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天庭的路,比想像中還要來得簡單許多。

他搭著鐘離權招來的雲朵,一直向太陽光的方向飛過去,光線刺得他睜不開眼,讓他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來。等到他再次睜開之後,出現在眼前的,是十分莊嚴的華麗宮殿,如同在古裝劇裡看到的皇宮那般,只是,他不知道該用美麗,還是用可怕來形容眼前這個建築。

他知道這樣說不太對,但是,他總覺得這個地方讓他下意識地感到厭惡。

整個建築坐落在雲朵之上,四周散發出金黃色的光芒來,氣質、感覺與在陸地上完全不同,讓房元凌一時間看傻了眼,連鐘離權把他從雲朵上拉下來了都沒察覺到。

「這裡就是天庭?」

「是的。」鐘離權笑容滿面的牽著他的手,像個紳士一樣的替他解釋道:「歡迎來到神明的國度,天庭。」

雖然鐘離權說的只是簡單的一句話,但是,房元凌卻感到無比的壓力,甚至連眼前的那扇門都走不過去。

這裡散發出的氣息,真的不是能夠用言語來形容的。

「你不進去嗎?」

房元凌傻掉的樣子,似乎是在鐘離權的預料之中,不過他卻對他的反應感到非常滿意,一直對著他輕輕微笑著。

「……我去。」

僵住的雙腿,總算有了動作,往前邁步。

然而他才剛準備要踏入這紅色的拱門中,不遠處的地方便傳來一陣劇烈的爆炸聲響,把他們兩個人都嚇了一跳。

他們很快的對看了一眼,想也沒想的立刻往爆炸揚起的黑煙方向跑過去。

多虧了那聲爆炸,已經讓房元凌完全清醒過來,也不再受這個地方的影響,能夠靜下心來,正常的思考著,但是,他的內心也因為這個爆炸而開始不安起來。

「這個爆炸……是御明嗎?」

「不清楚,那個地方沒有御明的氣息,可是……」鐘離權也終於不再露出輕鬆的笑容,認真的與他搭話,並且垂下了雙眸,「爆炸發生的地點,是御明以前待過的煉丹房。」

「可惡,御明師父……」

房元凌加快了腳步,鐘離權也緊隨在後。

當他們兩個人到達爆炸發生的地方時,那裡已經聚集了不少神仙,大家都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著眼前的煉丹房為什麼會被炸成碎片,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要靠過去,看起來也不打算去善後的樣子。

「這不吉利的地方炸了也好。」

「可是沒理由會忽然炸掉吧?」

「唉!真晦氣。」

他們說的話聽起來,像是完全不覺得有危險一樣,只是單純的認為這個地方非常汙穢、不詳,也沒有人為了這地方被炸而感到悲傷。

房元凌很不習慣這樣的氣氛,忍不住皺起了眉,然而,他卻在這圍繞的人群中,見到了熟悉的臉龐。

一見到他,房元凌就忍不住出聲叫了他的名字。

「慎林?」

似乎是聽見他的聲音,原本安靜站在旁邊的慎林便蹙起眉,抬起眼來一見到房元凌,就沉默不語的轉身離開。

當下房元凌沒有想太多,馬上就扔下鐘離權一個人,追了過去。

「等、等等,慎林!慎……」

「該死的,別老喊我的名字。」

離煉丹房那裡遠了一些後,慎林才終於轉過身來,差點沒讓剎車不及的房元凌直接撲在他的身上。

不過這倒是讓慎林很輕鬆的就抓住了他的頭頂,冷眼看著他。

「你總算是來了,我還在想你到底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夠出現。」

「為了要來天庭,我可是繞了一大圈啊。」房元凌揮開了慎林的手,不悅的抱怨著,「呂洞賓早就跟著御明師父跑回天庭了,你要我怎麼找他?」

「呂洞賓他也跟著回來了?」意外的,慎林露出了吃驚的表情,像是不知道這件事情一樣,若有所思的轉過頭去,摸著下巴像是在思考些什麼,一直不斷碎碎念著,「嗯,這真是奇怪,我以為他不會跟著來,沒想到……嗯……」

「你倒底在唸什麼啊?」房元凌看慎林在那裡自言自語,忍不住對他說:「還有,你也差不多該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訴我了吧。」

慎林看了他一眼,表情中表現出滿滿的不屑態度,但他還是開口了。

不過,他卻不是告訴房元凌想知道的事情,而是提問。

「如果不是呂洞賓帶你來的話,是誰帶你來的?」

「啊,這個嘛……」

聽見他這麼問,房元凌這才想起鐘離權的存在,當他正打算開口回答慎林的問題時,他的身後卻傳來了那充滿笑意,又令人討厭的聲音。

「是我帶他來的唷,小慎。」

這聲問候,頓時讓慎林睜大了雙眼,下意識的就拉住了房元凌的手腕,把他整個人往身後拉過去,垂下眼,狠狠瞪著那嘻皮笑臉的表情。

他用著比剛才還要冰冷的語氣,對眼前的男人說道:「……鐘離權,你打算做什麼。」

雖然不知道這兩個人之間曾經發生過什麼,但是,從慎林的反應看來,他們應該是認識的,而且還不是交情很好的那種。

可是為什麼慎林的第一個反應,會是保護他?

鐘離權的反應倒是無所謂,他給了躲在慎林身後的房元凌一個笑容後,笑嘻嘻的說:「別用這麼恐怖的表情盯著我看嘛,小慎,我可是什麼都還沒做喔。」

「哼,什麼都『還沒』做嗎?我可不覺得你的話能夠相信。」

「真冷淡呀,好歹我以前也是你的神使呢。」

「那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

「哈哈哈,小慎你真愛欺負我。」鐘離權將食指輕輕地放在自己的唇瓣上面,故作可愛的眨眼道:「我可以替你把這小鬼送過來了呢,你應該給我獎賞吧?獎、賞。」

躲在慎林背後的房元凌,抬起頭來看著他的側臉,彷彿能夠看見慎林的額頭正在顫抖著冒出青筋來,看得出他很火大。

不過要是這兩個人一直在這邊吵架的話,他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找御明。

於是他只好拉著慎林的衣角,慌張的對慎林說道:「慎林,我需要你的幫忙。快告訴我御明師父在哪裡。」

聽見房元凌的要求,慎林這才稍微收起了殺氣,轉過身來看著房元凌緊張的表情,垂下眼簾。

「御明毀了自己的煉丹房,而且,帶走了一名煉丹仙人的魂魄,直到剛剛我都還能夠感覺到他在附近,但是,現在卻什麼也感覺不到了。」

「那個煉丹房果然是御明師父他……」

慎林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這件事情已經傳入玉帝的耳中,天兵天將很快就會開始在天庭裡搜索御明的下落,如此一來,要找到他又更困難了。御明雖然是煉丹仙人,但在力量上來說,與我們這些神明還是有很長的一段差距,可是如果算上了他的煉丹技術,那麼就棘手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