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看情況。」

「嘖!好啦好啦。」蕭天煩躁的搔著頭髮,無可奈何。「你也明白,文堯個性古怪,加上他地位高,所以在事務所裡有不少敵人,當然我也清楚我們老闆在利用文堯,可是,這次真的跟我們老闆沒關係。」

「所以,你會這麼想的理由是什麼?」

「我查了一下文堯的工作紀錄,發現死者曾委託文堯兩次任務,然後……其中一個任務的關係人,後來又指定文堯去暗殺死者。」

殺手的委託內容,是殺手與事務所老闆、委託者三人之間的機密,其他殺手不可能知道,看樣子,蕭天肯定是駭進了自家事務所的系統。

做這種事要是被抓到,可不單單只是除籍這麼簡單。

沒想到蕭天竟然會為了曲文堯冒這種險,可見蕭天有多重視這搭檔。

這讓楊樂多對蕭天改觀。

雖說對方執著於想找出幽靈殺手讓他很頭痛,但至少這人個性不錯,有義氣。

「你做這種事沒關係嗎?」

明白楊樂多指的是什麼,蕭天甩甩手,隨口搪塞:「沒事沒事,我可是Duta事務所裡駭客技巧最好的,沒人抓得到我。」

「好吧。」楊樂多忍不住嘆口氣,深怕他的過度自信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之後他恐怕得通報陳聿,知會他一聲。

「一般來說,事務所不是都會避免重複委託的情形發生嗎?」

「那是因為對方用了假身分向事務所提出請託,而且對方很厲害,沒讓我們老闆發現。」

「就表,對方一開始的目標就是曲文堯。」楊樂多摸著下巴思考,覺得越來越棘手。

整理一下蕭天給的情報,楊樂多的腦海裡已有了猜測,只不過他不確定自己想的對不對。

他拿出手機,用陳聿加密過的通訊軟體通知對方現況。

他稱讚蕭天:「你做得很好,有你的情報,我們已能大致鎖定凶手,接下來只要讓陳聿去查出委託者的身分就好。」

蕭天不悅的嘟起嘴。「你是認為我沒陳聿厲害,解不開嗎?」

「不。」楊樂多想也沒想,直接否認。「要是都讓你來,風險會變高,所以這之後就交給陳聿去處理,反正他身邊有曲文堯在,應該不會出差錯。」

楊樂多聽過「阿努比斯」,雖說眼前的曲文堯很難跟他所聽到的阿努比斯畫上等號,可是他的實力的確是有目共睹。

跟陳聿在一起的時候,曲文堯就像個普通人,與傳聞中的冷血完全不同,他甚至有些擔心,曲文堯會不會因此變弱。

不過,若他是真心想保護陳聿……野狗抓狂起來也會變豺狼。

「你要出門嗎?」看到楊樂多穿上外套,蕭天又黏上來。「我跟你一起。」

楊樂多朝他翻了個白眼,但沒有拒絕。

「我可不是出去玩。」

「當然曉得。」蕭天嘻嘻笑著。「我可不能放著你到處亂跑,怎麼說你也沒我厲害,就讓我當你的保鑣。」

楊樂多的臉變得更臭。「我實在不想被差點被女孩子踹死的人這樣說。」

蕭天漲紅臉,沒料到楊樂多竟然知道這件事。

「誰、誰跟你說的!肯定是東方要那隻狐狸……」

「你不擅長肉搏戰,但我不同。」楊樂多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我看需要別人保護的應該是你。」

「別小看我!好歹我也是Duta事務所排名前幾的殺手,沒弱到需要你保護!」

「是是是。」楊樂多敷衍的回應他。「隨你怎麼說都好,快點上車。」

蕭天氣得牙癢,決定讓楊樂多見識見識實力,證明自己沒他想像得那樣弱。

他確實不擅長近戰,但並不是就對肉搏沒轍。

「我會讓你對我改觀的,等著瞧!」蕭天邊哼著鼻子,邊向楊樂多立誓。

楊樂多把蕭天當成鬧彆扭的小孩,懶得理他。

「你到底要去哪?」坐上車的蕭天,好奇地問。

「你們從刑事局『偷』出來的小刀,是贗品。」

「贗品?」蕭天訝異地瞪大眼。

「嗯。」

「這不可能,文堯的小刀是他找認識的店特別訂作的。」

「所以我才說是贗品,不過,做出它的人相當厲害,若沒有仔細檢驗,很難發現它是冒牌貨。」

「那你是怎麼知道的?」

「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我有真品可以比較,另外一個原因,當然是我的技術比對方好,才有辦法注意到。」

「呿,結果說來說去,你還不是在自己臉上貼金。」

「這樣又有什麼不對?我不過是實話實說。」

「你該不會是跟著陳聿那男人久了,連個性也被他影響。」

「……我發誓,我絕對不會變得跟那個男人一樣。」

見蕭天把自己跟陳聿畫上等號,楊樂多渾身起雞皮疙瘩,難過得很。

或許他的思考方式有受影響,但個性可沒這麼容易就變。

「看你這麼急著出門,難道已經找到做這仿冒品的人?」

「啊,大概有個底。」

「該不會……是你朋友?」蕭天說著說著,像是忽然想到什麼,眼睛雪亮地看著楊樂多。「還是說,是幽靈殺手!」

楊樂多的心霎時緊張地揪起,差點連方向盤都沒抓穩。

他黑著臉,對上蕭天興奮至極的笑臉,也不曉得他有沒有察覺到自己的心虛……

他頓時覺得讓蕭天跟著,是嚴重的錯誤。

蕭天的目標是找到幽靈殺手,他怎麼還愚蠢的讓這傢伙跟著他行動!

把頭靠在方向盤上的楊樂多,真想讓時間倒退,回頭去扁沒有阻止蕭天跟過來的自己!

可如今踏上了賊船,楊樂多也只能將錯就錯。

「……你對幽靈殺手這麼執著做什麼?」

蕭天很崇拜幽靈殺手,不過真正的契機是什麼,他還不明白。

蕭天雙眼閃爍著興奮的光芒,讓剛問出口沒幾秒鐘的楊樂多,立即反悔。

「你想知道?」

「呃……坦白說,不是很……」

「幽靈殺手可是地下街最酷的殺手!神祕又帥氣,從來沒有任何人知道他的真面目這點,真的超級酷的!」

「哈、哈哈,是這樣嗎。」楊樂多乾笑。

正大光明聽別人崇拜自己,對他來說,是可怕到極點的羞恥懲罰,害他坐如針氈,真想讓蕭天閉嘴。

但是蕭天卻滔滔不絕的說著幽靈殺手的事蹟,甚至像是獻寶般地,告訴他一大堆不知道從哪裡聽來的腦補傳奇。

他是個殺手,不是什麼傳奇英雄,想搞神祕也只是因為不想跟其他人有太多接觸,為什麼會被誤會得這麼深!

「還有啊,據說幽靈殺手跟廖添丁一樣,平常沒事就會劫富濟貧,也有人說他是利用這個方式來向被自己殺死的目標贖罪。」蕭天越說越起勁,沒有要停止的打算。

「廖添丁……哎……好厲害啊……」楊樂多完全呈現放棄狀態,用敷衍的口氣隨便應付蕭天。

順道一提,這種事他可沒做過。

「所以,我很想找到他,然後拜他為師。」

「我怎麼不知道殺手之間還能互相拜師?地下街可不是江湖。」

「是沒有,可是我就想跟著他,不當徒弟,做小弟也行!」蕭天握緊拳頭,異常認真的說著。「啊!如果幽靈殺手是個女孩子,那我就要追到她!」

「……你對幽靈殺手的感情,還真複雜。」

一會兒崇拜,一會兒又想拜師,現在居然還變成談戀愛。

這讓楊樂多更加確定,打死他都不會讓蕭天得知他就是幽靈殺手。

「嘿嘿,我也覺得,文堯也說我對幽靈殺手太過執著了。」

「早點放棄不是很好?幽靈殺手已退出地下街好幾年,根本就不可能找得到人。」

「可是陳聿知道他在哪。」蕭天突然認真的對楊樂多說:「我敢打賭,那次他給朱桓光的人皮臉,就是幽靈殺手做的。」

楊樂多驚訝地睜大眼,沒想到蕭天竟然這麼肯定。

人皮臉技術在地下街並不少見,事實上,已經有不少做工精細的人皮臉技師,雖然比不上他,但外行人根本不可能看出差異。

蕭天如此篤定,讓他有些高興。

「原來如此,這就是你纏著陳聿不放的原因──」

聽完,蕭天只恨自己管不住嘴,連忙焦急地吩咐:「你你你、你別把這件事告訴他!不然陳聿肯定會阻止我進出事務所!」

「真是……我怎麼會告訴你。」匆忙解釋完,他便像顆洩氣的皮球,癱坐在椅子上。「明明我口風很緊的。」

楊樂多只會當不知道,更不想知道。

他可不想繼續惹麻煩上身。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