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少問樂天,一邊轉動眼珠,看著對他散發出敵意的比比與夏滿。他將兩手舉起來,掌心面向牠們,無辜道:「放心,我沒有要追根究柢的意思,只是看這女人有點奇怪,所以問問而已。」

他早就覺得樂天古怪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問而已,直到這次聽見她和比比的對話,他才確信她的狀態不是很好。

剛才抓住的那隻手,冰冷得彷彿沒有體溫,他不知道樂天究竟是因為覺得寒冷,還是因為害怕而無法停止顫抖。

「我沒事!」

接連在比比之後,連楊少也開口問她這件事,讓樂天不是很高興的對楊少怒吼。她的態度反而讓楊少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女生是他所知道的那個人。

樂天也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剛才的語氣不太好,緊張的抬起頭看著楊少,卻發現他鐵青著臉色,直直地盯著她看。

「我不會問妳發生過什麼,但以妳現在的狀況,繼續留在這裡只會扯我後腿而已。」

樂天閉口不語,她並不是不能理解楊少和比比的擔憂,她是氣自己的軟弱。

看見樂天沒有開口反駁,楊少便嘆口氣,對比比說道:「你帶她離開這裡吧,那隻魚留下來陪我就好,為了要在這裡行動,我需要牠的結界魔法。」

比比與夏滿對看一眼,其實牠們也認為楊少的決定是正確的,如果真的是為了樂天好,就該照著楊少的話去做。

但在比比開口回答前,樂天已抬起手用力扯楊少的臉頰。

「早點把這裡的事解決就能夠早點走,在我看到其他人平安無事之前,我是絕對不會離開這裡的!」

「痛痛痛!妳這女人怎麼這麼不講理……」

楊少痛得差點沒對樂天揮拳,但是當他看見樂天雙眼含淚時,心跳瞬間漏了一拍,只能全身僵硬的直直看著她那雙淚眼,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為什麼這個女人這麼難搞?為什麼她就這麼想要保護其他人?還有該死的……為什麼他會為了這個女人哭泣的表情緊張不已啊!

什麼話都說不出來的楊少,似乎連樂天拉住自己臉頰的痛覺都遺忘了,樂天見他的反應有點奇怪,便放開了手,楊少這才回過神來,尷尬的摸著臉頰,別過頭去。

「……嘖!妳這女人真麻煩!」

他低聲碎唸著,用強硬的口吻掩飾了緊張的心情,而一旁的比比則是看著兩人,無奈的長嘆一聲。

「對我來說,你們兩個人都一樣麻煩。」

繼續爭執下去也不是辦法,樂天不肯離開,牠也沒辦法強迫她,最好的解決方式,就是盡快把被抓進來的學生全都找出來,帶他們離開這裡。

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那麼多的人數,只靠樂天和楊少兩個人,根本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平安無事的帶回去。

於是只剩下最後一個方法。

「我和夏滿去找那些學生,把他們帶到通往魔界的邊界口,小天妳就和那邊那個笨蛋一起到邊界口去等我們。」比比一邊解釋,一邊回頭對楊少喊:「喂!你應該也有使魔之類的吧?要你的使魔帶個路吧!這裡離邊界口不是很遠,任何一隻使魔都有辦法找到方向的。」

「我叫做楊少,不是那邊那個笨蛋!」楊少沒好氣地回答,但還是照著牠的意思張開紫色魔法陣,召喚出了由火焰凝聚而成的火鳥。

牠在天空繞了一圈之後,落在楊少的肩膀上面,張開翅膀輕拍出火花來,但這隻火鳥的比例與楊少之前召喚出來用來戰鬥的火鳥有點不太一樣,就體型來說,比較像是金剛鸚鵡。

將火鳥召喚出來之後,楊少便拉住樂天的手腕,對比比說道:「這樣可以了吧!臭老鼠。」

「啊,可以。」比比有點不太高興的看楊少,但是為了主人好,牠還是希望楊少能夠照著牠的話去做。

至少這傢伙還算是能夠信任的男人,把樂天交給他牠也比較安心一些。

夏滿對於比比的決定倒是沒有太多的意見,牠游到樂天身邊,在她身旁繞了一圈之後,對她說:「那麼我就和比比一起過去,小天,拜託妳別再擅自行動了,不然我和比比會擔心的。」

「你、你們也決定的太快了,我──」

「妳的使魔們如此費心的想要保護妳,難道妳就不能乖乖聽話嗎?」楊少看見樂天仍猶豫不決、不想放比比和夏滿離開,就忍不住插嘴道:「魔法師應該要負責下指示給使魔,而不是被使魔擔心,難得有這麼關心妳的使魔陪在妳身邊,妳就順從牠們的意思吧!」

樂天張開口,似乎有什麼話想要說,但她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她知道自己來到虛無之間後狀況就不太好,也明白比比和夏滿是因為擔心她才會這麼做,可是,牠們的關心卻讓她覺得自己好軟弱、好無能。

一直以來,她都告訴自己過去的事已成過去,不該再繼續糾結,也下定決心要好好修練魔法、善用體內的魔力值。

結果當睽違許多年之後再次來到這個地方,牠卻仍然被心中的恐懼拉住腳步,動彈不得。

她多年來學習魔法、練習魔法的成果,全都在這瞬間消失不見。

除了緊握手中的長槍以外,她不知道還有什麼方法能夠保護自己。

腦袋裡一片空白,沒有辦法專心思考,就連想找個學生都做不到──

「我明白了。」

深知自己待在這裡的時間有限,按照夏滿的結界魔法時限來判斷,她現在只剩下不到四十分鐘了吧?

要繼續把時間浪費在猶豫不決上面,還是讓兩隻使魔盡快找到其他學生……這兩個選項該選擇哪一個,根本連想都不用想。

現在她也只能接受比比的提議,讓使魔代替她去找到其他學生。

楊少一直站在旁邊看著樂天,見到她猶豫卻又害怕的模樣,他很不是滋味的皺緊眉頭,他從沒見過這麼固執的女生,明明知道自己在害怕,卻又強迫自己面對恐懼。

他雖然對樂天這個人沒有什麼興趣,卻很想知道她為什麼會這麼怕,以及──她到底在怕什麼。

「既然決定了,就趕緊走吧。」楊少朝肩膀上的火鳥使了個眼神,火鳥便展翅飛起,在前方替他們帶路。

他緊緊拉住樂天的手腕,帶著她跟上火鳥,而比比與夏滿則是一直目送他們離開,直到完全看不見樂天的身影為止。

待確認樂天和楊少走遠後,夏滿便扭動身體轉過身。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你有辦法在短時間內找到所有學生嗎?」

夏滿並不是不同意比比的做法,只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而已。

連同在他們說話的時間在內,被抓到這裡來的學生數量正在漸漸增加當中,就連牠都能夠感覺到附近的魔力氣息。

而且,牠們還得在那些學生還「活著」的時候找到他們才行。一旦「魔獸的吐息」侵入他們全身,那麼就算是十聖的魔法也難以起死回生。

「我還真是完全被你看扁了啊,夏滿。」比比勾起嘴角,邪笑著。「難道你忘了我是誰?本大爺說出口的話絕對會做到!我可不像那些愚蠢的人類一樣,淨說些自己無法達成的天真謊言,來蒙騙那些無知的人。」

夏滿看著比比露出十分有自信的態度,明白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

眼前的這隻惡魔,從來就不需要牠擔心──畢竟牠是除了樂天之外,第二個讓牠能夠完全信任的傢伙。

「就照你的意思去做吧,我會盡力輔助你的。」

「嗯,麻煩你了。我可是不想讓小天和陌生男人獨處太久。」

聽見牠這麼說,夏滿不禁笑出聲來。

比比擔心的問題點還真是跟樂天有得比。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