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身為上流社會家中的獨子,于斌一直都是一個人。

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玩遊戲;一個人散步、一個人望著天空發呆。由於從小身體就不是很好,于斌的父母不讓他外出,更不讓他和其他小朋友一樣到學校上課,而是請來了家教老師,制訂他專屬的課表,指導他上課。多年下來,他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直到有一天,他在庭院裡散步的時候,聽見了從大門口傳來的嘻笑聲。

「不要這樣啦!這裡的東西看起來都很貴,要是弄壞就不好了。」

「有什麼關係?我只是去看看而已啊!」

「不行--我不想被可娜姊罵!」

「唉唷,妳真膽小!那妳就在這裡等我吧。」

這串對話,大聲得連站在庭院裡的于斌都聽得到,對於從沒見過其他同年齡孩子的他來說,這兩個人的到來就像是潘朵拉的盒子,讓他心中猶豫著要不要走過去。

然而,他內心的慾望還是阻擋不了他的行動,當他意識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出現在那兩個看起來跟他差不多年紀的小孩面前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現得太突然,這兩個小孩瞪大了雙眼,看起來很驚訝的樣子。而那個想要爬過鐵門溜進來的男孩子,就這樣掛在門上,直盯著他看。

靜待片刻後,他聽見那個男孩子用著驚訝的語氣對他說:「哇賽!裡面真的住了一個公主耶。」

一聽見「公主」兩個字,于斌瞬間恢復理智,生氣的吼回去:「我雖然留著長髮,但並不表示我是女孩子!」

男孩子聽見于斌的話,瞇起雙眼裂嘴一笑,從鐵門上跳了下來,與于斌隔著一扇鐵門的距離,用食指摳著臉頰,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你外表看起來很柔弱,身材也很纖細,又留著長髮,我才會以為你是個女孩子嘛!」

于斌漲紅著臉頰怒聲道:「我一出生身體就不是很好,所以當然不像你這樣白白胖胖的,活力十足。」

「嘿嘿嘿嘿,謝謝誇獎,活力十足就是我的招牌啊。」

看著男孩子露出傻笑的模樣,于斌還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才好,這時,在他身旁的女孩子突然間用力拉了一下男孩子的袖口,一掌從他頭頂上拍下去。

「夠了!利恩,跟我回去!」

「好痛--妳沒看到我在交朋友嗎?」

利恩無辜的摸著腦袋,瞪了女孩子一眼,但女孩子卻一點也不畏懼的瞪回去,雙手插在腰間,冷冷的說道:「我要去跟可娜姊說。」

「妳、妳真愛打小報告!」

「誰叫你硬要闖進去!」

「我又沒闖!只是進去看看而已啊!」

「沒受到邀請就進入別人家,不是闖是什麼?」

「妳--妳--妳真的很討厭耶!小心以後嫁不出去!」

「我嫁不嫁得出去跟你無關!」

于斌眨眨眼睛,看著利恩與女孩子站在自己家門口吵架,開始有點不知所措起來。但這兩個人給他的感覺並不壞,他也明白,他們不過是對自己家充滿好奇而已。

「算了,我不管你!」

女孩子似乎已經放棄繼續和利恩溝通下去,轉頭就走,而利恩則是將雙手交叉放在腦袋後面,對女孩子的背影猛吐舌頭。

見到兩人以這種方式分開,于斌有些不知所措。

「沒關係嗎?就讓她這樣回去……」

他問著一點也不關心這個問題,反而用新奇的雙眼盯著他看的利恩,但利恩卻回答:「別在意別在意,反正她就那種個性,大不了等等回去我把點心分她一半就好。倒是你,這麼大一間房子就你一個人住嗎?」

突然話題轉移到自己的身上來,讓于斌有點反應不過來,倉促的含糊說道:「啊、嗯……算是吧。我爸爸因為工作很忙,很少回家,媽媽也因為生病的關係,都待在醫院裡。所以只有我住在這裡,另外就是僕人們了。」

「嗚哇!僕人們?好厲害啊--不愧是小少爺。」

「哪裡厲害了?」對於利恩的讚嘆,于斌只是冷冷的叱鼻一笑,面容瞬間染上一層陰霾,「這裡根本就是個牢籠,有可能我一輩子都會在這裡度過也說不一定。」

「不好嗎?」

利恩天真的問著,看起來十分不明白于斌的痛苦與顧忌,而這句話,也瞬間點燃了于斌的怒火,他衝上前去抓著鐵欄杆,將臉貼近,對著利恩吼道:「當然不好!我希望離開這個地方,在外面做我想做的事情,去我想去的地方,完全不用顧慮家中或者任何人!我的痛苦根本不是你這種人能夠體會的!」

「那麼走出來不就好了?沒有人規定你一定得待在這種地方,不是嗎?如果沒有人帶你走出來的話,就讓我來吧。」

面對于斌的怒火,利恩非但沒有回罵,反而是帶著笑容說著,看似輕鬆的言語,卻瞬間敲醒了于斌,他傻楞的看著利恩,好半晌沒有回神過來,直到他看見利恩的手穿過鐵欄杆,來到他的面前,才慢慢的將視線往下移動,看著他那隻粗糙的手。

「我叫利恩,今年十歲。你呢?」

「我……」于斌垂下眼眸,猶豫著是否要握住眼前這隻手,但當他回神過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緊緊抓住了它,並且以顫抖的口吻回答著利恩的問題:「于斌,今年七歲……」

「看不出來你比我小耶!既然如此,那你從現在開始就叫我哥哥吧!」

「……哎?」于斌愣了下,從沒有過兄弟姊妹的他,「哥哥」這個詞對他來說是根本奢望不到的存在,但是當他看著對他笑咪咪的利恩時,他卻似乎被他那種獨特的氣質所感染。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人給他一種溫暖的感覺,這是他從沒有過的體驗。

而這個,是不是他只從書上讀到過的--親情?

於是他的眼角泛起淚珠,瞬間掃去臉上的陰霾,第一次露出了擁有真心喜悅的笑容。

 

這就是他與利恩的相遇,也是他第一次得到「親人」的那一天。

但是十五年後的今天,他卻只能回到那扇封閉已久、成為荒廢之地的家門前,擺上一束白色小花。

 

待續~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