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想找一名神,該怎麼辦才好?

房元凌三人以往只有神來找他們的經驗,從來就沒有主動去找神明,更別說他們要找的人,還是貴為八仙之一的呂洞賓了。

雖然慎林留下了這個線索給他們,不過,他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呂洞賓在知道御明返回天庭之後,就跟著去了啊!這樣他們要怎麼去找人?

走頭無路之下,房元凌等人趁著周休二日的兩天假日,開著嚴大城借來的小轎車,回到了那青色階梯之下。

「慎林也夠健忘的了。」

走下車的房元凌,仍然對這件事情耿耿於懷,但另外兩個男人則是完全沒有注意到他臉上的不悅,一下車就互瞪著對方,巴不得往對方臉上揮上一拳。

「我不是說我的三明治裡不要放洋蔥!」

「不過就是不小心夾進去的,有必要這麼生氣嗎。」

單冉佾一臉無所謂地看著淚流滿面的嚴大城,他的態度,頓時讓嚴大城氣憤不已的握緊了拳頭,繼續對他大吼大叫著。

「我對洋蔥過敏啊!你、你害我現在淚流不止啊!」

「你這應該是淚腺分泌旺盛。」

「少給我亂下病狀!追根究柢還不都是因為你把洋蔥放進我的三明治裡!」

「就說了是不小心的。」

「那你不會乾脆不放生菜嗎!」

「只吃肉對身體不好。」

「比起現在淚流滿面,我倒寧願吃得不健康!」

「要是你生病了,會造成凌的麻煩。」

「我嚴大城最自豪的就是自己的健康身體,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感……等一等!陰沉臉!你別給我轉移話題!」

見單冉佾不想理會他,直接從他身旁繞過去,來到房元凌的身旁,嚴大城也只能煩躁地搔著頭髮,嘻嘻鼻子,可憐兮兮的站在房元凌的另一邊,與他們一起看著那個青色階梯。

他們三個人都不是第一次見到這個青色階梯,在他們的印象中,青色階梯的感覺應該是很神秘、充滿著詭異火光的地方,但是,如今的青色階梯,卻只是長滿青苔的荒廢小路,別說是詭異的鬼火了,連個孤魂野鬼的影子也見不到。

那條通往山頂的階梯,像是從沒有被人發現過一樣,靜靜地隱藏在樹叢堆中。

「咦?這條階梯……怎、怎麼搞的?上次來看的時候明明不是這樣啊。」

嚴大城驚訝地跑了過去,想用手把樹叢撥開來,但是不管他怎麼撥,就是沒辦法把樹叢清乾淨,只能隱約的見到樹叢堆下的灰色石頭。

站在後方遲遲沒有動作的單冉佾與房元凌,沉默的對看了一眼。

「冉佾,你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嗎。」

「御明不在,那麼結界也就失去了它存在的意義。我想千河應該是把結界解除了吧。」

單冉佾說的只是自己的猜測,並不知道事實是不是真是如此,但是房元凌大概能夠明白為什麼他會這麼猜。

在這座山頂上,的確感覺不到結界的氣息。

經過御明的指導,房元凌對於使用淨化之氣的方式已經了解得差不多了,只不過在見到尹子離與綠瑤之後,他就覺得自己的力量根本不算什麼。

不過,至少他還是能夠跟在單冉佾身旁,替他削去多餘的妖氣。

「如果說連千河也不知去向的話,那我真的不知道該去哪裡找呂洞賓了。」

房元凌嘆了一口氣,眼見最後的線索也化作泡影,不知所措的轉過身去,背對著仍然在拔樹叢的嚴大城,陷入糾結之中。

但是單冉佾卻對他說:「別擔心,凌,你是御明選上的青火使者,只要有他給你的青火,我們就有辦法找到千河。」

「原來如此。」單冉佾的話給了房元凌希望,他馬上就對著身旁喊道:「藍藍,你在哪?」

「咪嗚──」

抱著青火燈的魂蟲從天空中降下來,開心的在房元凌的身旁轉來轉去,最後停留在他的面前。這時房元凌才發現,魂蟲的表情有些不太對,像是很著急一樣。

他垂下眼,看著魂蟲緊緊抱著青火燈,像是不想讓他看見青火燈的模樣,幾乎要把身體全部捲上去,內心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浮出。

「……藍藍?」

「咪、咪咪嗚,咪嗚。」

魂蟲哭了出來,猶豫不決的看著房元凌,再看著自己懷中的青火燈,猶豫了很長一段時間後,牠才慢慢地鬆開了手。

當魂蟲把懷中的青火燈拿出來的瞬間,房元凌與單冉佾同時瞪大了雙眼,愣在原地。

一直到放棄拔樹叢的嚴大城揮汗走回來,他們都沒有辦法從驚訝中回過神來,兩眼直盯著青火燈看。

「那些樹藤好麻煩。喂,有沒有其他路可以上去……你們兩個人怎麼張大著嘴巴發呆啊?」

嚴大城看著房元凌與單冉佾呆滯的有趣表情,然後再看向抱著青火燈的魂蟲,眨了下眼睛,將視線落在那盞青火燈上,不識狀況的搔著頭說:「哎?這燈什麼時候熄了?」

這句話,頓時將發呆中的兩人回過神,他們不安地回頭互看著,完全不去理會嚴大城。他們的注意力,完全放在那盞青火燈上。

青火燈熄了。

從來沒有熄滅過的青火燈,竟然熄滅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