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乙奈並不是無法溝通的人,在來到他們東之大陸後,一直都沒有利用她的視察者身分對他們做出什麼不合理的要求,唯一讓他們頭疼的就只有她喜愛擅闖禁區這點而已。

這次突然闖進眾議院,恐怕是有什麼原因吧。

斐爾特除了這樣判斷之外,沒有其他辦法,就算是魯法路大陸上擁有最長生命的妖精以及精靈一族,對於四賢也是相當陌生。

四賢的存在本來就只是沒有依據的傳說而已,真正見到他們,是在十年前結束的那場戰爭上。他們對於讓戰爭結束的四賢十分感謝,但一方面卻也對他們的強大力量,感到恐懼。

中央神庭究竟是用什麼手段,讓唯一能夠聽從四賢命令的魔法大導師加入他們的。表面上是視察,但實際上卻是利用四賢的力量來監視他們,因為中央神庭的人很清楚,在魯法路大陸上,沒有人能夠贏得過這四個人。

斐爾特嘆口氣,揮揮手朝其他眾議員說道:「好了好了!搞得這麼緊張做什麼,混血種沒事就給我退下!就算你們忠心耿耿想要保護我們,但打不贏對方有什麼用?」

身穿黑衣,手持武器的那些護衛,聽見斐爾特說的話之後,非常整齊的站起身來,雖然頭仍然低著,但卻拱手表示明白,恭敬的往後退入黑暗中。

那名對乙奈出手的男人也隨著其他夥伴一起消失不見。

乙奈看了一眼男人消失的地方,垂下眼眸來。剛才那一下還真有點嚇到她,沒想到被稱為「忠犬」的混血種,竟然會依照自己判斷來行動。

她對剛才那個男人稍稍起了一些興趣,但是混血種是妖精與精靈背後的暗殺部隊,負責保護兩族中重要的人物,就算她對那個男人有興趣,也不一定能夠找得到他。

一旦勾起自己的興趣,不管是什麼人、事、物,都會讓乙奈很好奇的想要去追根究底──沒辦法,她就是這麼喜歡做研究,簡單來說就是個研究狂熱者。

因為她沒辦法接受自己不知道、想不透的事情,所以不管什麼,她都想要好好研究、了解,這樣才有趣。

「乙奈大人啊!拜託您別這樣突然跑出來,我們幾個老人家心臟可沒您好。」

一名白髮蒼蒼,說起話來很老氣,但外表看起來卻有如二十出頭的美少年走了過來,一邊搖頭,一邊捶著肩膀,對乙奈抱怨著。

旁邊幾位妖精以及精靈也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雖然有點受到驚嚇,不過已經漸漸恢復平靜。可是他們仍對今天討論的「重點」突然大駕光臨這點感到無奈。

「乙奈,就算妳是中央神庭派來的視察者,突然闖入眾議院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眾議院可是我們奈昂加里守備森嚴的最高禁地,要是這麼輕易就被闖入的事情傳出去,可不好聽。」

六人中唯一一名小孩子趴在桌上,完全沒有用敬語和乙奈說話,感覺起來雖然沒大沒小,但他的話卻讓其他人頻頻點頭贊同。

「哈哈哈,所以說我先道歉了嘛,早巳議長。說實在我自己也覺得這次有點做過頭了,你別把我趕出去。」

「我怎麼可能會把妳趕走呢。」早巳抬起頭來,將手肘放在桌上,側頭靠著手掌心,「好了,有什麼話趕快問吧,我們眾議院可不能因為妳而突然放假。」

乙奈眨眨眼,從桌上跳了下來,一邊整理身上的衣服,一邊開口說道:「我想問問各位是不是已經聽說過西之大陸的事情了?」

「……獸族之王……陷害……人魚族……」

「啊,就是人魚被奴役的事情吧。」早巳眨眨眼,回頭看著用瀏海遮住雙眼,說話結巴的精靈後,張開掌心,從桌面上張開一面透明的屏障。

屏障上面出現了許多文字以及圖片,甚至還有影像,乙奈眼尖的認出其中一個影像中出現的男人,正是四賢之一的莫林。

「精靈族的神靈之眼果然很好用。」她低語著。

眾議院不需要外出,就能夠熟知這片大陸上所有事情的原因之一,就是這些影片。身為議長的早巳是擁有能夠操控「神靈之眼」的男人,外表雖然看似是名孩童,但實際上卻是眾議員中最年長的精靈。

一般來說,精靈族能夠控制的神靈之眼數量有限,操控神靈之眼的數量,會與那名精靈族的力量成正比,而在精靈族之中,能夠控制萬以上數量的神靈之眼的精靈,只有兩個人。

除了眾議院的議長之外,還有一個則是精靈族長的下任繼承者,精靈族長的孫子。

剛才那名阻止混血種對乙奈出手的翠綠色長髮妖精,抖了抖細長的耳朵後,摸著下巴說道:「嗯,由四賢來擔任東之大陸的臨時管理者嗎?這還真是糟糕,糟糕到了極點啊。」

乙奈看了他一眼,垂下雙眸。

與精靈族不同,妖精族則是擁有能夠聽見遠處聲音的能力,能夠聽見的範圍以及程度,皆與妖精族的力量成正比。

在妖精族中,唯一一個能夠聽見別人心中聲音的,只有目前的妖精族長而已,而這名翠綠色長髮的妖精,則是能夠聽見「眼見之物」的特殊妖精。

精靈族與妖精族的力量,的確是棘手又讓人頭痛的存在,但相對的,沒有這份力量的話,眾議院也無法將東之大陸管理得如此好。

在眾議院裡的六名議員,全都是精靈族以及妖精族中能力最強的人,所以若想知道魯法路大陸的事情,來找他們就對了。

可惜的是,眾議院的力量對乙奈來說是無效的,若不是這樣,乙奈也無法這麼輕易的隨便闖入禁區,甚至是他們的眾議院。

「妳想知道什麼?」早巳看著乙奈,和藹可親的對她說:「不管妳想知道什麼,我都可以告訴妳喔!因為妳不一樣。」

「議長,你只是很好奇我是用什麼方法躲過你的『神靈之眼』吧。」

「我對妳本人也很感興趣,只不過下次妳要是再用這種方式闖入眾議院,我可不管妳是不是中央神庭的監視者,還是四賢的,知道沒?」

看見早巳詭譎的目光,乙奈只覺得渾身不對勁。

她尷尬地苦笑著,只能舉手投降。

「你知道的吧?和獸族國王聯手的那名魔法師是誰。」

一聽見乙奈這麼問起,早巳的表情頓時變得非常嚴謹、可怕,他瞪了乙奈一眼,似乎不太想回答這個問題,可是乙奈沒有要退讓的打算。

她笑瞇瞇的對他恐怖的表情說道:「我想知道的只有這件事而已。」

雖然魔法大導師不希望她插手管西之大陸的事情,可是,若是調查背後那名神秘人物是誰的話,她還做得到。

當然,她也沒有要放開這邊的工作的打算。

在這充滿神靈之眼的地方,只有她能夠以不被察覺的方式在東之大陸進行調查,雖然來到這裡之後她根本沒有做什麼事情,但在知道西之大陸的事情後,她不可能再默不作聲。

西之大陸的國王因為奴役人魚一族,導致他們的毀滅,這件事情已經成為魯法路大陸上人人知曉的事情,可是這個消息傳出去,並不表示是好事。

這代表他們四賢不過是結束了「表面」上的戰爭而已。

或許十年前的那場戰爭,到現在都還沒有真正的結束──

若是這樣,她就必須去調查清楚。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