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話    精靈

 

聽見這句話的當下,房元凌簡直要驚訝地把想說的話脫口而出,好在他馬上想起了尹子離說過的話,趕緊把衝到喉嚨裡的話又塞了回去,摀住自己的嘴。

沒想到御明要他解除的「封印」,就是這個曾經出現在他夢中的少女,可是,為什麼?這個封印只有他能夠解除?為什麼……

「你的問題等之後再解決吧。」尹子離對他說完之後,便往前靠近了石橋,對涼亭底下的少女說道:「精靈們,請不要再繼續完弄亡者的身軀了。」

少女眨了眨眼,笑著歪頭回答:「汝等來此地目的為何?此為聖地,並不是汝等能隨意進出的地方。」

聽見少女的聲音,房元凌頓時覺得全身發寒。少女的聲音與美麗的外表不同,而是很多種人類的聲音混雜在一起,有低沉的男聲,也有高音的女聲,同時也有著老人的聲音以及小孩子說話的聲音,就像是許多人很整齊地說同一句話一樣。

而且語氣之中不含任何溫度,就像是非常僵硬的機械音,平穩,沒有起伏地唸完一串句子。

原以為這裡並不如他想像的那樣恐怖,但是,直到這時他才發現──這裡是比起上面那幾層都還要可怕許多。

「你們在元凌的身上留下記號,不就是在引導他來到這裡嗎?」

「吾等拒絕的人,只有汝一人。」

「……果然,我是不速之客啊。」

尹子離並無感到意外。

他開了這麼多圈,卻仍舊到不了這個地方,但是房元凌卻很輕鬆地就開到了這裡,由此可見,只有房元凌一人是受歡迎的,對這些精靈來說,他才是不速之客。

去土地公廟問完路回來之後,他注意到房元凌的身上已經被精靈留下了記號,自然就明白了只有房元凌才能夠在這山裡順利行走,既然如此,他乾脆就讓房元凌來領路。

方才塔外的鐵鍊也是,鐵鍊的存在是來防止對塔不利的人闖入,他折斷鐵鍊卻被燙傷,就是塔拒絕他的最好證明。

即便如此,他還是必須進入這座塔內,畢竟他答應了御明,絕對不會讓房元凌出事。或許御明正是知道會變成如此,所以才讓他跟著房元凌吧。

但是,這些精靈為何要對房元凌如此執著?

「將汝交出,那麼,吾等就能赦免汝闖入聖地的罪。」

「高高在上的語氣真讓人討厭。喂,精靈們,你們可別小看人了,我是不知道房元凌對你們有什麼重要的,但是,他是活生生的人,與你們這些精靈是不同世界的存在。」

「汝違抗,即死。」

「那也要你們殺得了我才行。」

眼見交談之中沒有交集,尹子離立刻拋棄了好言相勸的方式,拿出了符咒,準備與對方打起來,但少女卻毫無知覺的微笑著,歪頭看向兩人,口中喃喃唸著的,仍是那句話。

「將汝交出,吾等就能赦免汝闖入聖地的罪。」

「元凌,你退後。」

尹子離對著身後的房元凌下達命令,但房元凌卻摀著嘴,搖搖頭。

他不想讓尹子離獨自面對精靈,並不是說他不相信尹子離的實力,只是,原本在跳水上芭蕾的那些泥人現在全都停止動作,轉過頭來看著他們,連少女身上的氣也變得危險起來。

能夠看見「氣」的他,可以從不同的「氣」當中察覺出對方的感覺,例如說謊、無奈,甚至是生氣。剛才明明像是風一樣輕飄飄的氣,如今全都朝少女的方向集中,變成了一團軟綿綿的東西,環繞在少女的身體四周,而這股溫柔的氣,因為這樣而增添了一絲可怕的感覺。

看著少女,房元凌很不安,腦內閃過逃跑的想法,但是他卻不能把尹子離一個人留在這裡不管。

「你立刻離開這裡,事情有些不對勁……別擔心,只要你不開口說話的話,他們就感覺不到你的存在。」

房元凌聽得出尹子離也感覺到不妙的氣氛,所以才打算讓他逃跑,看來他們兩個人的想法是一樣的。

他把手放了下來,張開口,想要拒絕尹子離,但是卻被忽然轉過身來的尹子離給摀住了嘴,隨即迅速的在他的胸前貼上一張符咒。

瞬間,眼前閃過一片白光,就像是剛進入洞穴時那樣,刺眼得令他睜不開眼,直到白光漸漸從面前消失之後,他才趕緊睜開眼睛。然而,他卻已經回到了鎖妖塔外。

「尹……尹大哥……」房元凌錯愕不已的站在原地,回神過來之後,他馬上就要衝進塔內,但是他衣服卻被人從後面拉住。

「別進去、別進去!裡面危險啊小哥!」

「可是尹大哥他……」房元凌氣憤地轉過頭來,看著緊拉住自己的衣服不放的魂蟲,著急地說:「尹大哥他一個人留在那裡有危險!」

「他不會有事的啦,相信俺吧,只不過他沒辦法從塔裡離開罷了。」

「離不開就已經很嚴重了!」

「別激動,小哥你冷靜點,俺又不是說他永遠都出不來了。」魂蟲看見房元凌朝著自己大吼大叫,慌張地繞著他飛了兩圈後,用短肥的小手摸摸自己的臉頰,一邊抹著汗水,一邊說:「這座塔的地下被那些山精給占領了,在山精所在的地方,是無法消滅山精的,不過,山神能夠控制山精,如果小哥去找山神談談的話,山神或許會願意讓那些山精把他放出來。」

「山神……可是我要去哪裡找山神……」

房元凌一臉茫然地看著魂蟲。

最近就只有妖怪和幽靈跑來找自己的經驗,他從來就沒有主動去找過,突然之間要他去找這座山的山神什麼的,難度也太高了。

他不像尹子離那樣,對這方面的事情瞭若指掌,這樣的他要去找山神,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看著房元凌面有難色的模樣,魂蟲又繞著他飛了兩圈,說道:「去問問這裡的土地公吧,就去剛才那間土地公廟問問。」

「咦?去土地公廟問土地公……問題是土地公……見得到嗎……」

見過幽靈、見過妖怪,還見過一堆稀奇古怪的東西之後,對於土地公是不是真的存在這種事情,房元凌早就已經不足為奇了,只是他擔心,土地公真的是想找就找得到的嗎?

如果找不到土地公,那麼尋找山神的線索不就馬上斷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