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地,他就因為接收到伊凡充滿殺意的視線,緊張得閉上嘴巴,躲到霍林的身後去。

霍林倒是很訝異的看著那條項鍊,問道:「這該不會就是菲德薩國王的……」

「我也不清楚,是商隊頭子送給我的。」克特爾知道他們現在在想些什麼,只好在他們將自己當成竊賊之前,先開口解釋,「雖然當下我有拒絕,但商隊頭子還是硬塞給我。」

原本克特爾早就已經忘記這條項鍊的存在,要不是霍林這次跑來提起,他也不會想起來。

他記得商隊頭子還半開玩笑似的,要他送給心儀的女孩,所以當時他沒有想太多,沒想到,這條項鍊竟會成為禍源。

「該死!那個商隊頭子果然有問題!」霍林氣急敗壞的大吼,「他該不會是為了報仇,才這樣故意栽贓給我們吧!」

「依照這情況來看,很有可能。」伊凡只覺得事情越來越有趣,也稍稍安心下來,看來這件事情應該和菲德薩國王沒什麼關係。

他伸手拿起項鍊,說道:「為了小心起見,我還是去鑑定一下這條項鍊的真偽,菲德薩國王珍愛的寶石,絕對不是什麼普通的東西。」

話才剛說完,伊林手中的項鍊竟然散發出刺眼的光芒,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但光芒只閃耀了短短幾秒鐘的時間,隨之,視線內的光芒捲成龍捲風,縮進寶石中,接著寶石便應聲碎裂,四周也恢復平靜。

由於這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他們全都愣在那裡,直到克特爾突然回神,衝過去抓住伊凡的手,緊張得說:「你受傷了!得趕緊包紮!」

直到聽見克特爾這麼說,伊凡這才發現,捧著項鍊的那隻手掌,竟然已經被寶石碎片割開,皮開肉綻。

伊凡沉默不語,任由克特爾撕下衣服,將他手中的寶石碎片清理乾淨後,緊緊包覆傷口。

霍林與希爾特看著滿地的碎片,與伊凡臉上的表情,覺得剛才的情況十分不妙。

「霍林大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也不知道,但是,嗜血伯爵似乎觸發了那個寶石上的魔法。」

「魔法?該不會那顆寶石是──」

「是魔法石。」霍林解釋完的當下,抬起頭,正好見到伊凡盯著自己看,連忙關切,「你沒事吧?」

「普通的盜賊可是看不出魔法石的。」伊凡收回手,轉而面對他,「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沒告訴我的?」

克特爾不太高興,想要先帶伊凡去治療手上的傷,但聽見他對霍林提出的問題後,又轉而以驚訝的表情,看著霍林。

「你這傢伙……該不會還隱瞞了什麼吧!」他氣得咬牙,差一點就想拔劍,可是伊凡卻壓著他的手,不讓他亂來。

霍林自知沒辦法繼續瞞下去,只好嘆氣道:「我以前曾是煉金術師的學徒,所以這點知識,我還是知道的。」

他該慶幸,今天是帶希爾頓來,畢竟賽布魯盜賊團之中,只有他知道他曾經為煉金術師工作過。

他不太想提起這件事,那並不是值得炫耀的過去。

「剛才那個魔法是因為你而觸發,很顯然是衝著你來的。」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大意,所以伊凡不是很高興,臭著臉說:「看來這件事情好像跟我有點關係,得找到那個商隊頭子問一下。」

「我之前也想過要找他,但那傢伙不知道躲到哪裡去,怎麼樣就是找不到。」

「那是因為你沒有我厲害。」伊凡勾起嘴角冷笑,低聲道:「我可是飼養著鼻子很靈的小狗狗呢。」

說完,他便轉頭朝窗外喊道:「巴吉!」

「汪!」一隻全身毛茸茸,完全看不到眼睛的大白狗撞破玻璃,衝進會客室裡,坐在桌子上面搖尾巴。

克特爾只覺得又來一隻奇怪的動物,卻沒想到霍林驚訝的指著牠說:「聖……聖靈族?這不是自尊心很強、從來聽任何人命令,十分特立獨行的種族嗎?你、你居然把牠當狗一樣使喚?」

「巴吉乖,去把害我受傷的商隊頭子找來,要活的喔,不可以把他吃了。」伊凡無視霍林的驚訝,舉起沾滿鮮血的手,向那隻大白狗下令。

沒想到那隻狗看見伊凡手上的傷口後,竟然瞬間變得面目猙獰,恐怖到極點,差點沒把站在牠正對面的克特爾嚇死。

但牠很快就從撞破的那面窗戶跑了出去,離開後,還留下一堆白毛。

來去突然的大白狗,再次讓克特爾見識到新世界。

「好,接下來……」伊凡將手搭在腰上,勾起嘴角,對著嚇呆的三人說:「我們還是有必要去找個煉金術師打聽一下,到底是誰做出這顆寶石的。」

「你這麼說的意思是,要去找做出那條項鍊的人嗎?」霍林眨眨眼,覺得現在事情好像已經偏離軌道,跟他最初來到這裡的原因,已經完全不同。

「對。」

「但在這之前,你得先處理好傷口。」

克特爾雖然也想找出是誰做的,但是,他得先讓伊凡接受治療才行。

就算他再厲害,也是血肉之軀,受傷就該好好治療。

伊凡想了下,便對著門口說道:「阿薩茲勒。」

沒過多久,阿薩茲勒便推開門,低頭向他行禮。

「是,伯爵大人。」

「你替我招呼他們,我和克特爾先回房。」

阿薩茲勒早就已經嗅到血的味道,知道他是要去療傷,心裡卻覺得有些奇怪。

伊凡已經有好幾年的時間,都未受過傷,就算有,也能夠用簡單的治癒魔法來治療傷口,可是伊凡不但沒有這麼做,還特意要他盯著霍林他們。

這種感覺很奇怪,讓他心生不安。

「伯爵大……」才想開口提問,就被伊凡傳出的魄力壓下去,只好將問題收回,「我明白了,那麼就由我來招呼客人。」

「嗯。」伊凡嶄露笑容,向霍林說:「你們在這裡等我一下,很快就回來,有什麼需要就跟阿薩茲勒說。」

接著他靠在克特爾身邊,輕聲低語:「我們走。」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