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快來幫忙啊!這個男人突然之間就上吊了。」

「……為什麼我要幫忙?」

少年趴在走廊邊的扶手上面,慵懶地看著張騏辛苦萬分的表情,歪頭反問著,跟一般人的反應完全不一樣,彷彿這個男人要上吊也無所謂。而他的問題,頓時令張騏一愣,一股怒氣直衝上來,讓張騏沒有多想,直接朝他破口大罵。

「人都要上吊了來不來幫忙!你是冷血動物嗎!」

「……我只是不喜歡像你這種愛管閒事的閒人罷了。」

他像是習慣性的,總在開口說話前先做停頓,像先思考自己要說什麼之後,才開口回答,但說出口的話語中卻充滿著刺人的針,令張騏反感。

他不喜歡這個人。

他真的很不喜歡這個人!

「既然你不想幫忙,那就算了!」

張騏不打算繼續向他求助,雖然現今社會早已養成了冷漠的習慣,但那就算了,這個少年居然還大辣辣的站在那裡盯著他看,把他的行為當成了玩笑。

就算他知道自己快撐不下去了,也不願意跟他求救。

「唉,我又沒說不幫。」

突然間地,少年不但深深嘆了一口氣,還像是有些苦惱的搔了搔頭,眼神清醒許多,似乎已經從夢中清醒過來。

一時間無法習慣少年這兩極化的態度,張騏只能愣在那裡,直到他看見少年跨上了走廊的扶手,要從二樓跳下來的模樣,才嚇得慌張大叫。

「哇啊哇啊啊──等、等等等!等一下啊!你在做什麼?雖然那裡是二樓可是跳下來腿會受傷的啊!」

抱著上吊的中年男子,張騏真不知道現在應該去阻止那個少年跳樓,還是先捨棄手中的中年男子。少年冷靜的看了張騏一眼,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妥,完全不理會手忙腳亂的張騏,從二樓跳了下來。

張騏張大著雙眼,眼睜睜的看著少年從二樓跳下來,像隻靈活的貓咪一樣,身雙腿柔軟的踏在平地上,那一瞬間,甚至讓人有種少年是「飄」下來的感覺。

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少年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兩手插入長褲的口袋裡,抬起腿來用力朝旁邊的樹幹狠狠踢了下去。

「咚」的一聲巨響,整棵樹便緩緩倒下,橫躺在地上。

這種幫助人的方式,令張騏久久無法回神過來,直到少年伸出手來放在他的肩膀上面,他才猛然一震,低頭對上那雙無神的眼眸。

「你可以把人放下來了,或是你想就這樣繼續抱著他,也無所謂。」

一個能夠一腳把樹踢倒的美型少年,一個突然之間就跑去上吊,還能夠傻笑的中年大叔,張騏覺得自己今天遇到的全都是怪人啊!

腦袋混亂歸混亂,張騏還是照著少年所說的,將中年男子放了下來。

雙腳落地後,這名中年男子忽然停止哼唱,吃驚的回頭看著四周,一臉慌恐的將視線放在張騏和少年的身上。

「大叔,想不開就算了,但是通常大家都是挑沒人的深夜裡上吊,沒人像你一樣選在大白天的,在別人家的庭院裡啦!」

「……上……吊?你、你在說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這名中年男子聽見張騏說的話之後,臉色瞬間刷白一片,顫抖著嗓音,一臉狐疑的看著張騏,彷彿不懂他在說什麼似的。

張騏雖覺得這大叔的反應有些古怪,但沒有多想,指著掉落在地上的白布巾說道:「別裝傻了大叔,你剛才可是拿著這東西上吊自殺啊。」

「什……什麼……怎、怎麼會……」

中年男子恐懼的顫抖起來,無法冷靜的順著張騏指著的方向,看見那傾倒的大樹,以及掉落在地上的白布巾,頓時才憶起自己的行為,大聲慘叫,抱著自己的頭縮起了身體,蹲在地上不停顫抖,不敢再去看那個白布巾一眼。

「不、不……不要!不要啊!我……我不想死……不想死……」

恢復清醒的中年男子,察覺到自己的所作所為之後,害怕的不斷大聲說道,像是被人威脅一樣,令張騏費解,不明所以的看著近乎發瘋的中年男子。

而少年一直都站在旁邊,冷眼看著這幕景象,懶散的張開嘴,打了個哈欠。

「哈啊──原來是烏鴉啊。」

「烏鴉?」

少年脫口說出的話,又突然、又沒有道理,張騏不明白為什麼少年會稱這名大叔為「烏鴉」。一副事不關己的少年,像是知道他所不知道的事情,將這名中年男子的行為做出了正當的解釋,而所用的詞語不是別的,而是「烏鴉」兩個字。

明明少年比他晚注意到這個中年大叔,但是他卻比他還要更了解狀況。

「……烏鴉……不,不!我不是烏鴉!我不是──」

少年的話,再次令這個中年男子失控,他將少年當成了瘟神一樣,恐懼的跌坐在地上,手忙腳亂地挪動顫抖不已的身軀,最後像是逃跑般的反身爬起,朝大門飛奔出去。

張騏看著中年男子慌慌張張離開的背影,只能無奈地搔著頭,覺得自己遇上了一個精神有問題的大叔,白白浪費了精神和體力去救他。

「什麼嘛,那個奇怪的大叔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像是見到鬼一樣的……」張騏一邊說,一邊刺探般的看著身旁的少年,但少年卻拉著長長的袖口,揉了揉眼,睡眼惺忪的往樓梯上走過去,彷彿中年男子驚慌失措的樣子與自己無關一樣。

但是,令那個奇怪大叔逃跑的罪魁禍首,就是這看似無辜又嗜睡的少年。

他沒有開口理會張騏的自言自語,更沒有給他任何解釋,如同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回到了自己的家門前。

當他打開門的時候,才慢了半拍的轉過頭去,盯著被張騏所遺忘的便當盒,肚子咕嚕一聲叫了出來,隨即他便將地上的便當盒撿起來,大搖大擺地拿進屋裡去。

將這一幕看入眼中的張騏,這才回過神來對著少年大喊:「喂!你給我等一下,我的便──」

話還沒說完,少年已經無情的關上了門。

張騏的午餐,就這麼簡單的被拐走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