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于斌,你的臉……」

看見于斌臉頰上的傷痕,林辰翰立刻拿出了手槍,與于斌一同警戒著。于斌沒有轉過頭來,只給了他一個安靜的手勢,要他別出聲,他才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之後,他們頭頂上的燈忽然全部亮了起來,而門也被人從外面關起。突然的變化令于斌和林辰翰措手不及,在鐵門關上之後,林辰翰立刻衝過去,用力踹著門,但是鐵門卻毫無動靜。

「可惡!到底是誰……」

「那不是重點。」于斌的臉頰落下汗水,抬起頭看著頭頂上的燈光,「現在我們得先想辦法離開這裡才行。」

「只不過是燈而已,不是嗎?」不明白于斌的顧慮,林辰翰抬起頭說道:「奇怪,這裡的電源應該已經被切斷了才對,為什麼還會有電?」

于斌知道再這樣下去會很不妙,於是他左右轉著頭,尋找能夠躲藏的地點。當他看見旁邊的角落是唯一照射不到燈光的地方時,他立刻拽著林辰翰的手臂,反身將他押在角落之中。

「于于于--于斌?」受到驚嚇的林辰翰一臉錯愕的看著于斌緊張的神情,然而于斌卻是很狠的瞪著他,模樣看起來十分火大,讓他把想問的問題又吞了回去。

「你給我在這裡好好待著,不准出來,聽見了沒!」

「是!」

命令的口吻令林辰翰完全不敢說不,他立正站在角落裡,看著于斌轉身背對著他,舉起手槍將頭頂上的幾盞燈光打破,直到角落的陰暗,足夠遮掩他們兩個人的身體,他才將手槍收回懷中。

「于斌,這些燈光怎麼了嗎?」

「跟你說你也不會相信的。」于斌摸著鐵皮牆壁,試圖找出能夠離開的辦法,同時回答著林辰翰無知的問題。

但來自身後的笑聲,卻讓兩人的體溫降至冰點。

「冷靜、聰明、理智,你就跟我聽說的完全一樣呢,于斌。」

于斌慢慢轉過身,看著那在中央出現的藍白色身影,忍不住皺起眉來。

果然就跟他猜想得一樣,這裡發生的事情跟Partner有關,而且對方也似乎知道他要來這裡,所以早就已經準備了「驚喜」給他。

經過昨晚的事情,于斌對於Partner已經能夠保有平常心看待了,但跟他一起來的林辰翰卻不是這樣。當他看見了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一團白色身影,四周圍繞著雲一般的氣體,站在燈光底下看著他們時,林辰翰只能驚恐的張大著嘴巴。

「于、于……」

「安靜。」于斌壓低聲音,悄聲對林辰翰說道,接著她便提高音調,對著前方怪模怪樣的人影說道:「這裡所發生的事情,果然和你們有關。」

「就算是又怎樣?你無憑無據所說的話,都只能夠當成是推測。」

「我不需要證據來證實我自己的想法,現在的我,是以于斌的身分在問問題。」

聽見于斌的話,那抹藏在白霧底下的嘴角輕輕上揚,露出了嘲笑的表情。

「以于斌的身分嗎?呵,你還真是個有趣的傢伙。那麼……」

忽然間,他張開了雙手,長長的袖口垂落下來,如有生命般的抖動著,向後張開成翅膀的模樣,而纏繞在他身旁的那些白色霧團,也漸漸的擴大到整間鐵皮屋。

白色的霧給人一種不詳的感覺,兩人的身體忍不住各自一縮,不想接觸到,但在這密閉的空間裡,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躲藏。當白色的霧黏上他們之後,他們感覺到頭腦漸漸暈眩,眼前開始模糊不清。

于斌雙腿一軟,跪了下來,然而在他身後的林辰翰卻早已昏睡過去。他努力撐著身體,盡力不讓自己受到白霧的影響,但不管他怎麼掙扎,卻還是抵抗不了漸漸模糊的意識,當他快要昏過去的瞬間,一道黑色身影出現在他面前,原本意識模糊的他頓時清醒過來,腳步快速的往旁邊閃避開來。

黑色身影劃過了他的小腿,將倒在角落中的林辰翰整個吃入腹中,接著緩慢的轉過來。白霧在這個黑色身影四周形成了盤旋向上的氣流,在它頭頂上快速旋轉成螺旋,並且朝于斌攻擊過來。

于斌快速舉起槍,朝螺旋開了兩槍,但沒有實體的白霧卻只是稍微散開之後,又快速凝聚起來,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完全無法阻止它的攻擊行為。

於是于斌只能收起了手槍,不停左右閃避著攻擊,但身體已經開始漸漸遲緩、漸漸無法自由行動,眼前的景象也越來越模糊,根本就看不清楚攻擊過來的方位。

他伸出手罩住臉,難受的緊皺著眉頭,即使他咬破了下唇,也無法讓視線變得清晰。

「可惡……」

因為剛才的閃躲,他已經離開陰暗的角落,暴露在燈光之下,但是他現在卻沒心情管這個,因為眼前的黑影讓他必須先選擇顧好自己的命。

可是,現在就連看都看不清楚了,該如何是好……

他緊咬著下唇,在毫無抵抗力之下,緩慢唸出心中浮現的名字。

「……利恩……」

下一秒,鐵皮屋的屋頂被一陣利刃劃過,整片往後吹飛開來,連帶著那些危險的燈泡,掉落在旁邊的樹林裡面,把于斌嚇了一大跳。

當他抬起頭來的時候,他見到一個矮小的身軀,蹲在被削掉的牆壁邊緣上,用手指彈起了頭上的棒球帽,堆滿笑容朝他笑著。

「我來了,于斌。」

「利、利恩……」

沒想到阿爾泰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于斌的心頓時鬆懈下來,整個人癱坐在地上,傻傻的看著阿爾泰從上面跳下來,站在他的面前,伸出手揉著他的頭髮。

「沒事吧?」

「啊……嗯。」于斌稍稍回神,遲鈍的回答著,但是阿爾泰卻見到他臉上與小腿上的傷痕,瞬間壓下眼眸,狠狠瞪著那抹充滿危險氣味的白色身影,以及回到他腳下的影子。

「你這傢伙,居然敢傷害我最重要的人!」

「你果然出現了,阿爾泰。」

即使阿爾泰怒視著他,這個難纏的敵人也絲毫沒有露出害怕的表情,依舊用著他冷若冰霜的表情,注視著站在于斌面前的阿爾泰,慢慢垂下眼眸。

「只要有人攻擊于斌的話,我是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

「就跟秋夜說得一模樣一樣……阿爾泰,擁有這種累贅的你,絕對無法成為強者。」

「你少管我的事,蛭原。」

「你的目的不是毀掉我們嗎?既然如此,這種東西就該捨棄才對。」

這次阿爾泰不再回話,直接朝他一揮手臂,一道彎月模樣的風刃立刻朝前方劃過,但是在旁邊的這些霧團,卻直接聚集在風刃的前方,將風刃一分為二,站在後方的人則是完好無缺,連動也沒動的站在原地,再次露出微笑。

「已經不想聽我說了嗎,阿爾泰。」

「囉嗦!你的話根本不值一聽!」

「看來就只能戰鬥了呢。」

「不。」阿爾泰突然蹲下身體,抓住于斌的肩膀,沉聲道:「我不做無意義的戰鬥。」

「這可由不得你選擇!」

蛭原完全沒有要放兩人離開的打算,腳下的黑色影子再度跳出來,如海浪般的撲向兩人。于斌無力的靠在阿爾泰的肩膀上面,眼神中流露出害怕,但阿爾泰卻依舊冷靜的將嘴角往下一拉,攤開掌心朝地面一拍。

從他與于斌為中心,向外吹出一陣強力的龍捲風,一眨眼就將眼前一大片黑色影子吹散,而後阿爾泰帶著于斌從龍捲風的中心向上跳至空中,落在外面的車頂上,如風一般的鑽入樹林裡面,一下子便消失在蛭原的面前。

蛭原的影子重新聚集,回到他的腳下,向上高凸起來,讓蛭原能踩在空中。即便如此,卻也已經看不見阿爾泰與于斌的身影了。

他將兩隻長長的袖子交叉,放在胸口上面,沒有打算近一步追擊。而他的身後,出現一個了一個盤腿坐在半空中,瞇著雙眼微笑的男人。

「就讓他們這樣離開好嗎?」

「不然你想怎麼做。」蛭原的聲音冰冷得令人發顫,可是瞇眼笑著的男人卻一點感覺也沒有的嘿嘿笑了兩聲,側躺下來。

「嘿嘿,要是我的話,早就把整片樹林給毀了。」

「……果然沒錯。」

「啊?什麼意思?」瞇眼男人不解的轉頭看著那張秀氣的臉龐,問著。

但他得到的回答,卻是被白霧遮去了視線後,留下的一片空白,以及迴盪在空氣中的聲音。

「我果然還是很不喜歡你這個傢伙。」

 

 

阿爾泰的速度,就如同他所使出的風一樣快速,不出幾分鐘的時間,他們已經離鐵皮屋很遠很遠了。于斌回頭看著被隱藏在樹裡的屋頂,對於失去搭檔感到十分難過,但當時他根本無力幫助林辰翰,只能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他被吞噬。

這種非人類的對手,對他來說實在過於強大,即便他手裡握有槍,卻依然無法安撫內心的焦躁與不安,一直到阿爾泰出現之前,他的心從沒定下來過。

但令他不解的是,阿爾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你跟蹤我?」

這是于斌思考許久後,所下的結論。

如果阿爾泰沒有跟蹤他的話,那麼不可能會跟他跟到這個地方來,更不會在他最需要他的時候,及時出現,帶他脫離困境。

阿爾泰依然將注意力放在前方的樹枝上面,但他卻勾起了嘴角,彷彿知道于斌會說這句話般,笑了笑。

「很抱歉,你猜錯了。」

不相信自己說錯了的于斌,不服氣的哼了聲,質問道:「你如果沒跟蹤我的話,為什麼要來到這種鳥不生蛋的深山?」

「你老哥我也是有自己的私事要辦的,而我會剛好救了你,純粹是因為碰巧。但也多虧如此,沒讓你被蛭原傷害。」阿爾泰收起笑容,轉以嚴肅的態度說著,於是于斌也不再堅持己見,選擇相信了他的說法,只不過他卻還是將心放在那被吞噬的同伴身上,臉色見見暗沉下來。

督見了于斌憂鬱的模樣,阿爾泰忽然停止向前進的動作,蹲在某根粗壯的樹枝上面,將于斌的身體輕輕放在樹幹與樹枝之間,對著他說:「對於你朋友的事情,我很抱歉。要是我再早點出現的話,或許就不會這樣了。」

于斌輕輕搖了搖頭,「這不是你的錯,我們都不能預測Partner會出現,但Partner的主要攻擊目標是我,卻害得林辰翰他……

那些人不顧其他人的性命,只以你為目標,所以我看你還是躲一陣子會比較好。」

「躲起來並不適合我。」于斌勾起嘴角,對著阿爾泰笑道:「我可不是那種會躲在洞裡,等獵人來殺的兔子,更何況,我還要幫你恢復身體。」

「我知道,但你沒有能夠抵抗他們的力量。」

「我沒有,但你有。」于斌很快的回答,令阿爾泰微微一愣,他張嘴看著于斌對他露出笑容的臉龐,慢慢從驚訝中回神過來,手扶著額頭笑出聲來。

「哈、哈哈!你說得也對,有我在的話,我是不會讓他們碰你一根手指的。」自己的存在,被于斌所信任、需要,讓阿爾泰掩蓋不住內心的喜悅,站了起來,高聲說著。

于斌到是沒有多花心思去注意阿爾泰,他摸著下巴,開始沉思起來,還一邊不斷在嘴邊碎碎念著:「既然如此,直接抓住一個敵人,逼問出關於研究Partner、製造Partner的人的事情,是最快的方法,而要引誘出那些人的話,就必須要有誘餌。」

耳朵靈敏的阿爾泰,一聽見這番話,馬上蹲下身來與于斌平視,雙手緊抓著他的臉頰,硬是讓他看著自己,不悅的說:「不行!如果你是想讓自己當誘餌的話,我是不會答應的!」

「敵人的目標是我,那麼由我當誘餌是最佳的選擇。」

「我不允許!這樣太危險了!」

「放心,只要你好好保護我,我就不會有事的。」

阿爾泰抿住了雙唇,一時間無法開口。

最後他只能面朝下的嘆了口氣,無奈的垂下肩膀,把放在于斌臉頰上的手收回來,轉頭看著另外一邊,揪起了嘴巴,像是個鬧脾氣的孩子。

「真是的,你是不是已經學會用這種方式讓我投降啦?」

「我只不過是實話實說。」于斌神秘的笑了笑,隨後他開口問道:「你停下來的原因,是因為對方沒有追上來嗎?還是說我們已經擺脫他們了?」

「是前者。」阿爾泰用右手掌心枕著下巴,慵懶的回答著。「那傢伙不會追上來的,放心吧!」

「喔--看來你跟敵人真的很熟。」

其實早在阿爾泰叫出對方的名字時,于斌就很想問這個問題,但剛才的狀況不適合發問,所以他只好將心中的疑問忍到現在才問出口。

阿爾泰跟那個全身雪白的人,似乎認識頗久的了?不管是兩人的用語或者態度,都像是在跟熟識的人說話,而且對方的口氣比較像是想讓阿爾泰投降,並不是殺了他,與對他說話時的態度,差別很大。

從于斌問話的語氣聽起來,就像是在吃醋一樣,讓阿爾泰忍不住眨了眨眼睛,指著他的額頭說:「喂喂,你老哥就不能交朋友啊?」

「所以你們是『好朋友』囉。」

「這個嘛,可能比朋友還要親密吧。」阿爾泰雙手交叉貼在胸前,緊皺眉頭認真思考著自己與蛭原的關係。這個回答出乎于斌意料之外,讓他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沒想到,完全沒察覺到于斌臉色的阿爾泰,還繼續說下去。

「蛭原那傢伙就是太認真了點,不過你放心!他知道自己打不過我,所以才沒追上來,但我想他可能會回去報告吧?真是麻煩……這樣只會引來更多敵人。」

于斌繼續用著奇怪的目光盯著他看。

他們之間有著十五年的空白,在這段時間裡,他不知道阿爾泰發生過什麼樣的事情、認識了什麼樣的人,或者有過什麼樣的遭遇,也因為這樣,對於阿爾泰知道的事情,他感到非常陌生及害怕。

他怕阿爾泰會再一次從他面前消失。

雖然阿爾泰已經口頭對他允諾,不會再離開他,但他卻沒有因此而感到放心,反而更加擔心。

因為他不了解、不知道的事情太多,所以他希望阿爾泰能夠對他更加坦承。

「……算了。」他深深嘆一口氣,輕聲低喃著。他知道自己太過糾結,而這樣的糾結,只會讓自己更加的煩惱而已,所以他索性將這種感覺放置一邊,不去理會。

「那個叫做蛭原的人有什麼特殊能力嗎?」

阿爾泰沒想太多的直接回答:「那傢伙的霧可以讓人麻痺,而後再用Partner給予致命一擊。」

「神經毒嗎?難怪剛才我會無法動彈。所以你是知道這點,才選擇不與他戰鬥嗎?」

「才不是!要打的話,我絕對比他厲害好幾百倍!只不過,與其跟他戰鬥,先把你帶去安全的地方比較重要。」

這個選擇聽起來很有道理,但是于斌卻彷彿看見阿爾泰的雙眼,似乎有點心虛的垂下眼珠,沒有直視著他,讓他有點困惑的拉直雙眼。不過,他還是沒戳破這點,明白的點點頭。

「帶著我很不方便吧?」

「對啊!你又重、又大,根本沒有辦法顧及你專心戰鬥。」

「……你是在變相說我變胖了是吧!」

「哎--我可沒這麼說,是你自己講的喔。」

「我這不是變胖!是你跟我身材差太多,所以才會覺得我重!」

「沒關係沒關係,我不會告訴別人你最近又胖了三公斤的。」

于斌臉色頓時一暗,青筋隨之爆出,但他這麼生氣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阿爾泰的調侃,而是因為他最近胖了的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而已!

為什麼阿爾泰會知道!

「真不想問你,到底是用什麼方式在這些年之中觀察我的……」

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比較幸福吧!

他將雙手放在樹枝上面,身體往外一挪動,雙腳穩當的踩在平地上面,而阿爾泰則是蹲在樹枝上面,枕著下巴垂眼看向他,眨了眨。似乎不知道于斌打算做些什麼。

直到于斌抬起頭來對上他的雙眼,他才對他露出善意的微笑,揮揮手說:「你要回警局嗎?前面走一小段路之後就會有公車站牌,去那裡等公車吧。」

「沒這必要。」于斌從口袋裡拿出了手機,順手按下一幾個鍵之後,再度抬起頭來看著他,「我讓同事來接我就可以了。利恩,你就先回家去吧!我回去跟部長報告一下之後就會回家的。」

「我知道了。」阿爾泰明白的回答著,而後從嘴巴裡吹出一個黑色的泡泡,一把抓住它,像是捏黏土一樣的把它捏成了有兩個小貓耳、長長尾巴的金瞳小黑球,背上還黏了雙小翅膀。

他將這個滿意的作品放在掌心裡,而這原本一動也不動的東西,居然開始抖抖身體,隨意拉長著自己柔軟的黑色身軀,像在做運動一樣的扭來扭去,同時不斷抖著翅膀與尾巴,看起來就像是個乖順的小動物。

于斌皺眉看著阿爾泰手掌心裡的「生物」,問道:「那是什麼?」

「這傢伙是我的分身,它會跟著你。這樣即使我不在你身邊,也能夠保護你。」阿爾泰一邊回答著,那黑色毛球就拍拍翅膀,飛到于斌的頭頂上去窩著。

雖然他知道阿爾泰是出自於好意,但這種東西跟著他,肯定會招來不少怪異的目光以及閒言吧?像他這麼大一個男人,居然還在頭頂上放著小娃娃,這是什麼設定……

但阿爾泰卻一點也不了解他的心思,自豪的說:「怎麼樣!很可愛吧!嘿嘿,不是我自誇,全孤兒院裡就屬我捏得最有型、最好看,就連老師也稱讚我呢!」

「是是是。」于斌應付的回應著,伸手想把頭頂上的東西抓下來,但沒想到他的手指卻撲了個空。當他以為這小東西飛走了,抬起頭來看的時候,卻完全沒有見到黑色毛球的蹤影,反而看見了阿爾泰詭異滿點的笑容。

「利恩,這是怎麼一回事?」

「呵,我差點忘了說,這東西是用我的Partner──也就是用我的『影子』做的,所以用手是抓不住的唷。」

青筋再現,于斌的臉黑了一半,但氣歸氣,他卻還是拿這東西沒轍。

難道說,他真的要頂著這個黑毛球回警局去嗎?

「利──恩──」

「別這麼熱情的叫我嘛。」

見到于斌火冒三丈的樣子,阿爾泰到是開心得很,坐在樹枝上面晃動著雙腿,就像是個調皮的孩子,讓站在樹下,沒辦法爬上去打人的于斌氣得牙癢癢。

「快把這東西拿掉!」

「不行,這是我送給你的護身符。」

「你好歹也送個正常點的!」

「這不夠正常嗎?我倒覺得很可愛、很實用啊,無聊的時候還可以捏一捏喔。」

「那只僅限於你自己好嗎?我可是碰不到它啊!」

「說得也是。」阿爾泰摸了摸下巴,不怕死的說:「那你就少了個趣味呢--」

就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槍聲劃破這片寧靜的樹林,一顆子彈不偏不倚的打在他耳邊的樹幹上,一瞬間讓阿爾泰微笑的表情全僵住了。

他僵硬的轉動著脖子,看著拿槍對準他的于斌,臉色發白。

「于于于……」

碰!

又一聲槍響,這次是打在他雙腿之間,還好阿爾泰反應快,及時打開了雙腿,才沒讓子彈命中目標。他低頭看著被打出一個小洞的樹枝,再次體會到于斌是真的想開槍打他。

而後,他聽見于斌冰冷的聲音從樹下傳來。

「給我拿掉。」

阿爾泰被于斌的氣勢嚇了一跳,身體忍不住微微一震。眼中的于斌與他小時候的模樣重疊,縱使經過了十幾年,于斌已成長成他所不認識的大人,但唯一不變的,依然是他那高傲的個性與堅持的眼神。

直到現在,他依然被這種個性深深吸引著。

他露出笑容,手掌緊貼於樹幹之上,撐起身體向于斌的方向跳下,將自己帶著的棒球帽放在了于斌的頭上,替他蓋住了那令人可恥的小動物。而後他的身體落在于斌的背後,與他背對著背,雙手插入口帶之中,側眼看著于斌。

「這是我最後的讓步。」

于斌抬起眼珠,伸手摸了摸頭頂的帽子,這才稍稍心情好些的收起了手槍,勾起了嘴角。

「好吧,勉強接受這個方式。」

「你的嘴巴還是這麼硬。」

「你也還是像以前一樣,以欺負我為樂。」

「雖然是這樣沒錯,但我卻沒有一次成功欺負到你啊。」

「這還用說。」于斌摸著帽沿,轉身看著阿爾泰的背影,高傲的說:「那是因為我的腦筋比你聰明好幾百倍,想要欺負我,你還得多練習練習。」

阿爾泰側眼看著于斌,與他相視而笑。

往往一提起小時後的往事,就會讓他們的心情感到愉悅與放鬆,好像現在所發生的一切都不過是幻境,只有他們的回憶才是最真實的。

但于斌口袋裡的手機鈴聲,卻將兩人拉回了現實。

阿爾泰將頭轉回去,而于斌的臉色瞬間一沉,不悅的接起了手機。

「喂?是我……是嗎,我知道了。」

很快的,他掛上了電話,話筒另外那端說了些什麼,阿爾泰並不知道,但是他卻大概能夠猜出,那個要來接于斌的人已經到了。

於是他一邊向前走著,一邊說道:「快去吧。」

望著阿爾泰慢慢遠去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讓于斌的心裡有種緊張與不安的感覺,讓他忍不住對著他的背影大喊:「利恩!記得要回家去,晚點我們在家裡碰面!」

阿爾泰沒有回答,只是舉起了右手揮了揮,表示自己有聽見。但于斌還是留戀的看著阿爾泰的身影,直到樹林將視線掩蓋住,他才收回視線,轉身踏上反方向的路。

 

前篇試閱結束~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