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懿堯在一片白光中醒來。

他發現自己躺在柔軟的床鋪,蓋好被子,舒舒服服地躺著,就像每天早上睡醒那般,由陽光喚醒。

要不是他依舊記得被手臂纏繞的觸感,他真的會以為那是場夢。

「醒來了?真可惜,我還想著要給你一個吻。」

封七的聲音讓他驚訝,正想找人,就發現封七貼過來,把他壓倒在床上。

看到那張令人火冒三丈的笑臉,顧懿堯非常確定這個男人就是封七本人沒錯。

「風景真不錯。」封七看到他生氣的皺眉反應,並沒有停手,「看來你有聽見我的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顧懿堯只想搞懂這個問題,「你到底在那個房間裡發生什麼?」

封七起身,將他從床上拉起來。

這時顧懿堯才注意到,原來他們還在鬼屋裡,他躺著的那張床,正是封七消失的那個房間裡的。

「我不是已經……奇怪,牆上的洞什麼時候補好的?」

「這是那棟鬼屋的平行空間,和遊戲內的模樣不同,所有的東西都無法破壞。」封七邊說邊推桌上的花瓶,說也奇怪,那個花瓶竟然像是被黏住,動也不動。

顧懿堯照著封七的動作,去觸碰花瓶,確定他不是在開玩笑。

「遊戲裡居然有這種地方。」他相當訝異,這樣的事情簡直前所未聞。

「所以那些惡意玩家才能躲過維安人員還有網路警察的視線,在遊戲內搗亂。」封七倒是很快就接受這個事實,不忘提醒:「話說回來,關於打賭是我贏了哦,這裡算是我找到的。」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惦記著我跟你打賭的事。」顧懿堯才不想跟他較真,「不管怎麼說,這個地方很危險,我們得趕快跟團長他們報告才行。」

「我也很想,但這裡似乎有東西能阻斷與遊戲內的通訊,就連維安人員使用的特殊頻道也被封鎖。」

「不過武器倒是沒什麼問題。」顧懿堯拿出洗衣球,他可以感受到自己與洗衣球之間的聯繫還在,能夠隨時使用它們。

「是啊。」封七也同意。

這時,黃色的梟穿過牆壁,停在封七的肩上。

顧懿堯曾見過這隻梟,是封七的武器型態之一。

「我稍微調查了房間外部,還有整棟房子的情況,看來這裡除了我們之外沒有其他人。」封七攤開掌心,梟變回骰子的模樣,「不過這對我們來說並不是好事。」

「說的也對,沒人的話表示沒辦法問清楚這裡的情況。」封七貼近顧懿堯的耳朵,「不過這樣對我來說也不錯,能跟你共處一室。」

顧懿堯不想理會他的言語騷擾,認真思考著這個鬼屋的設計。

他是遊戲設計師,設計的東西不單單只有劇情,當然也包含遊戲內的程式,這棟鬼屋對他來說,不過是堆程式碼。

「只要是透過遊戲公司的伺服器登陸,就能確定我們還在遊戲中,雖然不敢確定,但我已經大概猜到這棟鬼屋是怎麼回事。」

「哦?」封七抬高眉毛,「你對實境遊戲如此熟悉,看來不單單只是因為對遊戲的熱情,還有工作的關係。」

「我雖然不是編寫實境遊戲,但遊戲終究還是遊戲,不會差多少。」

「那麼,能告訴我你的想法嗎?」

顧懿堯點點頭,「我在猜,這裡應該就是我們在調查的惡意玩家,利用自己的角色屋作為基礎而設計的。」

「角色屋……原來如此,怪不得遊戲公司老查不到他們的行蹤。」封七能明白顧懿堯的意思,但是不確定這種事有多少成功機率。

「從你的專業角度來看,能做得到?」

「可以。」顧懿堯非常確定,卻也下了重口,「但這就表示,對方是遊戲公司內部的人。」

實境遊戲的安全程序相當嚴謹,尤其是更動遊戲內的程式設定,都是需要權限的,能做到這種修改的只有遊戲公司內部的人。

也就是說,他們要調查的對象,打從一開始就是遊戲公司裡的程式編寫員。

「把這裡做成鬼屋的模樣,再把消息放出去,就不會有玩家靠近,也就成為他們最佳的藏身地點。」封七不太高興,「難道一尺水就是因為發現這棟鬼屋的秘密,才會被那些人綁架嗎?」

「很有可能。」

「那麼那些鬼手……」

「是通往內部的通道,普通玩家看到的話根本不會想被抓住,人的本能是逃跑,只有知道那些東西是什麼的玩家,才會乖乖被抓。」說到這件事,顧懿堯不禁感到好奇,「話說回來,你又是怎麼被鬼手抓過來的?」

封七當時在房間裡發生什麼,顧懿堯很在意,更別說房屋竟然還特別隱藏房間的存在,害他找不到人。

聽見他的問題,封七只是笑了笑,「不小心被絆倒,然後就被抓過來了。」

顧懿堯不笨,他聽得出封七只是隨口說說,根本沒有要跟他坦白的意思。

封七竟然不想說,他也不勉強,這男人口風很緊,只要他沒那個意思,就絕對不會開口。

當時絕對有人跟封七待在一起,他一定要找出是誰。

「房間內沒人正好,我們可以看看那些惡意玩家在這裡藏了什麼,既然會用到這層保護,就表示這裡是他們的贓屋。」

顧懿堯開門走出去,果然發現這裡的模樣與鬼屋沒什麼不同,只不過看起來比較光亮,氣氛也沒那麼可怕。

撇除那些問題不說,這棟房子確實很漂亮。

他跟封七在房子裡隨意逛著,與他的小心翼翼不同,封七倒是顯得很自在,甚至擅自使用廚房裡的東西,開始泡茶、做些果醬三明治。

「雖然遊戲裡的食物沒辦法讓現實的你填飽肚子,但還是能夠品嘗到美味,順帶補充你的血條。」

直到封七這麼說,顧懿堯才注意到自己的血條有掉。

他接受封七的好意,叼著三明治。

「你為什麼好像在逛自己家似的?」

「在你來之前,我就已經先看過了,而且我的武器才調查過,牠不會遺漏任何線索。」

「所以你才會大膽跟我賭,要我找出你沒發現的線索。」顧懿堯不喜歡他把所有事情全部掌握在手掌心的態度,「鬼屋的事情,要不是因為我的關係,你也不會發現,所以有一半功勞應該算我的。」

封七愣了下,忍不住笑出來。

「沒想到你意外的孩子氣,連這種事情也要跟我爭。」

「這是當然啊!我說的又沒錯……」

封七放下茶杯,利用自己比他高大的身材,將他壓倒在沙發上。

「你就這麼想讓我聽你的命令嗎?」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