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悠竹照著七羅的指示,打開了通往境外的通道,隨後便在熊貓哭哭啼啼的目送之下走入了這所謂的「境外走廊」裡去,施狼也是小心翼翼地跟著夏悠竹,對於這個白色的空間,顯得有些害怕。

他的記憶的確因為千娘的操魂香而恢復了,但卻不是全部都想起來,這點他並沒有跟夏悠竹解釋,畢竟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還忘記多少事情。

至少,現在的他終於想起了自己是誰,所以才會認為自己沒有那個資格待在夏悠竹的身邊。

可是夏悠竹卻對自己不離不棄,即便他想要逃開,夏悠竹也是盡全力追上來,讓他反而覺得自己更像是個壞人。

「沒事吧?施狼,你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夏悠竹早就已經注意到施狼心神不寧的樣子,便回過頭來問道,但是施狼卻是用力搖著頭,慌張道:「我我我、我沒事!沒事沒事。我們快點走吧,悠竹大人。」

「……好吧。」

既然施狼都這麼說了,夏悠竹也不好再問下去,繼續往前走著。

老實說,這裡就跟她的夢境一樣,連點顏色都沒有,不管走到哪裡都是一片白,甚至連地面都看不到,她根本不曉得自己進來這裡之後,有沒有往前走。

如果不是七羅直直地盯著前方,替她標明了方位,恐怕她會覺得自己像個笨蛋一樣的在原地踏步吧。

「悠竹大人,我們到了。」

從進來這個白色空間不過經過了短短幾分鐘的時間而已,捲在她脖子上的七羅便忽然開口說著,令夏悠竹有些驚愕的眨了眨眼,看著七羅那顆小頭。

「這麼快?你確定嗎,我們才剛進來沒幾分鐘耶。」

「境外走廊就如字面上的意思那樣,只不過是從甲地到乙地之間來往的通道而已,只要您已經在心中確認您想去的地方,那麼就能夠很快的到達目的地。」

「聽起來很方便,不過這速度也太快了。」

夏悠竹忍不住還是想抱怨一下,這部分是她永遠沒辦法習慣的。即使待在桃源境裡已經有段時間了,但她還是沒有辦法習慣這裡的步調。

出現奇怪的人事物就算了,能不能連步調也放慢到讓她可以接受的程度啊。

「已經可以看到了,悠竹大人。」

七羅將小小的頭轉了過來,看著夏悠竹望著前方發呆的臉龐,微微笑著。

在他們主僕面前出現的,是讓人難以用言語形容的美麗建築,讓夏悠竹吃驚得說不出話來,腦中就跟這片背景一樣空白。

要怎麼形容這個散發出聖光的地方?

閃過夏悠竹腦海中的,只有故宮博物館這幾個字,可是,比起故宮,這裡要更加莊嚴、華麗,甚至嚴肅──

這裡就是仙人們聚集的地方嗎?夏悠竹忍不住在腦海中反覆問著自己,但是眼前的景象,卻已經清楚的回答了她的問題。

原本聽熊貓的敘述,她會以為這裡跟當時見到的姆塔爾差不多模樣,可結果卻是完全相反,這裡根本就不像是會有幽靈跟靈異現象出現的地方啊!

像是想要確認一樣,她再次朝七羅問道:「這……這裡就是境外?」

「是的,境外之都──仙境。」

果真是名符其實的仙境。

七彩色的雲朵環繞在建築物的四周,之中還有幾處小小的彩虹,有些雲朵與雲朵之間還有著涓涓細流,如同小溪一樣穿梭在建築物之中。

那如同唐朝時期的皇宮宮殿,靜靜散發出鵝黃色的光芒,如果不是她眼花,那就是這棟建築物正在「自體發光」。

即使背景仍然是雪白一片,但是在這樣的世界中,這個地方就彷彿是3D立體的畫像一樣,栩栩如生。

眼前通往這個宮殿的路上,沒有大門,只有一條用大小不一的石頭所鋪成的道路,一直從夏悠竹的雙腳前面延伸到宮殿之中。

她踏上了這條石子路,一步步向宮殿靠近,只要越靠近那裡,四周的顏色就漸漸將雪白背景染上顏色,當她來到了宮殿面前的時候,她已經完全進入了一個與剛才那白色世界完全不同的地方。

宮殿只有一層,但是卻有兩層樓的高度,除了中央的主殿之外,四周圍的六個地方,分別有著另外幾棟種植著不同植物的別院。

竹林、松樹、梅花林……看起來都是與他們六仙相符的植物們。

她會知道這麼多並不是因為看到眼前所見的,也不是說她有什麼千里眼能力,能夠利用仙術把這整個地方看得一清二楚,而是從這條路旁邊架著的「參觀地圖」看板知道的。

當她看見這塊看板的時候,她對於這裡的崇拜度瞬間降至為零。

為什麼在這種仙境地方會有這種導覽地圖出現!

難道說連常來這裡的仙人們也會迷路嗎?這不合理啊!

再加上,雖然這裡美得讓人無法別開視線,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卻覺得這裡非常的孤寂,除了她之外,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生氣」。

「現在,這裡是死都。」縮在她脖子上面的七羅忽然開了口,臉色沉重的看著這美麗的地方,語氣更是參雜著痛苦的情緒。

原本牠以為,自己不會再回來,但如今為了協助夏悠竹,牠卻又不得不再次踏入這個地方。

看著七羅悲傷的眼神,夏悠竹明白,牠是想起了那已逝的主人,便輕輕用手指撫摸著牠的小頭,對牠笑了笑。

「為難你了。」

「不,沒關係的。」七羅用舌頭捲起了夏悠竹的食指,溫柔的說:「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我知道,自己不該老惦記著過去。」

「那麼我們進去吧。」夏悠竹見七羅看起來還可以,便如此說著。

畢竟她也不想待在這裡太久,不管是對七羅還是對施狼來說,在這裡待得越久,越會勾起一些不願想起的過去吧。

雖然到現在她還是不清楚,施狼與千娘之間是什麼樣的關係,但畢竟千娘也是名仙人,既然施狼與千娘有過交集,那麼應該也來過這個地方才是。

……施狼以前曾是千娘的守護獸……嗎?

剛才見到施狼進來這裡後,臉色變得不對時,她就忍不住往這方向猜測。

「施狼,我們進去吧。記得緊緊跟著我,別走丟……咦?」

已經收回欣賞這棟建築的視線的夏悠竹,正轉過頭來想提醒著施狼,但是卻沒想到,當她轉過身來的時候,原本緊跟著自己的那個男人卻消失不見了。

她緊張得睜大了眼睛,就連她脖子上的七羅也沒注意到施狼不見,同樣吃驚的立起了身體來,迅速往下來到了地面,變回原本的大小,警戒的顧忌著四周狀況。

「七羅?」

「悠竹大人,請小心。」七羅吐著舌頭,探查著空氣中的氣味,嚴肅的拉直了雙眸,「這裡不只有我們而已……」

「那麼,施狼是被我們之外的人帶走了嗎?」

「我想應該不是的。」七羅將舌頭往左右伸了伸之後,停在一個方向說道:「他往那裡走了,從氣味上來判斷,他是獨自一個人。」

「如果說這裡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別人的話,那就不能讓施狼一個人待著。」夏悠竹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才剛來到這裡沒幾秒鐘,施狼就又替她帶來了麻煩,讓她不得不改變自己原本的計畫,先去把這隻擅自行動的笨狼捉回來。

七羅還是多少有些顧忌,畢竟牠打從一開始就不信任施狼,加上來到這個地方後,施狼又默不作聲的獨自消失,從牠的角度來看,這樣很像是在拐騙夏悠竹過去,所以牠不得不提高警覺。

但夏悠竹卻是沒想這麼多,單純的想去把施狼找回來。

可是當這對主僕正打算追著施狼的氣味,去把那隻笨狼抓回來的時候,他們的面前出現了非常可觀的景象──

所有的東西都像是失去了地心引力那樣,漂浮在半空中,將他們團團圍繞起來,讓他們傻了眼。

那古怪的預感,終於成真了嗎。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