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小說連載作品:《史上最強寵物》,於二維秀連載中2017年開始將不更新商業小說試閱,敬請見諒購買商業小說方面的問題請大家至出版社詢問喔!
參觀規定:
(1)  商業誌出版方面的資訊一切以出版社公告為主,這邊不負責詢問。
(2)  故事後續的發展或結局等問題,一律不予回應,請耐心等候作品完結。
(3)  雖然點子很多,但作者無法全顧及到,所以請大家不要催番外篇的故事。
(4)  勿詢問讓作者困擾的問題,作者無法回覆大家所有的問題,請見諒。
(5)  與作者互動時請保持禮貌。
(6)  作者無法協助看稿或提供修改方向等意見,請大家不要做相關請求。
(7)  個人誌販售屬於作者個人自費出版範圍,無法放在各大通路上販售,請見諒。
(8)  FB和噗浪是作者能夠直接跟大家聊天的地方,請大家愛惜。
(9)  請勿跟作者伸手拿取任何未公開資訊或者文稿、圖稿。
(10) 已回答過的問題將不再另外答覆,請大家多爬文喔!
     另外如果有最新消息,坑草也會盡量以公告方式告訴大家,請勿私下詢問。
(11) 請大家一定要注意以上這幾點,犯觸者作者有權不做任何回應。

2014/10/13更新

龍的飼養準則

滄愔似乎很忙碌的樣子。

在他房間裡待了沒多久之後,滄愔就跟從牆壁裡鑽出來的小魚離開了,看起來好像是有什麼事情要去處理,所以揚久樂也就沒有讓他繼續在這裡陪自己聊天。

在和滄愔聊過後,他才再次認份。這裡真的是海底深處,而且還是安格爾的海底龍宮城,雖然看這房間的擺設,他大概可以猜出這裡是宮殿之類的,只是實際問過後,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原來他真的跑到海底深處去了,這樣的話,不知道從這裡回到陸地上,需要花多少時間,他到底應該幾點起床準備上班?

話說回來,待在這裡真的很無聊,滄愔不但不准他外出,也不讓他做任何事,就只是要求他乖乖待在這間房間裡而已。

他雖然很清楚自己的身分以及目前的處境,但是被關在這裡什麼事情也不能做,讓他實在憋不住。既然要他待在這裡,好歹也給他一點事情做吧!

實在無法再繼續忍耐下去的揚久樂,從床上站起來,走到窗戶邊去,打算從窗戶偷偷溜出去,不過才剛站到窗邊來,他就被外面的景色嚇得張大了嘴。

這裡明明是海底,可是外面卻如同白天一樣明亮,天上甚至還能看見透過水面射入海底的陽光,而他以為會黑漆漆的海底世界,竟然就像夢幻的童話世界,到處都有從地底裡冒出的泡泡,除了植物是海中生物的珊瑚、海葵那些之外,基本上就跟陸地沒什麼兩樣。

高樓大廈、車水馬龍的街道,甚至他還能夠看見許多海洋生物排隊買甜甜圈的畫面。

揚久樂不禁扶著額頭,長嘆一口氣。

「這裡真的是海底世界嗎……」

他所在的城堡,位於比較高處的位置,所以能夠把整個海底龍宮城看得一清二楚,只是這個所謂的龍宮城,似乎跟他想像得完全不一樣,根本只是把陸地上的城市搬到海底而已。

果然,他的「常識」對現在的狀況完全不通用。

在他感慨著自己的腦袋快要被這些脫離現實的知識改造的時候,窗外突然被漆黑的身軀遮住了光芒,一片黑影掠過窗外,吸引了揚久樂的注意,再次抬起頭往窗外看過去,可是卻什麼都沒看見。

「錯、錯覺嗎?」他皺著眉頭,不太覺得剛才那片黑影是錯覺,但窗外卻什麼東西也沒有,讓他不得不認為是自己多慮。

可能一下子接受太多新事物,所以才會腦袋不清楚吧,哈哈哈。

一邊苦笑,一邊在心中默認這件事之後,揚久樂放棄從窗戶離開的打算,轉身背對著它。然而就在這瞬間,窗外又被黑影壟罩,這回,揚久樂清楚看見自己的身體被黑影覆蓋,而且這次的黑影,並沒有馬上離開窗外,而是停滯在那。

他的心臟撲通撲通的狂跳不止,很想看、卻又不敢回頭的心情,糾結在他心中,但最後,他還是轉過身去。

瞬間,他恐懼的睜大雙眼。

一顆金色的野獸瞳孔透過窗戶,直直地盯著他看,嚇得他站不穩腳步,跌坐在地上,痛得咬牙、伸手撫摸發麻的屁股。

就在與那金色瞳孔對上眼之後沒多久,那片黑影就彷彿達成了目的,離開窗邊,將原本的明亮世界還給了揚久樂。

他仍然呆坐在地上,對於剛才看見的金色瞳孔十分不解。那到底是什麼?看起來很像是蛇的眼睛,銳利、冰冷,而且緊緊盯著他不放,可是他並不覺得那個視線很恐怖。

剛才是因為嚇到的關係,所以才會跌倒,現在冷靜下來之後仔細想想,才發現那個眼睛不是在瞪他,僅僅只是注視著他而已。

「那、那個到底是什麼……」揚久樂張著嘴,久久無法回過神來。

即使他想問,那隻眼睛的主人也早就已經消失不見了,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能夠這麼肯定,但他可以感覺得到剛才那隻眼睛的氣息。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能夠這麼確定,但這種感覺,就跟他剛才莫名抓住滄愔的手臂,不讓他離開時的感覺很類似,可是他卻又無法解釋原因。

在見到安格爾以前,他不曾這樣混亂,現在他卻為了漸漸改變的自己,有點心神不寧,無法安心下來。

緊緊抱住自己的手臂的時候,揚久樂才發現,自己的身體在顫抖著。

是恐懼?不對,可是他該怎麼解釋自己現在的心情?

「……爸……爸爸……」他彎下身,將額頭靠在地板上面,用力咬住下唇,即使口中感覺到血的味道,他仍然沒有鬆開力氣,而是繼續低喃著:「好痛苦……爸爸,我……」

他想讓自己停止顫抖,想平復內心這種難以解釋的焦躁感,但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在獨自一人的房間裡,他只能繼續這樣微微顫抖著,沒有人能夠來幫助他,沒有人能夠理解他此刻的心情,沒有人──就跟失去母親的那天一樣。

「救我,誰來……」揚久樂側躺在地上,將身體緊緊縮起,嘴角流著鮮血,全身像是失去溫度一樣的顫抖著。

冷汗沿著他的臉頰低落在地上,他的視線變得模糊不清,可是,意識卻非常清楚。這是種清醒的痛苦,他想昏過去,但卻辦不到。

清醒的意識不停折磨著他,他第一次這麼想直接閉上雙眼,失去意識,從來就不曾有的恐懼以及回憶衝入他的腦海中,讓他想起了那椎心刺骨的悲痛。

他以為他已經釋懷,可是直到這一刻他才意識到,母親的死,早已經在他心中留下了無法掩蓋的傷痕,就跟安格爾與他的哥哥一樣。

留有傷痕的心,比身體上的傷更難痊癒,若想讓心中的傷口痊癒,只有一個辦法。

那就是讓心臟停止跳動。

「媽、媽媽……」揚久樂閉上雙眼,大口喘氣著,想努力讓自己的心冷靜下來,他知道現在不是在這裡恐懼、害怕顫抖的時候,即便心中有傷,他也得繼續讓它跳動。

他答應過滄愔,會成為安格爾的家人,而且不會再讓他遭到與兄弟間互相殘殺的痛苦,所以他會待在他的身邊。

他絕對不會當個食言而肥的人。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yce
  • 沒有後續了嗎~!!
  • 您好,本作與東立出版社簽約出版,因此只會公開前三章的部分喔~~

    草子信 於 2016/03/12 10: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