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是女生了,普通人見到他這副可怕的模樣,幾乎都會露出緊張的態度,可是站在他眼前的這名女孩,卻與眾不同。

他說不出來這是什麼樣的感覺,但這個女孩,確實深深的吸引住他的目光。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是不希望我們打起來的。」她將搭在腰間的左手朝旁邊伸過去,掌心向下,慢慢張開手,「畢竟我也有點在意城鎮那裡發生的事情……」

話才剛說完,掌心面向的地面,張開了深紅色的魔法陣。

魔法陣裡吹出金色的火焰,以她的掌心為中心點,迅速凝聚。

金色的火焰塑造出一把銀白色的細劍,當女孩握住劍柄的瞬間,火焰與魔法陣如同炸開般的迅速消失。

剩下的,就只有零星的火花從天而降,灑落在手持細劍的女孩身上。

所有人見到這幕,全都看傻了眼,尤其是為首的壯碩青年。

「妳……」他啞口無言的看著女孩,遲疑許久,才終於能夠發出聲音來,「這、這是魔法?妳該不會是……」

女孩俏皮地將食指貼在嘴唇上,眨著一隻眼睛,故作神秘的回答:「別說出去喔,嘻嘻。」

壯碩青年緊抿雙唇,往後縮起身體,等他注意到的時候,額頭上已經滿是冷汗,明明是日正當中的炎熱正午,他卻感覺全身發寒。

他可以感覺得到,跟隨他而來的其他盜賊們,也都已經失去了敵意。

這女孩,瞬間就展現了能夠將他們盜賊頭子打倒在地的實力,不管是不是她坐的,現在都已經不重要了。

「妳到底是誰?居然能夠召喚魔法之劍。」

「只是個路過此地的旅人而已。」女孩笑著回答,甜美的笑容如天使般,可是她所釋放出的氣勢,卻完全不同。

簡直就像是帶了個和藹可親面具的惡魔。

「那麼,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別追殺這個商隊了?」

壯碩青年聽見她好聲好氣的向他提問,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回答才好。

再說,他根本沒有辦法拒絕女孩的要求吧……

「你能答應就好,這樣我們就沒必要開打。」即便對方沒有回答,但女孩卻當他已經做出了決定,自說自話,「其實城鎮那裡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也有點擔心呢。如果你能夠理解的話就好。」

她將細劍連著劍鞘,插回腰上,指著後方正在冒黑煙的城鎮說著。

「啊,對了。我想順便跟你借匹馬。」女孩眨眨眼,朝這群盜賊裡探頭探腦。

每個人都不敢和她對上視線,全都避開來。

直到聽見女孩開心的說:「就挑這匹白色的吧。」

她根本沒有要「借」的意思!而是強制性要求啊!

到底誰才是盜賊了!

這是現在所有人心中的疑問,但是沒有人敢說出口。

就連完全被她玩弄在手掌心裡的壯碩青年,也只是很快地朝騎白馬的那名盜賊使了個眼色,讓他乖乖把馬讓給她。

根本不敢過去把馬交給女孩的盜賊,全身發抖的站在原地,到最後還是女孩跳著腳步過去將馬繩從他手裡拿過來,才順利完成交接。

「謝了,就當我欠你一次。」女孩對著那名盜賊說完後,很快的跨上馬背,來到壯碩青年身旁,「要是你們盜賊團遇見了什麼沒辦法解決的危機,就到赫諾德去找嗜血伯爵,他會『無條件』幫你們的。」

壯碩青年很快地回頭看著她,仍皺緊眉頭。

「妳叫什麼名字?」

女孩笑了笑,毫不考慮回答他的問題:「愛琳絲。」

說完,女孩駕馬迅速朝眼前的城鎮飛奔而去,將這些臉上寫滿問號的盜賊們留下來。

眼看他們就這樣輕易放女孩離開,盜賊們心裡雖然忿忿不平,卻又不敢追過去,深怕自己丟了小命。

當他們看見女孩能夠使用魔法的瞬間,所有人都不認為他們能夠打得贏對方。

在這大路上,能使用魔法的人只有少數幾個,就連遇上也是機率奇低的。

沒想到他們盜賊團這麼幸運,真的遇上一個,還親眼見證了魔法的存在。

面對「魔法」這個未知的能力,他們都不敢輕舉妄動,他們雖然是盜賊,也想為自己的頭子出氣,但他們卻也珍惜著自己的小命。

錢可以再搶,但小命沒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被女孩拿走馬的盜賊,搔著頭髮來到壯碩青年身旁,忍不住好奇的問:「霍林大哥,嗜血伯爵不就是傳說中那個,以殺人為樂的恐怖伯爵嗎?」

「啊,我有聽說過。」

「那女的竟然要我們去找他?是不是頭腦有問題。」

聽見他這麼問,霍林頓時冷哼了一聲,「誰知道呢,但有著能夠使用魔法的人在身邊……可見那個伯爵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他已經深深將女孩的名字烙印在腦海中,同時也對這個不陌生的「嗜血伯爵」,有了那麼一點興趣。

接著,他將馬調頭,對著所有人下令:「走了!我們回去。」

霍林駕馬離開,所有人也都跟著他,唯獨那被搶去馬的盜賊,眼看所有人都丟下他不管,連忙追上去。

「等、等等啊!霍林大哥,別丟下我──」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