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敢相信,那顆球竟然就這樣強行把我傳送走!」

顧懿堯氣憤地走在路上,狠狠的朝不知道誰扔在地上的鋁罐踢過過去,讓它以直線飛行的方式,筆直的撞上旁邊的電線杆,再彈飛到旁邊的牆壁上去、垃圾桶、汽車引擎蓋,穿過樹枝上的鳥巢,最後直接打破某戶人家的玻璃窗,停止了它到處飛彈的可悲命運。

一旁路過的其他玩家,見到他氣憤不已的態度,每個人都閃得遠遠的,沒有人想要靠近。

被封七強迫傳送離開的他,來到人聲鼎沸的大街上,總算讓他有種自己是在玩線上遊戲的感覺,可是雖然這裡到處都是人,但看起來都不像他這般菜。

這也難怪,畢竟其他玩家比她早一個月多的時間進入遊戲,就像封七說的,現在的他跟其他玩家的實力差距實在太大,光看他們身上穿的閃閃發光服裝,以及手上拿著的七彩色武器,就可以明白。

他大概可以擔心封七還有封七口中的「上司」在擔心什麼。

叫出系統,檢查地圖後,他發現自己被封七傳送到玩家聚集的主要城市,這裡是安全區,玩家在這裡不能使用武器,完全能夠確保他的人身安全。

就算嘴巴壞到不行,封七還是以他的安全為優先考慮,讓他直接到安全的地方來,讓他對它稍稍改觀,但是……

看著其他玩家盯著自己看的眼神,他知道自己是菜鳥這件事情,已經完全曝露在其他玩家眼中,在這情況下,離開主要城市後被偷襲的機率,大概有八、九成。

他真不明白,封七這麼做究竟是幫他,還是故意讓他被盯上。

雖然心裡有很多事情想要跟那顆球狀體說清楚、講明白,但再見到它之前,也只能先暫時把這些話吞進肚子裡,如願以償的開始她的遊戲人生,順便找東西來發洩自己內心的不爽。

反正封七說過,後面的話等在遊戲裡見面後再說……所以他很確定還會再見到封七,只是那顆嘴巴超壞的球狀體系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跟他會合。

暫時放下心裡滿滿的不快,顧懿堯開著地圖,四處張望。

遊戲的主要城市是玩家聚集的主要場所,當然除了這裡有一大堆的商店街以及各式各樣的輔助NPC之外,還能夠讓玩家們互相交換情報、互相交流等等。

不過,顧懿堯通常在遊戲的主要城市裡面只會做一件事。

他來到地圖標示的房屋前面,抬起頭看著這間夾在兩棟三層樓房之間的小房子,歪著頭說道:「角色房看起來還不錯的樣子,但是這樣看起來好像有種莫名的壓迫感……」

實境網遊當中,有個鍵盤式網遊所沒有的鐵設定──那就是「家」。而遊戲當中的「家」設定,顧名思義就是讓玩家休息、喘口氣的地方,而且在這裡能夠保證角色絕對的安全,不會有任何突發意外發生。

一開始的房子都是由系統直接分配給予的,等到擁有足夠資金後,就可以買更漂亮、更大、更安全的房子,就像旁邊那兩間三樓獨棟獨院的別墅。

顧懿堯很喜歡這個設定,感覺就好像是有個秘密基地,所以他除了提升角色等級之外的時間,都拿來好好布置自己的小房子。

「不過,好像只有我一個人的遊戲角色是小孩子。」

他摸著自己的臉,覺得有點受挫,不過他也只是隨意在城市裡走一遭而已,也不能肯定是不是只有自己這麼「特別」。

封七沒有對他的外表設定成小孩子這件事情做解釋,所以他只能暫時認為是自己太倒楣,幸好身體大小並不會影響戰鬥,在對付石像怪的時候,他就已經確定這件事情,要不然他絕對會去告發那顆球。

疲倦不已的回到家,只有在這裡,他才能夠稍微放鬆休息,也可以讓他安心研究系統提供的部分怪物資訊。

說起來,他不久前還在系統裡發現奇怪的系統程式,在開始練等之前,得先把這些系統都摸熟才行。

與鍵盤式網遊不同的是,實境網遊得先明白遊戲裡的基本知識,才能夠順利進行遊戲,否則很快就會被送回傳送點重生。

而他玩遊戲的習慣,就是先把系統給的資料全部看過一遍,正所謂知己知彼,才能夠百戰百勝,再說,他還得想辦法在短時間內快速提升角色的能力值,把那損失的三千點能力值補回來。

「你回來啦?」

正當顧懿堯打算坐在龍貓模樣的軟墊上面的時候,廚房走出一名穿著粉紅色蕾絲邊圍裙,手裡端著剛烤好的蛋糕,臉上堆滿笑容的男人。

顧懿堯沒有想太多,腦袋裡正在思考其他事情的他,很順口的就回答:「嗯,我回來……了?」

當他注意到哪裡不太對勁的時候,頓時睜大雙眼,看著對他微笑的陌生男人,嚇得從軟墊上跳起來。

想拿出武器,卻怎麼樣也無法順利把武器叫出來,這才想到在安全區中無法使用武器這件事,於是他轉而拿起旁邊的檯燈當作臨時武器。

看到他慌張的樣子,男人輕輕微笑說道:「在角色屋裡面無法進行戰鬥模式,所以就算你手上拿著東西,也無法對我造成任何傷害。」

「我、我知道!拿著心安不行啊?」顧懿堯很不耐煩的朝他大吼,但男人仍維持嘴角上揚的弧度,端著杯子蛋糕走到桌子旁邊,繼續說:「你的反應還是一如往常的有趣,我想過很多你可能有的反應,但沒想到你居然沒有發現異樣,還理所當然地回應我。」

想到自己剛才很輕鬆的脫口說出「我回來了」這四個字,顧懿堯就很想把自己整個人埋入地底下去。

他怎麼連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

因為角色屋是絕對安全的地方,所以才會如此大意,可是在這個只有角色本人以及必須通過確認,才能夠隨意進出的個人領域,這個男人到底是怎麼跑進來的?

思考幾秒鐘之後,顧懿堯的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而已經將圍裙脫下來,掛在椅背上的男人,回頭看見顧懿堯的表情後,開心地笑著。

「看樣子你已經猜到我是誰。」

顧懿堯嘆口氣,碎唸道:「你真的完全不打算讓我一個人獨處太久,封七。」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