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話  神結

 

那笑容越來越深邃,然而站在他面前的人,臉色卻是差到一個極點。

感覺到方世翰的出現,尹子離終於不再沉默,當下立刻離開了御明他們煉製丹藥的地方,來到這裡支援嚴大城他們。

因為他很清楚對方的能耐,他不是嚴大城跟單冉佾能夠對付的角色。

他看了一眼被嚴大城緊緊抱在懷中的嚴蓉,蹲下身,輕輕將手從她的傷口上撫過,從他的手中散落了許多閃閃發亮、像是沙子一樣的東西,將它撒在嚴蓉的傷口上沒多久之後,原本止不住的鮮血竟然就在一瞬間癒合了。

嚴大城驚訝的看著嚴蓉身上的傷口,感激不已的對尹子離說道:「尹、尹大哥!你真的是我的神啊!」

「先別擔心得太早,我只是暫時止住她的出血而已。趕快把她帶回元凌他們那邊去,御明應該有能夠恢復她體力的丹藥。」

「是!我馬上去!」

聽見御明那邊有藥可以醫治嚴蓉,嚴大城當下不作他想,立刻帶著嚴蓉往回跑,單冉佾與陳筱曉眼見如此也要跟上去,但是卻被尹子離叫住了。

「你們兩個人就繼續待在這裡吧!太多人跟過去也不太好。妳跟其他天師去把綁起來的那些人拉遠一點,單冉佾,你待在這裡。」

「是!我馬上去辦!」陳筱曉聽見是尹子離的命令,當然不會拒絕,馬上就照著他的要求,指揮一旁的人把那些綁起來的天師們帶到安全的地方去。

不用想也知道,這裡等一下一定會展開一場大戰,要是他們被捲進去的話,肯定會被無辜波及到,這時候還是先閃得越遠越好。

不過,他們卻還是很想親眼見識那傳聞中的除妖師究竟會怎麼樣戰鬥,雖然躲起來了,但每個人都還是緊緊盯著尹子離的一舉一動。

被要求留下來的單冉佾,很好奇的皺起眉頭,看著對他輕輕微笑的尹子離,完全不知道這個神秘的男人葫蘆裡又在賣什麼怪藥。

單冉佾內心的困惑,尹子離並不是不知道,但他卻仍然沒有跟他多做解釋,將兩手交叉放在胸前,輕喚了身旁人的名字。

「琰角。」

琰角當下沒有任何猶豫,立刻拿著三叉戟、張開美麗的黑色羽翼,朝方世翰猛一踏步過去。

方世翰只是站在原地,完全沒有要防禦或者閃開的打算,然而當琰角的身體出現在他面前的瞬間,那圍繞在他身旁的電鼠們竟然全都聚集過來,阻擋在兩人之間,一下子就擋開了琰角的三叉戟。

琰角抖了一下眉,張開翅膀往後退開來,單膝跪在地上,往後滑行了一小段的距離。他沒想到這些看起來毫不起眼的電鼠們,竟然不但能夠擋下他的攻擊,還能夠把他推開三步之外的距離,讓他內心有些不快。

稍作歇息個幾秒鐘後,眼角又再次攻上去。

單冉佾與尹子離遠遠的站在後方,看著琰角不斷與那些電鼠纏鬥的模樣。

他不知道尹子離到底打算讓他做什麼,只能悄悄地轉過眼珠,看著尹子離露出輕笑的側臉。也許是察覺到身旁的視線,尹子離也將眼珠轉向他,眼神中帶著淡淡笑意,對於他呆滯的反應,感到有趣又好玩。

「你到底打算讓我做什麼……」

「你知道電鼠是什麼樣的東西嗎?」

「……啥?」

沒想到尹子離突如其來就對他提問,讓沒有做好準備的單冉佾頓時一愣。

他的反應讓尹子離覺得新鮮,於是他又繼續問道:「電鼠是什麼,你應該很清楚吧?畢竟你跟牠一樣都是妖怪。」

「我是人類!」

「你真的確定你還能繼續保有人類這個身分嗎。」

面對單冉佾的怒喊聲,尹子離倒是非常冷靜,將這個問題原封不動的還給了他,讓他自己去做思考。

然而,單冉佾卻在聽見他這麼說之後,頓時愣住,只能用著那倔降不服輸的表情狠狠的瞪著他看。

他很清楚,自己的事情瞞不過眼前這個男人,那在他體內流竄著的妖氣,比以往還要更加混亂,即使他的身上有著房元凌給他的手錶,但那上面的淨化之氣也已經所剩不少。

現在他的體內,妖力明顯的強過了靈力,若不是他刻意壓制住的話,恐怕他早已經被妖氣所纏繞,成為了妖怪。

他知道尹子離要他待在這裡的原因,是因為他正在替他淨化自己那多於的妖力,待在他的身邊的確比較輕鬆許多,可是,他還是很不喜歡這個男人。

以往他已經在沒有房元凌的狀況下度過了那麼長的日子,都沒有轉化成妖怪過,所以現在他就算沒有房元凌的協助,也能夠自己控制住自己的力量。

但是,他卻從尹子離的眼中看見了那對他不信任的目光。

「……你早就察覺到了?」

「是你的妖氣散發得太過明顯。」尹子離聳著肩膀,輕鬆的說道:「不過,我讓你待在這可不只是為了幫你驅散妖氣而已。」

「你打算讓我做什麼。」

「你不是會驅使魂蟲嗎?」

「是又怎樣。」

他看著像是有什麼計謀的尹子離,皺起了眉來。

但是尹子離卻是笑盈盈地說:「魂蟲是鬼魂,正是妖怪懼怕的東西。你知道為什麼御明會教你使用操魂術嗎?」

「……你是什麼意思?」

「都說到這裡了,你還是聽不懂嗎。」尹子哩嘆了一口氣,對於遲遲沒察覺到的單冉佾感到無奈,他輕輕地搖了搖頭後,說道:「魂魄也能夠壓抑你體內的妖氣,所以御明才會教你使用操魂術的。」

「什──這是什麼意思?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他還要凌……」

「因為你的妖力已經逐漸強大到魂蟲無法壓抑的狀況了,碰巧御明知道房元凌要跟你進入同一間大學唸書,他才會乾脆放任你不管,讓你去找他。」

聽見這些,單冉佾不禁有些惱火。

難道說他的行動跟想法,全部都在御明的預料之中嗎!

他不喜歡這種被人算計好的感覺!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