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特爾按照古斯汀的要求,來到第一騎士團。

第一騎士團是西亞王國最強的騎士團,也是所有騎士最崇拜、嚮往的地方,對他們騎士來說,能夠進入第一騎士團,直接接受國王陛下的指揮,是騎士們的驕傲。

但是,第一騎士團中的騎士,都是西亞王國的菁英,想要進入,是非常困難的,所以大多數的人只是當成夢想而已。

不過,對克特爾來說,由第一騎士團團長古斯汀所帶領的第一騎士團裡的成員,是他的家人之一,同時也是崇拜的偶像。

他能夠成為西亞王國最年輕的騎士,也都是多虧了第一騎士團的騎士們的指導,無論是劍術、知識,甚至是隱蔽行蹤的技巧,全都是由這些菁英直接執導他,因而,騎士考試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困難的。

現在想想,他的父親讓他從小和這些騎士菁英學習的原因,該不會就是想讓他去殺死嗜血伯爵吧?

怪不得古斯汀會在國王陛下的面前,推舉他執行這次任務。

父親從小訓練他成為騎士,為的就是希望他能夠守護自己的國家。

而他也不該讓父親失望。

稍微想一下,克特爾大概就能猜出個所以然來,所以他才能夠用這麼冷靜的態度來面對這個事實。

只要是人,都會害怕死亡,他也不例外。

可是,他不會辜負那些被他視為家人們的騎士,在他身上花費的時間與苦心。

站在門前,深吸一口氣之後,克特爾便敲門,對著裡面說道:「古斯汀大人,我是克特……」

話還沒來得及說完,眼前的們便迅速被人拉開,沒來得及做好心理準備的克特爾,差點沒嚇到叫出聲來。

沒看清楚是誰,他就被人勒住脖子,直接拖進去房間裡。

「克──特──爾──啊!」

尖銳的女聲帶著哭腔,緊緊勒住他的脖子不放,那怪力大到讓克特爾覺得自己腦袋快要缺氧了,連忙用力拍打她的手臂求救,可是對方卻完全沒注意到,哭得唏哩嘩啦。

「我不要啦!團長,我不要!我不要可愛的克特爾跑去討伐什麼吸血鬼!」

「是嗜血伯爵,黛絲。」

古斯汀冷淡的聲音傳來,完全沒有要替克特爾解圍的意思,任由那名叫做黛絲的女人用全身的力氣,邊哭邊抱著他發牢騷。

「團長最討厭了!最最最最討厭!」

「黛絲,妳先放手吧。克特爾的魂已經從嘴巴裡飄出來了。」

好意提醒黛絲的人,正閉著眼睛靠著窗檯熟睡,完全不像是剛開口說話的樣子,原因很簡單,因為他還在打呼。

但聲音確確實實是從他那邊傳來的沒錯。

聽見提醒,黛絲這才注意到克特爾已經雙唇發紫,進入昏厥狀態,趕緊放開手臂,改而抓住他的胸前的衣服,用力搧巴掌。

「別死啊啊啊!可愛的克特爾,別死──我不准你帶著童貞死掉!這樣可是會被惡鬼拖入地獄的啊啊啊!」

「我看克特爾不是被妳勒死,就是被妳打死。」坐在沙發椅上大口喝酒的男人,一把抓住克特爾的腰,拉往自己懷中,讓他脫離黛絲的魔「掌」。

已經半死不活的克特爾,臉頰紅腫得像是兩顆大饅頭,看起來頗有喜感。

不過,身為父親的古斯汀,倒是不在意自己的兒子被黛絲搞到瀕死狀態,從桌上拿起一份文件報告,對克特爾說:「拿去吧,關於嗜血伯爵的資料,還有他赫諾斯的地理位置等等,都寫在裡面了。」

剛把克特爾從黛絲手中救回的男人,替他接過這份文件,然後將克特爾放在旁邊的沙發椅上,把文件塞進他的手中。

感覺到手上突然多出了東西,克特爾這才回過神來,低頭盯著寫有「嗜血伯爵」英文字樣的文件看。

從小就已經習慣這些人行為的克特爾,對於黛絲差點讓自己斷氣這件事,只是長嘆口氣之後,草草帶過。

每天接受黛絲愛的教育,對他來說很習慣,也多虧了黛絲,讓他變得很耐打,沒那麼容易掛掉,不過,黛絲的暴力教育一天比一天可怕,他時常想著自己有天真的會被黛絲玩死,幸好他命大,活著完成了成為騎士的願望。

黛絲看到克特爾毫無怨言的開始閱讀文章,不滿的對著古斯汀抱怨起來。

「古斯汀!他才剛成為騎士,你會不會太著急了點?」

「我們從小訓練他,不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古斯汀說完,朝克特爾看過去,「你自己應該也猜到了吧,克特爾。」

「是的,父親大人。」克特爾很快就將文件資料閱讀完畢,將它放置在桌上後,起身回答:「您點名我的時候,我才明白您從小訓練我的原因是什麼。」

「你是個聰明的孩子,有著成為騎士的天賦。」古斯汀看著克特爾,「而我們的王國需要能夠打倒嗜血伯爵的人才,所以我才會讓他們從小訓練你。」

他的眼神中看不見身為父親的慈愛,嚴肅的態度,讓人以為他毫無情感可言。

彷彿在古斯汀的眼中,自己的孩子沒有比國家來得重要。

克特爾握緊拳頭,從小面對古斯汀的冷漠,他早已習慣。

他並不苛求父親能夠愛他,只希望父親能為他感到驕傲,所以,他願意接下這個赴死的任務。

「我不會辜負您從小的栽培,一定會將嗜血伯爵殺死,活著回來。」

「很好,克特爾。」古斯汀收回視線,轉身坐回位子上,「不過,如果你沒有順利殺死嗜血伯爵,將他的頭顱帶來給我,就永遠都不要回西亞王國來。」

「什……古斯汀!」黛絲聽見古斯汀的命令,慌張不已,雙手用力朝辦公桌上拍下去,想要為克特爾打抱不平。

但古斯汀卻狠狠地回頭瞪著他看,讓她頓時無話可說,冷汗直冒。

「沒關係的,黛絲姐。」克特爾不希望黛絲為了他,頂撞古斯汀。

既然父親從小鍛鍊他的目的,就是為了殺死嗜血伯爵,那麼他也有十足的自信,自己能夠順利提著他的人頭回來。

因為他是西亞王國的騎士,是第一騎士團團長,傳說中的劍聖古斯汀的孩子。

背負著家族名譽的他,決不會打退堂鼓,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成功機會,他也會完成任務。

「古斯汀大人,非常感謝您的賞識,願將這次討伐機會交付給屬下,屬下必定會帶著嗜血伯爵的人頭,成功歸來。」

舉起左手,緊貼於胸前。

克特爾向古斯汀鞠躬,正式接下這個任務。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