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院裡的魔法導師們都有各自專用的辦公室,而辦公室的等級,會依照導師們的職級不同,而有所差異。

身為十聖之一的以約亞擁有獨棟辦公室,除了個人魔法研究室之外,其他地方都開放讓學生們練習、學習魔法。

看著路上經過的房間,樂天很難不被這裡的東西吸引目光,可是現在她只能自己的心不被那些沒見過的魔法拉過去。

最後,以約亞帶著她來到二樓走廊盡頭的會議廳裡,才剛開門,樂天就看見維托帶著筆電坐在圓桌對面,專注的盯著螢幕。

「維托導師?」

樂天沒想到維托這麼快就醒過來了,她還以為他要補眠補上個三天三夜……

聽見樂天的聲音,維托很快的抬起頭來,將歪斜的眼鏡扶正,開心的從椅子上跳起來。「樂天同學!妳平安無事啊!」

樂天還以為他又要朝自己撲過來,卻沒想到維托竟轉頭對以約亞說道:「外面的逆文字魔法陣情況怎麼樣了?」

「的確如你說,速度變慢了許多,如果阿利多他們把最後一個魔法陣處理完,應該就能順利阻止它繼續擴張。」

以約亞很快來到維托身邊,伸手按住他的肩膀,而維托也立刻坐回椅子上去,鬆了口氣。

「這樣啊,那就好……多虧樂天同學發現了這個方法。」

「可是,為什麼只有她寫的牽制魔法才有辦法讓逆文字魔法陣停滯?」以約亞皺起眉頭,看向站在門口,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樂天。「妳所寫的牽制文字,不存在於任何一本魔法書上。」

感覺到以約亞銳利的目光,樂天這才把想對維托說的話吞下肚,回答以道:「……這個魔法文字,是別人教我的。」

「是在妳入學以前,就指導妳學習魔法的人嗎?」

「嗯……算是吧,不過我自修比較多,我的使魔則會幫我蒐集各種魔法書,讓我學習。」

維托替她解了圍:「以約亞導師,現在不是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你先把愛莉西蒂的事情解釋清楚。畢竟她也被對方的魔法師盯上了。」

被打斷後,以約亞才想起他帶她來到這裡的最初目的,皺起眉頭,不太高興的冷哼。

見到以約亞總算停止追問,樂天這才放下心來,畢竟她不太想提起入學前的事。

「維托導師,為什麼你會在這裡?我以為你還在呼呼大睡。」

「哈……哈哈哈……我的確是在睡覺沒錯,只是以約亞導師把我打醒了而已。」維托苦笑著解釋,卻立刻感覺到從以約亞那邊傳來的銳利眼神,頓時汗流滿面,急忙補充:「其、其實是因為我研究出來的魔法陣能夠消除這個逆文字魔法陣,所以以約亞導師才把我叫過來。」

「那維托導師你的身體撐得下去嗎?」

「可以可以,我的最高紀錄是七天七夜不睡覺!」

「……這並不是值得驕傲的紀錄好嗎?」

樂天真想立刻把維托綁起來、扔到床上去,但她也看過維托設計完成的那個魔法陣,如果沒有本人的協助,他們也沒辦法把逆文字魔法陣消除掉,這樣的話,提爾納諾伊將會完全消失不見──

她的牽制魔法只是一時的,她不知道這魔法什麼時候會失效,所以必須在爭取到的有限時間內,盡快破解逆文字魔法陣。

「我、我有看到妳留下的牽制魔法喔,妳果然很厲害。」維托溫柔的聲音拉回了樂天的注意力。

他輕輕笑著,像是在和她說不要緊一般。

「所以你才推斷出我的想法,知道我會去阻止十九殿堂裡的魔法陣?」

「不,是以約亞導師發現的。」維托搔著頭,尷尬的苦笑。「我還真是失職的魔法導師,明明說好要保護妳的,結果替我保護妳的,反而是以約亞導師。」

「維托導師,你盡力了。」樂天朝以約亞看過去。「而且現在你該做的,是找到解除逆文字魔法陣的方法,而不是保護我。」

說完,樂天自逕走向以約亞,看著面無表情的男人問:「我以為被盯上的是學院,為什麼連我也被對方盯上?」

樂天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被人當成目標,她才進學校沒多久,怎麼可能會和那些魔法師扯上關係?

以約亞的臉更臭了,看起來像是快要把眉毛擠下來,而維托則是感覺到以約亞散發出的可怕氣息,連忙開口代替他說明:「因、因為妳在十九殿堂做的事情,才讓對方注意到了妳……但這不是妳的錯,我、我會盡力保護妳的,所以……所以妳不要害怕。」

他越慌張,就讓樂天越覺得不對勁,但以約亞卻很快瞪了他一眼,要他不要再繼續說下去,於是維托也只能乖乖閉上嘴巴。

「很少有學生會在接受魔法學院的指導以前,就對魔法有如此強大的控制能力,不管是妳對魔法的知識、或者實力,都讓學院裡的魔法導師們注目。」以約亞接在維托剛才的發言之後說了下去。

聽見這些話,樂天忽然理解了對方的意思。

「簡單的說,他們是想要挖角有能力的魔法師新生嗎?」

「他們要的是和他們一樣,憎恨魔法師集中管理制度的人。」

這讓樂天想起了凱希對維托說過的話。

體內擁有「魔力值」的人類,必須到提爾納諾伊學習使用魔法,並且在得到七枚金幣後才能夠順利畢業、成為魔法師──她以為這是件理所當然的事,所以並沒有想過要抗拒,可是對凱希他們來說,這就像是囚牢般,讓她們感到厭倦。

提爾納諾伊的存在,世人都覺得理所當然,自然也接受了擁有「魔力值」的人類,並且給予他們能夠在社會上立足的地位,好讓他們不被當成怪物看待。

很難想像,要是沒有提爾納諾伊的制度,像他們這樣的人,現在會變成什麼樣子。

但凱希他們卻不是這麼想,或許對他們來說,這種集中營般的制度,只不過是美化了囚禁他們的方式而已。

樂天從沒想過這些。

她只想著要在一年之內畢業,離開魔法學院、回到家人身邊──但在那之後呢?坦白說,她還沒想到這麼遠。

「他們看上了我的實力?」

「因為妳是能夠自由進出十九殿堂的魔法師,而且還擁有惡魔當使魔。」

聽見以約亞這麼說,樂天嚇了一跳,心裡直覺不妙。

她刻意隱藏比比的惡魔身分,就是希望牠能夠待在自己身邊,要是被魔法學院知道她與惡魔締結契約,卻沒有登記、告知的話,那她很有可能會被迫與比比分開。

從她的眼神中,以約亞看出她的驚慌,不過他本意並不是這樣。

「妳不用擔心,我不會告發妳的。只是對方也察覺到了,所以才會想要拉攏妳加入他們。」

「可是……這跟現在的情況,有什麼關係嗎?」

「有。」以約亞沉重的閉上雙眼,低語:「因為愛莉西蒂和凱希也和妳一樣都被對方盯上。不同的是,他們是想利用愛莉西蒂來對學院出手,才會策劃這些事情。」

「我越來越搞不懂了,他們到底打算利用愛莉西蒂做什麼?」

「愛莉西蒂和十九殿堂的惡魔有聯繫,就是妳所知道的王級惡魔──十三惡魔。」

 

待續~

,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