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屋頂上的人,正是不久前追著他到處亂跑的楊韋司,但現在的他給人的感覺,與那個莽撞天真的笨蛋完全不像,讓仲夏衍差點以為自己認錯人。

直到楊韋司靈巧地從上面跳下來站在他面前後,他才確認這不是錯覺也不是夢,把式神收回去的人,的的確確就是楊韋司。

原來……白澤早就知道楊韋司是名陰陽師,所以才要他黏在對方身邊!

男人突然沉默,眼神也變得銳利許多,雖然他也是剛剛才注意到楊韋司的存在,但讓他在意的並不是他本人,而是纏繞在他身上的那股「氣」

金色的眼眸彷彿能夠看穿楊韋司這個人,可是這種不確定的感覺還是頭一遭。

楊韋司勾起嘴角,對著男人說:「陰曹地府的大人來這裡做什麼?您應該有很多事情要忙吧,蹺班來這裡好嗎。」

「陰曹地府?」仲夏衍聽見楊韋司這麼說,頓時明白,他為什麼會從這名男人身上感覺到恐怖的氣息。

沒想到,他居然真的見到閻羅王了?

「具體來說,是掌管陰間十殿的其中一位閻羅大人。」楊韋司將手指夾著的人形白紙放在脣邊,輕輕吻著,白紙瞬間燃燒殆盡。

「啊啊!韋、韋司,你在做什──」仲夏衍沒想到他居然會這樣對待式神,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只能眼睜睜看著白紙化作灰燼。他氣急敗壞地衝著楊韋司大喊:「你幹麼隨便燒掉其他人的式神!」

楊韋司用鼻子冷哼,根本不打算搭理他,繼續對眼前的男人說:「我早就猜到您很有可能會親自前來,只是沒想到您會這麼早出現。」

「……喔?」男人勾起眉毛,對楊韋司說的話十分感興趣。「既然你早預料出我的行動,那麼現在,為何不親自來見我?」

仲夏衍看看楊韋司,再看看男人,不明白的指著他提問:「他在說什麼啊?韋司,你人不就在這裡嗎?」

楊韋司沉著臉,由輕鬆笑容轉為嚴肅的表情,壓低雙眸看著男人。

「您以為,我用這副姿態贏不了您嗎?九殿閻羅,陸夜殤大人。」

眼看楊韋司如此輕鬆就將自己的名字道出,陸夜殤的臉上反而露出了輕鬆的笑容,與剛才對待式神時的態度完全不同。

他上前一步,不以為意道:「試試看就知道。」

說完,他帶著手中長劍迅速奔向楊韋司與仲夏衍,速度之快讓人完全無法捕捉他的身影,但楊韋司卻不疾不徐的攬住仲夏衍的腰,帶著他原地跳起。

雙腳剛離開地面就突然出現強大的重力,地面凹陷下去,揚起塵埃。

陸夜殤在塵埃中單手將長劍輝下,彷彿只是用劍鞘輕觸地面,就能夠讓它凹陷。

這根本就是拚上性命的決鬥,白澤和播種者打的時候,和現在完全不同。

楊韋司完全沒理會陸夜殤的力量,帶著仲夏衍來到體育館屋頂,將他隨手扔在地上後,才蹲下身與他平視,並小聲叮嚀:「別亂跑,在這裡待著。」

「等……等等!韋司,你真的要跟他打?」仲夏衍連忙拉住他。「別開玩笑了!你連赤手打人的力量都沒有,怎麼跟他鬥?我、我看我們還是趕緊閃人,去找白澤幫忙……」

楊韋司忍不住笑了出來。「沒想到你這笨蛋居然這麼遲鈍,到現在還沒察覺。」

就像是想故意逗他,楊韋司靠近仲夏衍的臉,笑嘻嘻地盯著他看。

即使是死黨,這麼近距離互看還是會讓仲夏衍感到緊張,不耐的皺緊眉頭對他說:「你、你幹麼!」

「嗯──」楊韋司摸摸下巴,思考幾秒鐘之後,揪住仲夏衍的衣領,強行把他拉到自己面前,趁他來不及反應之際,吻住他的雙脣。

仲夏衍嚇得臉色鐵青,揮舞雙手掙扎,但楊韋司卻很快地放開他,笑盈盈地看著他發白的痛苦臉龐。

「韋……」

「就當作是你沒察覺到的懲罰。」

說完,楊韋司便跳下體育館。

留下呆呆坐在地上,腦海一片空白的仲夏衍。

「……那傢伙!」仲夏衍用力擦著嘴巴,怎麼樣也沒想到楊韋司居然會用這種方式來開玩笑!

在白澤面前脫他褲子就算了,跟男人親吻──完全是他的大地雷!

他在心裡暗自發誓,這筆帳,肯定要跟他討回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