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作品為耽美BL小說,不喜勿入~

於是他闔上書本,拉緊身上的披衣,來到阿金的面前。

仰頭看著將長髮批在肩上,裸露出胸膛的單易禾,阿金面帶笑容的對他張開了雙手,但是單易禾卻是臉色一暗,然後就伸出腳,用力的朝他跨間踩下去。

阿金頓時痛得臉色慘白,捲起身體朝旁邊縮著,接著就被單易禾一腳給踹離床,滾到牆角去。

此時,幽魂們又飛了出來,擔憂的環繞在阿金的身旁,而幾隻幽魂則像是站在單易禾這邊一樣的,停留在他的肩膀左右兩側,看著倒地抖動的阿金。

把麻煩人物搞定了之後,單易禾攤開棉被躺在床上,背對著好不容易從地上撐起身體來的阿金,冷冷道:「你不准給我過來,聽見沒?」

「這麼冷的天氣,一個人睡會失眠的,還是多一個人的體溫會比較好吧?」

「你給我閉上嘴。」

「……是。」

幽魂們圍繞到旁邊的燭台上,將燭火熄滅。而一些幽魂則是拿了個毛毯,披蓋在被冷落的阿金身上。阿金抬起頭來對幽魂們以笑代替感謝之後,重新將視線放在背對著自己的單易禾身上。

不知道為什麼,即使被單易禾如此無情的對待,他還是會想留在單易禾身邊。他總覺得單易禾給人一種孤單的氣息,讓他不自覺得想陪伴著他,就算他對待自己的態度如此冷漠,他卻一點也不覺得厭煩。

就在他垂下眼簾,打算好好歇息,明早再起來繼續跟單易禾奮鬥的時候,突然一陣強大的妖氣出現在紙門外頭,頓時讓敏感的阿金推開毛毯,打算站起身來--

「別動。」

單易禾突然間背對著阿金說著,讓原本想站起來的阿金停下了動作,不解的緊皺著雙眉,盯著躺在床上的單易禾看。而他的身體,也隨著單易禾的命令,慢慢的坐回地上去,但他卻依然對紙門外的強大妖氣提高警覺。

他並沒有開口問單易禾阻止他的原因,只是悄悄隱藏起了自己的仙氣,並且稍微釋放出一些妖氣,來給對方做個警告。但是他的作法,卻讓單易禾翻了個身轉過來,用著憤怒的雙眸瞪了他一眼。

接收到單易禾充滿殺氣的雙眼,阿金只是裝做一臉無辜的看著他。

然而在兩人用眼神對話之後沒多久,紙門外的妖氣也已經消失不見了。

一度確認過那妖氣已經遠離這裡之後,單易禾才翻開了棉被,坐起身來,望著紙門深深嘆了一口氣,看似有些無奈的樣子。

「為什麼沒讓我出去把那擾你清夢的人給撕了?」

阿金不明白的問著,因為單易禾的反應,似乎是不想讓那突如其來的人知道自己的存在,看起來,單易禾應該是認識那個妖氣的主人才對。

而且能夠如此容易的進出單易禾所製造出的結界,對方一定不是什麼普通人物。

單易禾轉過頭來看著阿金,說道:「笨--蛋,我這可是在保護你。」

「有什麼好保護的?難道你忘了嗎,我可是隻仙狐。」

「是仙狐又怎樣?我知道你們狐狸都很高傲,但是高傲也要用對地方。」

「你這句話有著很強烈的以偏概全觀念啊……」

「哼,這是觀察你所得到的結果好嗎。」

「我都不知道,原來你這麼注意我。」

「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可是一天到晚都想把你敢走,所以當然要好好觀察你,才能找到辦法啊。」

阿金真為自己感到悲哀,沒想到單易禾就這麼想趕走他,但他也沒有在意太久,直接擅自將單易禾的這番話當成了「他在害羞」的反應。

眨眼看了會單易禾撇過頭,不願意住自著自己的模樣後,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剛才那股妖氣……你知道是誰造成的嗎?」

撇開了原先與單易禾鬧著玩的態度,阿金直接問著,但是單易禾卻馬上躺回床上去,一點也不想提起這件事的再度背對著阿金。

見到單易禾馬上就對他的問題裝死,阿金馬上揮開了身上的毛毯,跨步來到單易禾的床邊,整個人撲倒在他身上,逼單易禾看著他。

但是單易禾卻緊閉著眼睛,側著身體,就是沒把阿金當一回事。

阿金雙手手掌放在單易禾的左右兩側肩膀上面,撐著自己的身體,低頭看著緊閉雙眼的單易禾,見到單易禾不但沒理會他,還繼續裝睡,阿金的雙眉立刻緊蹙在一起。

「你不告訴我的話,那我就自己把原因找出來。」

單易禾還是沒說話,讓阿金對他自言自語。

知道單易禾根本就還醒著的阿金,看著就是不願意開口跟他說明原因的單易禾,原本緊皺起的眉頭,突然間無力的鬆了開來。

他垂著頭對單易禾說道:「我看你根本就認為我沒那個本事,把那妖氣的主人給揪出來,對吧?」

「你知道就好。」單易禾睜開了眼睛,轉身平躺在阿金的身下,雙手突然伸起來,「啪」的一聲打在阿金的額頭上,「別管我的事情,不然你會害了我的。」

「你這什麼意思嘛……難道你就不能多多依賴我一些嗎?」

「要我依賴你這隻笨狐狸?」單易禾不以為意的說道:「我這輩子從來就沒有依賴過任何人,我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自己單獨生活在這世界上。不過自從你出現之後,我的生活步調似乎都被你給打亂了。」

「這也沒辦法啊,誰叫你總是給我一副孤單樣,讓我離不開你嘛。」

聽見這句話的單易禾,先是驚訝的瞪大了雙眼,隨即立刻壓低雙眉,握緊拳頭朝阿金的頭頂上敲下一拳。

「你說誰孤單了!我看是你太閒沒事做,才會有這種幻想的吧?」

「我說的事實話啊。」阿金單手摸著被單易禾打中的地方,眼角含淚的說:「我是為了你好,所以才會特地來陪你的耶。」

「最好是。」單易禾把雙手放回棉被裡面,側身躺在床上,閉著眼睛,想要來個「眼不見為淨」,但是他卻感覺到那原本壓在自己身上的人,此刻卻倒臥在自己的身旁,不但用雙手緊緊把他緊抱在懷中,還將頭貼在他的背上磨蹭著。

單易禾臉色發白的用著顫抖的口吻說道:「你這傢伙現在在幹麻?」

「在睡覺啊。」

「那就給我到角落去!」單易禾伸出手掌,推著阿金的下巴,硬是把他從自己身上推開來。然後轉頭對著門外說道:「喂!你們幾個,快點來把這隻笨狐狸給我移到角落去!」

原本應該在單易禾的命令生中出現的幽魂,此刻卻沒有如單易禾所想的穿過紙門,來到他面前。而這時單易禾才慢了半拍的發現到,自己家裡似乎有些異常的寧靜,而且似乎也感覺不太到那些幽魂的氣息。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