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一下啊!艾維特,什麼時候我成了你的未婚妻?這種事情我完全不知道啊!」

「我有猜到妳可能完全不知道到這件事情。」艾維特望著我驚慌失措的表情,搔了搔頭髮,對我說:「在妳進入希瓦那學院沒多久之後,妳的父親跟我的父親就私訂了這份婚約,所以我想妳的父親應該還沒跟妳說過這件事情……啊!別誤會,我也是前幾天才知道這件事情的,完全沒有要隱瞞妳的意思。」

嗯,好吧,看來這應該是克莉絲多這個角色的設定。不過關於克莉絲多這個角色,我所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這是個文武雙全的好用角色,再來就是那個什麼伯爵的女兒。這麼說來……的確有點奇怪,我的腦袋裡面不存在於任何關於「克莉絲多」這個角色的記憶,甚至是她的基本資料。

彷彿就像是我來到這款遊戲的那天起,「克莉絲多」才真正存在一樣。

但是讓艾維特成為我的未婚夫這種事情,感覺起來還真有點奇怪。

「在這種狀況下知道這件事情,滿微妙的。」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現在提起,但是事情似乎越來越麻煩了。」

「越來越麻煩?這怎麼說?」

「呃──我剛剛提過妳是我的未婚妻這件事情,對吧?」

「三秒前才講過,我不可能會忘。」

「我哥哥反對這樁婚約。」

哎?

這明明是艾維特跟我的事情,為什麼這個「哥哥」會突然跑出來啊?

看見我疑惑的表情,艾維特便聳肩解釋道:「我哥他認為像妳們這樣的名門,應該要嫁給身為長子的他,而不是位於次男的我,所以就跟我父親吵了起來,結果我父親就下了一個決定。」

「……這個決定該不會跟虹之花有關係吧?」

「就是妳想的那樣。」艾維特勾起嘴角,苦笑著說:「我父親說,我們之中誰先拿到虹之花,他就讓誰娶妳。」

好樣的,現在我倒成為比賽的獎品了!

難怪艾維特會這麼急著想要拿到虹之花,原來就是為了這個目的,不過為什麼我從來沒聽說過自己成了艾維特的未婚妻這件事情啊!話說回來,我可是從來沒見過這個遊戲中的老爸啊!為什麼他一出現就馬上讓我的頭痛到不行?

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不太想繼續跟這個遊戲裡的設定繼續硬碰硬,這樣會害我腦細胞死更多的,現在我也只能照著遊戲的設定走下去,反正光頭校長都要我盡情玩遊戲了,那麼我就盡情的玩吧!

不過,與其要我嫁給連模樣都不知道的哥哥,還不如嫁個艾維特還好一些,這點我至少還是能做選擇的吧?這樣的話,接下來的目標也確定下來了。

我要幫助艾維特拿到虹之花!

「艾維特!」我突然轉過頭來看著他呆滯的臉龐,握緊拳頭對他說:「我們一起去拿虹之花吧!」

「……咦?」

「咦什麼咦啊!」

「可、可是妳……等等,克莉絲多,妳這樣不就等於是在說妳想嫁給我嗎?」

艾維特的臉整個紅了起來,看起來像是很開心的樣子,跟剛才那靦腆又不好意思的模樣差很多,當我聽見他說的話之後,我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說的話,就彷彿是在答應跟艾維特的婚約一樣。

一這麼想,害我的臉也跟著紅了起來。

我們之間的氣氛突然變得有些奇怪,讓我緊張得心跳個不停,為了揮去這種令人害臊的氣氛,我馬上開口轉移了話題。

「那、那個拍賣會場已經被人毀了,這樣的話虹之花也一併沒了吧?」

「這我也不曉得,不過如果哥哥想要贏得這場競爭的話,照理來說應該不會將準備拍賣虹之花的拍賣會場炸掉,不……應該說,我不覺得我哥會做出危害人性命的事情。」

這下可好,原來犯人是其他人嗎?這下子要找根本是大海撈針嘛!

不過,如果說艾維特的哥哥個性如他所說的那樣,那麼為什麼還會派暗殺部隊來攻擊我們?這不合理啊!

而且他們只是要比賽誰先拿到虹之花吧?這樣的話,根本不需要取對方性命,但艾維特卻又說剛才那些人的確是他家的暗殺部隊……

嗚嗯──我的頭腦快爆炸了啦!

總而言之,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這樣下去只會讓我自己的腦袋思考到爆炸而已,我還需要更多的線索才行。

不管是這場爆炸,還是剛才那個暗殺部隊的人。

「艾維特!」

「啊?」

「跟我去找那個原本要拍賣虹之花的人!」

「哎?什、什麼?要去哪裡找……等、等我一下啊!克莉絲多!」

我沒有回答艾維特的問題,邁開步伐朝那燃燒得像顆太陽一樣的拍賣會場走過去。

現在只希望事情跟我猜測的不一樣,這樣的話,我們才有機會可以回頭去找虹之花。

 

 

拍賣會場的四周果然是一片火海,幸好這棟房子是在廣場的中央,旁邊沒有其他建築物,否則災情恐怕會比現在更加嚴重。

我在想,第一個爆炸攻擊應該不是對準那間商店,而是我跟艾維特,但第二個爆炸卻是在離我們很遠的拍賣會場,這就有點奇怪了。能夠猜想的是,第二個爆炸是為了不讓我們拿到虹之花。

但是照艾維特剛才的說法來看,他的哥哥應該不會把目標放在取他性命這件事情上,而是會想盡辦法先找到虹之花才對,所以這讓我感到十分不解,怎麼想也想不透。

縱使我有這顆系統給我的天才腦袋,也無法思考線索不足的懸案。

看到我認真的模樣,站在我身旁的艾維特忍不住側頭看著我的臉,眨了眨眼睛。我注意到他的視線,便轉過頭去看著他,但是我們的視線才剛對上,艾維特就馬上撇過頭,明顯的就是在逃避我。

不過,我也不怪他會有這種反應,畢竟幾分鐘前,我才不經意的對他「告白」了。

說真的,那是個天大的誤會,但是現在不論我說什麼,聽起來都像是在辯解吧……

在拍賣會場前面,聚集了不少魔法師,他們正在召喚水出來,想滅掉眼前的這場大火,但是這個地方應該是無法使用魔法的啊,為什麼他們能用?

於是我好奇的拉了拉艾維特的衣角,說道:「解釋一下。」

「解釋什……喔!妳是說他們能用魔法的原因?」

「嗯。」

「因為他們是依比思沙漠的結界使,也就是說,這個地方無法使用魔法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在這個地方設下了禁用魔法的魔法陣,所以才會讓其他人無法使用魔法,但是魔法陣限制的是除了他們之外的魔法師,如果是依比思沙漠的結界使,就可以使用魔法。」

「結界使啊。」

結界使,我雖然沒真的見過,但倒是有從書上看過關於他們的敘述。這是魔法師的另一種職業,結界使通常有著比其他魔法師還要強大的魔力,所以才能夠製造長久不摧的結界,在魔法師的職業順序來說,結界使算是前三名的高等職業。

沒想到能在這裡見到這麼高等的魔法師。

我看著那些使用魔法召喚出水的那些白衣人,認真的想要撲滅火焰的樣子,轉過身背對著燃燒的會場走過去。

見到我離開,艾維特也趕緊跟了上來。

「克莉絲多,妳到底要去哪裡啊?」

「我想稍微調查一下,看看我的想法是不是正確的。」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子信 的頭像
草子信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