛琳絲打破。

「你真以為我是魔族啊。」愛琳絲伸出手,指著他的眉心,「別開玩笑了!誰是那種說謊不打草稿、令人討厭的種族。」

說完,她將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氣呼呼地說:「我是人類!是人、類!」

克特爾頓時有點失望,如果是魔族的話,那麼還可以上報給騎士團,派專門對付魔族的騎士過來,畢竟魔族是不被允許踏入西亞王國的土地的。

眼看克特爾完全偏離了重點,愛琳絲不禁長嘆一口氣。

接著,她就聽見階梯上傳來少女的輕笑聲。

「呵呵,這可有趣了。」

一見少女態度這麼從容,愛琳絲立刻抬起頭狠狠瞪著她看,但很快的她又收起這像是流氓般的表情,再次用甜美的笑容對她說:「我記得魔族和西亞王國之間,有簽訂條約的吧?魔族人不許隨意踏入西亞王國,西亞王國的騎士也不允許任意侵入魔族領地。」

現任的西亞王國國王,是個極度愛好和平的國王,自從上任後,他便下令不允許他們國家的騎士任意討伐其他族群,同時也與其他族群簽訂不會互相侵占的和平條約。

但與西亞國王簽約的族群中,唯獨魔族例外。

只有魔族人不允許踏入西亞王國的土地,相對的,他們也不會去打擾魔族。

雖然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國王會讓魔族成為例外,但也沒有人想深究。

畢竟一般的人對於魔族,都沒有什麼好印象,所以能夠立下這種條約,對人民來說已經是非常安心的事情了,至於細節,大家也都不打算去查。

可是,在他們的眼前卻有個活生生的「例外」啊。

就在愛琳絲與魔族少女對峙的時候,剛才帶領他們進來的侍從突然輕咳兩聲,從旁邊繞過來,面對兩人。

「請兩位冷靜,蘿樂拉小姐雖然是魔族人,卻也是城主的養女。」

這名侍從的年紀看起來約有三十多歲,無論是禮儀或者態度,都非常有教養,與其說是侍從,不如說像個主事的管家。

才剛這麼想,就聽見蘿樂拉長聲嘆氣,開口對那名侍從說道:「你怎麼一開始就跟人家攤牌了?我還想當個冒充城主,和他們玩一玩。」

蘿樂拉聽起來像是在抱怨,不過她臉上的表情,卻是笑得很開心,與她說的話完全搭不上邊,不禁讓人猜想,她那麼說到底是認真的,還是是在開玩笑。

克特爾頓時有點茫然,不知道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反觀站在他身邊,氣嘟嘟的瞪著蘿樂拉看的愛琳絲,倒是沒那麼困擾。

「請別開玩笑了,蘿樂拉小姐。現在我們的情況很棘手,非常需要這兩位客人的幫助。」

侍從雖然對蘿樂拉用敬語說話,卻非常霸道的替她做出決定,顯得蘿樂拉在他面前很沒有決定權。

這奇怪的畫面,讓克特爾的眉頭越皺越深,看到侍從轉過身來之後,便立刻開口問道:「你這話聽起來,好像已經早就知道我們會過來這裡。」

「是的。」侍從抬起頭,直視克特爾,「非常抱歉,現在才自我介紹。我是這個城鎮的城主,路亞。」

兩人一聽見這名侍從說的話,頓時驚愕地瞪大雙眼,久久無法讓視線從眼前的人身上挪開。

他就是城主?沒開玩笑吧!

他們還以為他不過就是個管家之類的人啊!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