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婚紗穿起來都這麼累……」

換了好幾套衣服,長時間坐直身體不能亂動,直到頭髮以及臉上的妝扮都被兒嶋打理完成,總算能夠放鬆身體的樂天,頓時疲倦地靠在牆壁旁邊休息。

還沒開始拍照,她就已經想回家了。

「果然還是這套比較適合妳。」兒嶋倒是很開心的看著樂天身上穿的婚紗,笑嘻嘻地說:「走吧!今天妳得拍四組,得把握時間拍好照片。」

「是……」樂天嘆了口氣,拉起裙襬,小心翼翼的跟著兒嶋以及其他幾名女設計師來到拍攝現場。

從沒穿過這樣的粉色系長裙加上蕾絲花邊衣服的樂天,覺得非常不習慣,就連這種高度的高跟鞋她也是第一次穿,走起路來難免有些彆扭。

她低著頭,注意自己的腳步,卻還是在快走到草地上的時候不小心拐了一腳,眼看就要朝前面倒下──

「樂天同學!」

維托著急的聲音從她身旁傳來,接著她的腰被人摟住。

因為嚇了一跳的關係,樂天雙手下意識地環住對方後頸,兩人同時抬起頭,對上視線的瞬間,均驚訝得睜大了雙眼。

時間瞬間暫停,耳朵裡只聽得見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跳聲,第一次感覺到呼吸是件多麼困難的事,即便如此,他們的視線卻始終留在對方身上。

捨不得離開?不,並不是捨不得,而是完全不想離開

喀嚓一聲,快門按下的聲音讓兩人立刻清醒,注意到自己不想將眼神從對方身上挪開的想法,兩人頓時臉紅到冒出煙來,趕緊分開,還背對對方。

不過攝影師倒是很開心的和身旁的兒嶋說:「這張照片真不錯。」

「是啊,的確不錯。」兒嶋很開心的看著兩人害臊、慌張的模樣,眼神溫柔地同意攝影師說的話。

她曾經以為,維托會永遠頹廢不振,無法拋開過去的陰影、活在後悔與自責之中,但現在的他卻讓她放心不少。

能夠看見維托露出害怕以外的表情,對她來說就足夠了。當她知道維托收了新學生的時候,還很擔心對方是什麼樣的人,但現在看來,樂天這個人比她想像中還要好很多。

「維托的表情變得溫和很多,和去年完全不同。」

「這樣不是很好嗎?」兒嶋笑著說:「以前他總是板著臉,不然就是像個憂鬱小生,現在這樣好太多了。」

「以前的他拍攝起來雖然也有其他味道,但我同意妳的話,店長。」攝影師拿起相機,將鏡頭對準樂天和維托,迅速按下快門。

害臊的兩人沒注意到攝影師,很有默契地悄悄回過頭,看著對方,雖然羞澀,但卻露出了很棒的笑容,讓一旁的人看得著迷。

他們散發出的感覺不帶有其他元素,就只是單純的將對方放入眼中,朝對方露出最快樂的笑容,彷彿這不是攝影現場,而是他們最自然、最輕鬆的日常。

「……店長,看樣子妳似乎失戀了。」

「笨蛋,我跟維托才不是那種關係好嗎?」

攝影師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兒嶋不禁無奈地嘆氣,對身旁其他工作人員高聲喊道:「別發呆了!開始準備新郎新娘的拍攝工作!」

聽見兒嶋的聲音,所有人才彷彿如夢初醒,趕緊各自忙碌的去做準備,而主角的維托和樂天兩人,則看著衝上來指導他們待會要擺什麼姿勢的攝影助理,手忙腳亂的把注意力放回工作進度上面。

兒嶋側身指揮其他工作人員,但視線卻仍放在維托身上──看著他那害臊、開心的表情,女人壓低了雙眸。

 

 

攝影進行得很順利,雖然樂天一開始只覺得很累又很麻煩,不過實際做起來還挺開心的。

除了得換上各種衣服之外,還得照著攝影師的指示去做平常絕對不會做的親密動作,這就算了,可做這些動作的對象還是自己的導師……

她似乎有點明白維托為什麼要她拒絕這份工作了。

換衣服、補妝、拍攝,這樣的流程大概來回了三、四次左右後,樂天總算在精疲力竭之前,聽見兒嶋大聲宣布「拍攝工作結束」這句話。

「唉──總算結束了。」樂天疲倦地趴在樹下的木製餐桌上面,大口吸著兒嶋拿給她補充體力的運動飲料,如今她只覺得自己眼神渙散、很想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覺。

她身上穿的是前短後長的水藍色禮服,還鑲著閃閃發光的鑽片,看起來很高貴的樣子,不過配上她現在慵懶的模樣,只能說完全是浪費。

因為這件衣服露出了胸口,為了不讓露出的肌膚看起來太過單調,設計師替她在脖子上綁上了黑色緞帶,還真如對方所說,整體感覺變得好很多。

這次和設計師學到了滿多穿搭技巧,這應該是她今天最大的收穫,不過,她絕對不會再做模特兒工作,真的快累死她了。

「樂天,該換衣服嘍!」負責帶領她的女設計師,發現趴在桌上打瞌睡的女孩之後,便大聲提醒著。

差點進入夢鄉的樂天驚醒,嘴角掛著口水,傻傻抬起頭,打了個哈欠。

「哈啊……是!我馬上來。」

樂天伸個懶腰,從椅子上站起來,雖然全身痠痛,很想繼續休息一會,但換下衣服就能夠回家休息了,這樣一想,她就不貪戀這短暫的休息時間,趕緊往露營車的方向走過去。

突然間,她感覺到附近出現了些微的魔力氣息,瞌睡蟲頓時消失無蹤,停下腳步,她以銳利的眼神四處張望。

這種魔力的感覺她再熟悉不過,因為那是惡魔的氣息。

惡魔想要來到這裡只有三種辦法,第一,像上次一樣,有人開啟召喚魔法陣,故意讓牠們闖;第二,與魔法師簽訂契約,以使魔身分被召喚出來;至於第三種──

正當樂天思考著究竟是哪種可能性的時候,她看見河堤對面的草地突然被一股力量向下壓扁,留下巨大的腳印痕跡。

腳印上塵埃揚起,很快的,在前面不遠的地方出現了同樣的景象,就好像是有什麼東西正在往那邊走。

樂天驚訝的看著這景象,無法移開視線。

她的左肩突然出現紫色魔法陣,白色的松鼠迅速從魔法陣裡鑽出來,緊張地對她說:「小天!那傢伙是──」

「惡魔。」樂天恢復冷靜,不疑有他的回答。「隱身咒嗎?會使用這種高等魔法的惡魔,只有『王級惡魔』而已。」

「但那傢伙的氣息,怎麼樣也不像是『王級』惡魔……妳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小天。」

「就是因為明白,才更加不懂那傢伙到底是什麼。」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