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的人魚-小說試閱CH1

 

經歷了大戰之後,被譽為有著全世界最大土地的魯法路大陸,被一分為四,由於當時戰火不斷、各種族都付出了許多鮮血,僵持已久的戰爭持續了近百年之久。戰到最後,人們已經不知道是為何而戰、為何而活。

直到原本處於中間者,不介入魯法路大陸任何一方糾紛的中央神庭,終於願意展開行動時,才總算結束了這場百年之戰。

停火協議在中央神庭的協助下,順利簽署,各方允諾會接受中央神庭監督,不再繼續引發戰火,而負責領導戰爭的四名首領,則是得到了中央神庭的分配,以國王的身份各自管理著東西南北四片大地。

其中,得到西方大陸──艾爾巴吉特的國王,由於在戰火失去了身為好友的人魚一族首領,於是對人類厭惡至極,下令不許任何人類踏入西方大陸。

戰後第十年的現在,中央神庭卻以「視察各大陸現況」為由,派出了四名魔法師前往這四個大陸,而身為人類的莫林就是其中之一。

他會來到西之大陸,其實真的只是單純的運氣以及籤運不好而已。他們分配大陸的順序是由抽籤決定的,硬要說理由的話,就只能說他們四個人對於自己要前往哪個大陸都沒有什麼意見。

沒有意見的狀況下,才會以抽籤決定……於是他便抽到了這下下籤。

「唉,真是倒楣。乙奈也真是的,為什麼就不能跟我交換一下?明明是靈獸族人,怎麼想都比我這個人類更適合來西之大陸!跟我交換又沒關係……」

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夠讓自己覺得好過一些,來到這裡的路上,都已經不知道嘆息過多少次了,但他就是覺得無奈,沒辦法提起精神來。

曾經有想過要假扮成其他種族的人前往,不過,艾爾巴吉特現今的國王是獸族人,所有種族中就屬獸族最難以應付,而且,牠們是最重視約定的種族,要是對牠們說謊的話,日子肯定不會好過到哪裡去。

中央神庭只有命令他們前往四大陸探查,並沒有告知他們什麼時候能回來,以中央神庭那群老頭子的想法來看,要將他們一輩子留在各大陸也不奇怪。

「唉……」

莫林再次嘆了一口氣,這次聲音遠比之前還要來得沉重許多。

但他已經覺悟了。

「再怎麼說,人都已經來到這裡,就算要打退堂鼓,也已經來不及了吧。」

揹著簡單行囊的莫林,站在樹林之中,抬頭看著山丘下圍起的城牆,以及城中央一座高聳入雲端的尖塔。以地理位址上來看,那尖塔旁邊應該就是城堡了,只不過,他最多能夠前進到哪呢?

雖說他有著中央神庭賦予的特權,生命安全至少能夠有所保障,但卻無法無視其他種族放在他身上的沉重視線。

就如同他們的國王一樣,艾爾巴吉特的人民都非常厭惡人類,將他們視為眼中釘,畢竟他們大多都有經歷過十年前的戰爭時期,對人類的厭惡,並不亞於國王。

握緊了肩上背著的背包後,莫林張開口,深呼吸安撫焦躁的內心後,往前踏出樹林一步,但才剛把腳放下去,一箭飛箭瞬間刺入他腳趾前的土地中,嚇得他立刻把腳收回來,驚恐地看著前方。

「不許再往前一步了,人類。」

莫林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的金髮少女,呆了一秒鐘之後,收起驚訝的表情,無奈地對她苦笑:「長耳族的蓓卡對吧。」

金髮少女聽見他喊出自己的名字,有些訝異,慢慢收起手上的弓箭,目不轉睛地看著莫林,過了許久才百般不情願地乍舌道:「嘖,中央神庭的人嗎。」

「是的,我是魔法師莫林。」

「我聽說派出的四名魔法師之中,不是有位靈獸族的人嗎?國王陛下應該有跟中央神庭協調過,要由那個人來負責我們西方大陸的。」

「哈、哈哈……」

莫林只能苦笑,他總不能坦白說出他們是用抽籤決定的,絕對、一定會被弓箭射成蜂窩。

幸好蓓卡並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只是一臉不耐的走向他,將地上的弓箭拔起來之後,放入背後的箭桶中。

不快的轉身,迅速收回了看著莫林的視線後,她厭惡的說道:「看在你是中央神庭派來的人份上,我就勉強替你帶路。要是你這人類隨便走在城裡的話,肯定會引起驚慌。」

「幫大忙了,其實我正困擾要怎麼去城堡。」

雖說蓓卡的語氣中充滿不耐,但莫林還是勉強能夠接受,能夠在靠近城堡之前就遇上負責迎接自己的人,已經算是很幸運了。

蓓卡冷哼一聲,往前走過去,莫林也趕緊跟上她的腳步,就怕她心情不好,把自己扔下來。

長耳族顧名思義,有著比妖精、精靈還要長許多的耳朵,向內反摺後垂下,有點像是摺耳兔,但長耳族個性是出了名的固執、好強,絕對不容許任何人反駁他們的意見,再者,長耳族的實力等同於一個軍隊,所以有長耳族大多都是殺人不手軟的職業傭兵。

艾爾巴吉特的國王派長耳族前來替他引路,只有兩種可能。第一,想直接殺了他;第二,盡力保護他,但不管怎麼想,莫林都覺得第一種可能性比較高。

領著莫林的蓓卡,帶他繞過了城門口,來到旁邊一個不怎麼起眼的小木門前,用手中的弓輕輕往門上敲了幾聲後,木門便被人由內打開。

莫林眨眨眼睛看著蓓卡走進去,頓了一會兒之後才跟著進入這一片漆黑的門中。希望帶領他的蓓卡,不是要帶他去什麼奇怪的地方才好。

幸好,他的擔心是多餘的。

蓓卡如同她對他允諾的那般,將他帶往城堡內部,不過卻繞過了士兵,直接來到了國王居住的別院中。

走出漆黑的通道後,他所見到的是光鮮明媚、如仙境般存在的花園,而在花園與水稻隔開的小島上面,一隻全身銀白如雪一樣的白虎,捲縮著身體趴在小島上休息,直到他和蓓卡的腳步靠近,那隻白虎才抖抖耳朵,慵懶地抬起頭來,望著來到這裡的莫林。

當他與這隻白虎視線交錯的瞬間,他才發現,這隻白虎的眼瞳就如他的身體那般雪白,早已什麼都看不見。

「哼,人類。」

聽見白虎那低沉的嗓音,莫林不自覺得抖了一下肩膀,張大雙眼看著牠,但白虎卻沒有先開口對他說話,而是向著站在一旁、向牠低頭行禮的蓓卡說道:「辛苦妳了蓓卡,先下去吧,我要單獨跟這人類說幾句話。」

蓓卡有些訝異,但她卻不敢違抗白虎的命令,只能低聲回答:「……是,我明白了。」

說完,蓓卡便從送莫林進來的那個密道裡離開。

只剩下莫林與白虎兩人的空間裡,氣氛頓時變得有些沉重,但說也奇怪,莫林竟然完全不覺得害怕。

剛進來的時候的確還很緊張,但在見到白虎失明的雙眼後,不知道為什麼,內心的不安以及焦躁感,一下子全都消失無蹤。

於是他能夠安心的留在這裡,並沒有感覺到任何壓力,但他很清楚,他會有這種感覺,或許是因為白虎沒有將他視為敵人的關係。

從白虎的身上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威脅,牠也只是靜靜凝望著自己,縱使雙眼無法見到他,卻能夠準確地知道他的位置。

莫林將左手放在胸前,禮貌的向白虎行禮道:「初次見面,國王陛下,我是中央神庭派來進行這次視察的魔法師莫林。」

「哼,說好聽些是來視察,別以為老夫年紀大了,是個不中用的老糊塗,會不曉得你們中央神庭打算做什麼。」

「……國王陛下,中央神庭並無任何其他意圖,只是作為戰後十年的觀察而已,我的目的是視察西之大陸的情況,並不會插手干涉西之大陸的任何事情。」

白虎不信任莫林的說法,冷漠的用鼻子哼氣,但是牠卻不再提及這件事,反而向莫林問道:「那麼,身為四賢的你為何會聽從中央神庭的指派,替中央神庭做事,來到這裡視察?」

莫林抖了一下身體,尷尬地揚起嘴角,不好意思的回答:「您多慮了,我只是接受委託進行視察,並不是聽從於中央神庭。」

「別以為這種程度的謊言能夠瞞得過老夫。」

「……您的事情我已有耳聞,國王陛下,我也不打算對您隱瞞什麼。」莫林原本就打算對國王坦承,只是沒想到,國王這麼快就知道他是誰。

看樣子國王雖然年事已高,卻仍很敏銳。

四賢乃魔法大導師手下的四名弟子,雖然都還很年輕,卻已經是各個魔法領域的高手,就連比他們年長許多的魔法師,也不得不對他們退讓三分,當他們意識到的時候,才發現早已被貼上「四賢」的稱號,甚至被譽為「傳說中的魔法師」。

不過,魔法師為自由之身,不聽從這片大陸上任一方勢力的命令,除非是由魔法師本人所認可,否則沒有人能夠驅使他們。

他們「四賢」向來崇尚自由,自從離開魔法大導師的手下,獨立生存後,便很少出沒,即便是十年前那場亂戰,他們也從未出手過,唯獨這回例外。

因為這次的任務是經由他們的師傅──大導師親自下的命令,雖然他們不太願意協助,也只能硬著頭皮上。

即便他們是四賢,是傳說中的魔法師,也無法無視自己師傅的要求。不過,他們對師傅是很信任的,既然是師傅的委託,那麼他們四人絕對會全力以赴,不過,令莫林在意的,並不是這次的任務,而是他們師傅的真意。

向來不喜歡中央神庭的魔法大導師,為何會突然之間進入中央神庭內工作,甚至是指派他們四人執行這項任務?

無論怎麼想,莫林就是沒頭緒,而其他三人也是同樣,所以他們雖然各自接下了任務,但他們四人心中都很明白,他們接下任務的最大原因是什麼。

他們要找出師傅突然轉變心意,協助中央神庭的真正理由。

因此,他絕對不會在這裡向艾爾巴吉特的國王低頭。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