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就在我轉過身的瞬間,面前不遠處的樹叢裡,出現了一個眼神兇惡的女孩子。她手上拿著兩株小樹枝,露出半顆頭,像是躲在那裡偷窺,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可怕的視線似乎是落在我的身上。

剛才只顧著注意利奧,根本沒有察覺她的存在。

面對她兇惡的眼神,我忍不住抖了一下身體,僵硬地把頭轉回去看著利奧。

「那、那個,我好像被人狠狠瞪著看啊……」

利奧看見我僵硬的表情後,便走到我的身邊,替我擋住這道銳利的視線,回過頭對我說:「別擔心,那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既然是希瓦那的學生,為什麼要用那種眼神緊盯住我不放?」

「她應該是在觀察妳是不是什麼危險人物吧。」

「才不是!」遠遠躲在樹叢裡的女孩子,像是有順風耳,一聽見利奧說的話後,立刻從樹叢裡衝出來,筆直地朝我們兩個人前進,硬是卡在我和利奧之間,把我們分開。

看著這名有著一頭美麗葡萄色秀髮、很有氣質的女孩子投射過來的刺人視線,我嚇得縮起肩膀,立正站好。

她將兩手環抱在胸前,側頭對我冷哼一聲,不是很歡迎我的樣子。

面對這種情況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苦笑著。

「那、那個?」

才剛提問,還來不及得到她的回答,這女孩子就收起了恐怖的視線,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用甜美、可愛的笑容回頭對利奧說:「利奧,校長要你去校長室找他,好像是任務有關的事情要跟你說。」

「我知道了。」利奧點點頭表示了解。然後他繞過了女孩子,對我說:「我們走吧,紀小姐。」

女孩聽見了我的名字,有點訝異地回頭看著我。她的神情嚇得我快速跳到利奧身旁,不過這一次她沒有將我從利奧身旁拉開。

我仍有點好奇,回頭看著女孩。她臭著一張臉,明顯是不開心。我苦笑地對利奧問道:「那個女孩子好像很討厭我的樣子?」

「妳誤會了,麗蓓卡不會平白無故地討厭一個人,妳和她好好聊過之後就會明白,她其實是個很善解人意的女孩子。」

利奧一點都不覺得對方的表現有什麼問題,還推薦我去與這個叫做麗蓓卡的女孩子認識。但我完全不覺得麗蓓卡看著我的眼神是我「會錯意」。

那很明顯地是在吃醋啊!似乎在不知不覺中,我成了那個女孩子眼中的「情敵」了。

「真正不懂的人是你才對。」

「嗯?妳說什麼?」

利奧頭也不回地回問著。

我不想戳破這件事,搖了搖頭表示沒事,將兩手收在身後,與他並肩走著。

  

  *

  

我跟著利奧來到校長室。

不愧是希瓦那學院的校長室,氣派感果然是一進來就能夠感受得到。

我聽說殷亞特拉的國王非常重用希瓦那學院的校長,所以才會將整個希瓦那學院交給他負責管理;而且其他國家的國王也都對希瓦那學院的校長讚賞有加。就連我遠在東方大陸,都能夠聽說他的一兩件事蹟,可見他多有名氣了。

而且,希瓦那學院裡有著三大學院派系,研究學院、武鬥學院,以及培養出不少新型魔法的魔法學院。當然其中我最感興趣地就是研究學院,聽說希瓦那學院的圖書館裡,存放著全世界的書籍,沒有一本書是那裡找不到的。

而負責武鬥學院以及整個希瓦那學院校務的人,正是坐在我面前、笑嘻嘻地盯著我看的這個光頭老人。

「紀以璘小姐,我們希瓦那已經恭候妳多時了。歡迎妳來到我們希瓦那學院,成為我們的夥伴。」

看到眼前那人的那顆光頭以及那張欠揍的笑臉,我很想說服自己,這就是率領整個希瓦那學院的核心人物,也就是這裡的校長大人,但我真的沒有辦法欺騙自己。

坦白說,我對這個頭頂光禿禿、沒有半根毛髮的校長,印象不是很好。尤其是他邊說邊笑瞇了眼的態度,讓我不由自主地聯想到,在岸邊等待著大魚自己跳進網子裡的貪婪漁夫。

我轉頭看了一眼站在書櫃旁邊,並不打算表示任何意見的利奧後,垂下頭說道:「我不知道我爸爸與你說了什麼,總而言之,我是不會進希瓦那學院的。」

「即使我們研究學院裡面有妳需要的東西,也不打算入學嗎?」

校長笑得很自然,但是在我眼裡卻格外刺眼。

原本我只是打算遠離那個叫做麗蓓卡的女生,所以跟著利奧一道走,卻沒想到利奧直接把我帶進校長室,還將我介紹給校長。

這個光頭校長一看見我就眉開眼笑,開口就是要拐我入學,想也知道這絕對有問題啊!

希瓦那學院的入學資格是很嚴格的,這裡所有的學生都是精心挑選出的各個菁英,而我不過是藥草師,雖然證照拿的是國家級沒錯,但我的生涯可是比無風帶的海平面還要平穩。

以我這個年紀的國家級藥草師來說,好歹都已經研發出了三、四種新品藥草了。但是,我一心只想著要找到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其他事情根本沒什麼在管。

不過,我沒想過要改變自己的目標去研究其他藥草,畢竟我成為國家級藥草師的目的,僅是因為在尋找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時,這個身分能夠讓我更加暢通無阻而已。

像我這樣一個平凡無奇的藥草師,為什麼這顆光頭會想拉我入學啊?

「你們的研究器材、圖書館裡的相關藏書,這些對我來說的確很有吸引力,但我並不想要待在希瓦那學院裡面替國家效力,我只做我想做的事情。」

「妳的這個性我挺欣賞的,不過──」光頭校長豎起了食指,輕輕左右晃了晃之後,對我說:「現在整個殷亞特拉都在找妳,以妳東方大陸國家藥草師的身分,應該很難在殷亞特拉行動吧?如果是希瓦那的學生,那麼在殷亞特拉裡就不會受到任何的盤查囉。」

「明顯到不行的拐騙行動啊,你這個心機重的光頭。」

「妳這麼稱讚我,我會不好意思的。」

這人是怎樣?難道希瓦那裡的人都有先天性的「會錯意」性格嗎?我這明顯不是在稱讚他啊!

加上看他捧著臉頰,害羞扭動身體的樣子,我都差點以為他是人妖了。

這顆光頭不顧我無奈的模樣,指著我對我說:「所以囉!在委託任務完成之前,就請妳乖乖地成為希瓦那的學生吧。」

「什……等等等,等一下!倒帶、給我現在馬上立刻倒帶!委託任務裡面到底還提到了什麼?我爸爸他到底委託了你們什麼任務?」

事情發展得太過迅速,我的思考完全無法跟上光頭校長的節奏,他很明顯跳過了「解釋」這個步驟,直接把結論告訴我了啊!問、題、是,我什麼事情都還沒搞懂!

「妳父親委託的任務裡寫得很清楚喔。」光頭校長笑嘻嘻地將手裡的文件打開來,推到我的面前。「任務的內容是保護妳直到將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找到為止,在這之前妳必須隱藏身分,『暫時』以希瓦那學生的名義行動。」

「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的話,我已經拿到手了,所以任務結束了吧。」

「這個要由妳來決定,紀以璘小姐。」

光頭校長將文件蓋起來之後,一本有著破破爛爛書皮的小記事本出現在我的眼前,我一見到它,二話不說立刻將它拿起來,緊握在手中。

「為什麼你會有這個東西……」

我緊張地質問光頭校長。

但他卻仍然笑嘻嘻地看著我,十指交握放在桌上,對我說道:「請妳看完這裡面寫的內容後,再決定任務是否已經順利成功了吧。」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