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雖然這部分已經得到了解釋,但我還是有很多事情沒搞清楚,於是我又開口問道:「那麼你所指的『把我牽扯進來』,是指我知道你的存在,以及這些事情,所以我也加入你的逃跑行列裡了嗎?」

「這個嘛,並不是這樣的……」

「那是什麼?」

「因、因為我親了妳,在我的世界裡,親吻是代表結婚的象徵,從剛才那一瞬間開始,妳就已經是我的老婆了。」

「這是什麼迅速結婚的模式啊!」

「可是在我的世界……」

「那是你的世界不是我的世界!在我的世界裡從來就沒有這種事情!」

「妳想甩了我嗎?」

「我們根本沒開始交往好嗎!」

「這樣的話我只好把妳帶回我的世界去了。」

「我不要!再說你還在被追殺中吧?難道你就不擔心我會跟著遭殃嗎?」

「啊,這妳倒不用擔心。」藍若然突然眨著眼睛,用著一副純真善良的表情看著我說道:「因為我們兩個現在是命運共同體了,如果我死了妳也會跟著死喔。」

這是什麼天殺的設定啊啊啊啊啊──

我暴怒了!暴怒!

這樣我豈不是除了自殺之外,完全沒機會擺脫這個傢伙了嗎!

「不過有妳在的話,我就比較不容易被追殺了。」

「蛤?你還有什麼設定沒告訴我的。」

藍若然又用著那種欠揍的笑容,開心的指著我身下的短裙,笑著說道:「只要妳的『絕對領域』越強大,我就越不容易被發現喔。」

「絕對……領域?」

起先,我並沒有馬上聽懂他到底在說些什麼,直到我順著他的手指低下頭來,看著自己身上穿的這件短裙制服,才臉色鐵青的會意過來。

這傢伙說的「絕對領域」,該不會是……

「是的,所謂的『絕對領域』就是膝蓋到裙子的距離喔!只要距離越長,我就越能夠融入這個世界,在追殺我的人眼中變成隱形……唔嗯!」

完全不想聽他把話說完的我,直接把自己手上的空罐朝他額頭扔了過去,火大的站起身來,瞪著他撫摸額頭的可憐模樣,背後燃起了熊熊怒火──

我扭著拳頭,滿臉殺意的看著拼命對我搖晃雙手,想阻止我的藍若然,用低沉可怕的嗓音對他說道:「我看你真的是活的不耐煩了對吧?既然你這麼想死的話我就來幫你吧。」

「咿咿咿──等、等一等啊!我說的是實話,是實話!」

「我管你是不是實話!該死的色狼!」

先是奪我初吻,後又要我穿著迷你短裙替他增加透明度,這傢伙如果不是個腦內妄想成分嚴重的色狼,就是個完全不知好歹的笨蛋。

不管是哪一種,正好都是我最討厭的類型!

「受死吧你!」

「哇啊!妳不是說要離五步之外嘛!」

「誰還管那種規定啊!」

已經氣得受不了的我,完全不想管自己不久前才設下的規定,現在我只想把眼前這個人給五馬分屍──

就在我追著他滿屋子跑,好不容易終於抓到他的衣角時,我家那扇又大又亮的落地窗忽然被一震烈風吹破,在我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的時候,玻璃碎片就這樣朝我飛了過來。

我嚇得緊閉起雙眼、縮起身體來,然而我卻感覺到一個身體先一步的將我摟入懷中,再來我就只聽見耳邊傳來他細微的低喃聲。

「嗚!痛……」

這時我才發現,藍若然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我的面前,並且緊緊將我抱在懷中,用身體替我擋下了那些玻璃碎片。

我抬起頭看見他因疼痛而扭曲的臉龐,心下一緊,擔心的伸出手來抱住了他癱軟的身軀,輕輕拍著他的臉頰喊道:「喂、喂……你沒事吧?」

「沒事,我沒事……」

藍若然努力的撐起身體來,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面,檢查著我的身體著急的問道:「妳呢?有沒有哪裡痛?」

「你……」

沒想到他顧慮的並不是自己背上的傷,而是我,頓時讓我不知道該作何反應才好,只能愣愣的看著他。

就在我還沒開口回答他的時候,窗戶外走進了一個全身穿著黑色盔甲的男人,他一臉兇狠的垂下那雙細小的眼眸,冷冷的看著我跟藍若然,那冰冷的態度讓我不禁抖了一下身體。

藍若然似乎是感覺到我那微微顫抖著的肩膀,便轉過身去,將我護在他的身後,雙眼狠狠的瞪著這名壯碩的男人慢慢走到他的面前來。

「你還真是窮追不捨。」

「因為我必須對上頭有個交待。」

「那是你的事情,我還沒打算跟你走。」

「是的,不久前我見識到你的決心了。」

男人看著藍若然,雖然感覺到他並不是很友善,但從說話的感覺看起來,並不像是要把藍若然殺害,反而有種低聲下氣的感覺,不過我也沒有多想,只是就這樣悄悄無聲的躲在藍若然的身後。

直到男人將視線放在我的身上,並且順著我的臉慢慢下移到我的大腿上面後,我才驚覺不對的低頭一看。

看來剛才在玻璃碎開的時候,不小心劃破了我的裙子,現在我的大腿正春光無限好的裸露在這個男人的面前,嚇得我紅起臉來,趕緊用手拉起了裂開的裙子。

不過這個男人卻皺起眉頭,語氣有些不悅的對藍若然說道:「你還沒給她烙下印記嗎?那正好,現在就跟我回去吧。」

「我說過我不要了吧!再說,我現在才要給她呢。」

「喔?是嗎,但我看這個女人似乎不怎麼願意啊。」

「她……她……」

一時間,藍若然完全說不出話來,不知道該用什麼話來反嗆回去。

雖然我聽不太懂他們之間的對話,也不曉得所謂的烙印是什麼意思,但是我感覺得出來這個男人似乎就是因為這個什麼烙印的還沒出現,所以才想強行把藍若然帶回去。

「這個女人根本不喜歡你吧,這樣的話烙印是沒有用的。」

「我才正要開始!」

「那正好,在你還沒開始之前先跟我回去吧。」

「我說過我不想跟你走。」

「由不得你決定。」

男人不想管藍若然的意願,直接大步走來想要帶走藍若然。看到男人步步逼近,藍若然卻又緊緊把我抓在背後的模樣,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想法忽然從腦海中閃過,我從藍若然的背後挺起了身體,抓住他的肩膀,硬是把他的臉轉向自己的方向,然後緊緊閉著雙眼嘟起嘴巴,用力的把自己的嘴唇貼在他的嘴唇上面。

藍若然嚇了一跳,張大雙眼看著我,之後他變慢慢垂下了雙眸,伸出雙手來緊緊抱住了我的身體,就在這瞬間,我們兩個人的身體散發出了刺眼的白色光芒,頓時讓男人停下步伐,無法前進。

而後環繞在我們身體四周的白色光芒化作一條染著金色光芒的白線,落在我的左側大腿上面,變成一個有點像是翅膀一樣的圖騰模樣。

隨著圖騰的光芒漸漸消失,我們兩個也分了開來,當我看見藍若然那衝著我笑的傻氣表情時,我感覺到自己的臉頰一陣溫熱,馬上就把手掌朝他的臉上用力一壓,硬是把他推了開來。

「你、你、你別誤會!我我我、我只是……」

藍若然並沒有對我說什麼,只是轉過頭去對著那吃驚不已的男人說道:「這下子你懂了吧,給我回去。」

無法收起這份震驚的男人,緊緊握起了拳頭,一個轉身就從我家破掉的窗戶外面跳了下去,乖乖聽從藍若然的話離開了。

而我卻只能捧著紅紅的臉,別過頭去,完全不敢去看這時候藍若然的臉上,是什麼樣的表情。

 


待續~



作者的話:

讓大家久等了!連載再開!這次我想要多寫一點稿子來積稿啊~
不過下個月又是新的趕稿時間,不知道稿子能夠積多少下來,
如果底稿貼完的話,更新又要延後了QAQ~嗚嗚!


草子信2012.11.2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子信 的頭像
草子信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