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雖消耗過度,但只需一夜就讓方蘭生完全回復,天未亮他起了個大早,先行到附近林裡獵了隻野兔,再抓了幾樣蔬果,來準備早膳。

烹飪的時間,總是讓他愉快,只要專心於料理,他就彷彿能遺忘所有的事情,無論是百里屠蘇、還是方家老爺,在這裡,他不過是個喜愛烹飪的方蘭生。

愉快地哼著音,忙碌的手沒停過,這邊的爐子燒了、那邊的菜切一切,方蘭生看起來,格外愉快,與昨日判若兩人。

甚至於沒有發現那佇立在門前的黑衫。

「哇啊啊!水開了怎沒聲啊!這裡的東西還真老舊,還是家裡的用得習慣……唔!」

一個轉身,方蘭生無預警地撞上了走入廚房的人,差點沒讓手裡端著的盤子摔了下去。

「什、什麼啊?什麼東西擋在這……哎、哎哎?你、你、你……」

一見到那身黑衫,眉間點著朱砂的男子,方蘭生頓時有些無措。

在這之前,他明明去房間探望過呀──為何木頭臉會出現在這裡?

黑眸垂下,緊盯著他看,頓時令方蘭生心中一緊,這才回神過來,將手中盤子放在桌邊,著急的上下打量著他。

「木、木頭臉?你、你……紅玉和襄鈴不是在房間看著你嗎?為什麼你……」

不料,話沒說完,百里屠蘇居然朝他揮出一拳。

這下方蘭生再也沒心繼續過問,想閃,但兩人距離太近,根本閃避不及。

他只能閉上雙眼,縮起肩膀,打算接下這個拳頭,但,拳頭卻在他面前僵住不動。

那原以為要打他的拳頭,現然已撫上了他的臉頰。

但這手掌,卻是冰冷得毫無溫度。

 

「木木木、木頭臉?你在做甚!」

內心一緊,令方蘭生打開了他的手掌,對上那雙深不見底的黑色瞳孔。

不是冰冷、不是漠視,更不是以往那看著他的視線,那是他從沒見過的目光。

 

不對,不對啊!

剛剛他才去房裡探過,紅玉和襄鈴明明就還在房裡看著他,他也沒睜開眼過。

而且這木頭臉才不會用這種眼神看著他。

 

「木頭臉、木頭臉你給我離本少爺遠些,別當個背後靈跟著我!」

「……是你發現得太晚。」

不知怎地,百里屠蘇反而露出不悅的神情,瞪了方蘭生一眼。

白白被瞪的他,根本就不曉得是咋回事,只能悶著臉,「發現什麼!沒看見本老爺正在做飯嗎?去去去,一旁去,別在這裡礙手礙腳……木頭臉你幹啥!」

才剛把百里屠蘇的手揮開,他便又趁其不備的攬住了自己的腰,忽然縮短的距離令他臉紅,更無法招架。

「你別把本老爺當成女子對待,放開你的鹹豬手──」

「無悔?」

「啥!」

一句話,頓時讓方蘭生茫了。

他抬起頭來,正好對上了百里屠蘇俊俏的面容,他時常在想,這張臉到底哪裡好看,為何每個遇見他的女子皆會傾心於他,縱使被無情地拒絕,也無法討厭這個人。

每靠近一步,百里屠蘇就會後退一步,從來就不懂得與人拉近距離的他,為何如今又攬著他不放?

這人,他永遠不懂。

 

百里屠蘇忽然的出現,令方蘭生混亂不能自己,甚至忘了那些想要遠離他的誓言,望了自己已不再是從前的少年。

只是一見到他,方蘭生便亂了,什麼都亂了。

百里屠蘇看著方蘭生,忽然皺眉,「你,無悔?」

「……無、無悔?你在說什……」

「我悔。」

 

好極了,肯定是在施法時出了什麼差錯,不然醒過來的木頭臉怎會變成這樣,與他所認識的那個百里屠蘇,簡直就是不同人。

他不是百里屠蘇,不是他認識的那個木頭臉──

「放開我,你不是木頭臉吧?別用著那張臉對我獻好,若你只是個遊魂,本老爺還能大發慈悲給你唸個超渡經,快快投胎轉世,別在這胡鬧!」

「……蘭生。」

 

這聲,令方蘭生震住了身體。

外表冒用就算了,怎麼連聲音都……他對這聲音沒輒啊!

 

「蘭生,我是屠蘇。」

「本老爺受不了了!我馬上就超渡你這遊魂──」

 

方蘭生拿出了佛珠,氣急敗壞的轉過去,張開口正要念出經文,但卻被這忽然欺壓下來的臉遮住了視線。

當他意識到時,唇上的柔軟已讓自己失去了反抗的力氣。

 

這個人果然不是百里屠蘇,不是木頭臉!

那個連情字都不曉得怎麼寫的木頭,怎麼會吻了他──

 

但這吻,卻讓他一點也不討厭。

他在腦中不斷氣著、問著自己,想要給予一個合理的藉口,但無望腦中一片空白,剩下的只有百里屠蘇吹在自己臉頰上的氣息。

 

好你個百里屠蘇,好你個……

能讓本老爺如此失措的,除了你這木頭沒有別人。

 

保留著自己僅剩的理智,方蘭生舉起了手,狠狠朝百里屠蘇的臉頰上砸了下去。

這拳總算讓百里屠蘇放開了手,低下頭退後兩步,似乎是方蘭生的這拳,讓他清醒了。方蘭生氣得咬牙,怒視著百里屠蘇抬起的臉,再多的氣話也都說不出口,根本就無從說起呀!

不等他開口,已然恢復的百里屠蘇直起身,面帶歉意。

「……蘭生,我……」

「閉嘴!木頭臉你是剛復活就來開我玩笑嗎?我告訴你,這一點也不好笑!」

「……」

「說呀!剛才的氣焰去了哪?這下你倒沉默了!」

「……再說,也只會惱了你。」

「該說的時候你不說,不該說的時候你又亂,木頭臉,你到底想做甚?本老爺可不是這麼好欺負的,本老爺──」

「我已待在你身邊,近十年。」

此話一出,頓時讓方蘭生愣了。

 

這遊魂在說什麼?本老爺可是學佛的,怎會不知道自己被遊魂纏住?

他一臉不信的看向百里屠蘇,令他搖頭。

 

「說了,你不信;不說,你又惱。」

「那你就說實話。」

「……此乃實話。」

「說謊也得打個草稿啊!木頭臉,你天生就不會說謊,這點功力本老爺可是馬上就看出來了!」

「………」百里屠蘇沉默了會,才開口:「你十九娶親、二十生孩,孩子出生的時候你躲在書房裡哭了整整一日,雙眼泛紅,直至三日後才敢出門……」

「夠了夠了夠了──別說了!我信我信,我信就是了!」

 

沒料到百里屠蘇會知曉自己內心裡的小秘密,這下方蘭生又慌了,趕緊快步上前,遮住了那還想多說的嘴。

百里屠蘇看著面紅耳赤的方蘭生,閉上了眼,在他掌心裡落下一吻,卻又讓方蘭生嚇得趕緊收回手,慌張倒退幾步,碰到桌邊才停了下來。

 

「好、好吧,我信你跟著我十年,但我絕不承認你是木頭臉。」

「……我是。」

「不是!木頭臉才不會這、這、這樣對、對我!他喜歡的是晴雪!」

「我放不下的人,是你。」

 

方蘭生覺得自己好狼狽。

明知眼前的人只不過是徒有外表的遊魂,但卻仍然為了他的話而牽動心弦。

他哭著臉,近乎求饒般的說:「就當我求你了……木頭臉……放過我吧……」

 

他不想,再因為這個人而牽動自己的心。

那沒有明白的感情,究竟是什麼,現在的他似乎有些明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子信 的頭像
草子信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