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七隨著顧懿堯進入屋內,在他們關上門之後,便再也聽不見外面的聲音。

這棟鬼屋與世隔絕,窗戶外沒有風景,而是藍天白雲,看不見城市的模樣。

「『鬼屋』內應該還有什麼特殊設計吧,你沒有在報告內說明。」

「沒有,這棟鬼屋就跟遊戲中的角色屋差不多。」

「也就是說它沒有多餘程式,嗯,不難理解。設定越繁複的話反而越容易被注意,簡單明確才是隱藏它的最好辦法。」

顧懿堯抬頭望著眼前的Y字型樓梯,「那麼,這棟房子內的模樣跟你和一尺水當時去的地方,有沒有不同?」

「你是想問,是不是同一間房屋?」

「嗯。」

封七明白他的意思,但是不能保證,只好用曖昧不明的方式回答:「看起來沒有不同的地方。」

「……『看起來』嗎。」顧懿堯朝他翻了個白眼,嘆口氣,「是你把我拉進來,希望我能協助你調查的,如果你有所隱瞞,我就算再厲害也沒辦法幫上忙。」

封七勾起嘴角,「你確實聰明,我沒看走眼。」

「喂,意思是你一開始覺得我很笨?」

「更正確的來說,應該是覺得你很可愛。」

「把我變成『可愛正太』的罪魁禍首不就是你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封七靠近顧懿堯,讓他往後貼在牆壁上,笑道:「我說的當然是你這個人,小堯。」

顧懿堯滿臉通紅,被他這麼認真一說,反倒不好意思。

他別開眼,試著把封七推開,卻怎麼樣也推不動。

「喂,我說,現在我們可是兩人獨處喔。」

「你你你、你別亂來!我很認真在幫你找人,而且這裡還是那些惡意玩家的地盤!」

眼看封七越靠越近,自己又無力反抗,總算發現危機意識的顧懿堯,開始擔心自己是不是真的會被他吃掉。

就在他想要叫小黑出來替他解圍的時候,二樓傳來了重物墜落的聲響。

封七愣了下,回頭張望,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放棄調戲顧懿堯,往二樓飛奔過去。

「什……喂!給我等一下!」顧懿堯還沒辦法這麼快回過神,腦袋還沒來得及思考,雙腿已經開始行動,跟著追過去。

他氣喘吁吁的看到封七跑進走廊最底的房間,才想跟過去,就發現自己的腿被什麼東西抓住,沒辦法行動。

低頭往腳踝一看,臉色瞬間慘白。

因為抓住他的,是白皙到像是沒有曬過陽光、血管被抽離的手。

「哇、哇啊!」顧懿堯嚇得跌坐在地,再次睜眼,發現那隻手已經消失不見。

他嚇得滿頭大汗,根本搞不清楚剛才發生什麼事。

難道說,是他自己看走眼嗎?

「鬼……屋嗎……」他喃喃碎念,嚥下口水,「看來替這地方取名為『鬼屋』,並不是因為它神出鬼沒。」

遊戲當中的幽靈設定,他是見過,但通常這種NPC,只會在慶祝活動的時候出現。

不,不對,非主流Online本來就是一款超出實境網由限制的特殊遊戲。

當初他會對這款遊戲如此好奇,正是因為想要理解它、研究它。

「看樣子它不單單只是以特殊升級設定,與獨特的遊戲背景為主力。」

想到可樂搖滾以及失蹤的一尺水,加上他絕對不可能看走眼的那隻手,顧懿堯認定一件事。

這款遊戲,肯定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封七那傢伙到底是發現什麼,居然沒出來看一下我的狀況,虧我還叫得這麼慘。」顧懿堯為了讓自己鎮定下來,故意把封七的名字掛在嘴邊,「我可是他的搭檔,哪有對搭檔置之不理的道理。」

他重新站起,來到走廊最底,但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封七明明是轉這個方向進入房間,然而現在他卻什麼也沒看到,出現在眼前的,只有掛著畫的牆壁。

「什麼?」顧懿堯不由得愣住,「這是怎麼回事?」

這面牆不像是有機關的地方,再說,他剛剛明明有看到封七開門進房的動作,怎麼可能眨眼的時間,那扇門就消失不見?

顧懿堯意識到危險的同時,也發現到一個事實。

當初只有一尺水失蹤,很不合理。

如果兩個鬼屋是同一棟,那麼──為什麼只有封七一個人順利離開?

「……這下糟糕,那些人接下來的目標,是封七。」

他不該讓封七離開自己的視線,這麼簡單的問題,他早就應該注意到。

一尺水和封七是真正到過這棟鬼屋的維安人員,也是處境最危險的,他能理解,為什麼緋雪之前會對封七那麼生氣,總要他別到處亂跑。

在重新上線,試用新角色以及測試新武器的時候,他收到緋雪的留言。

緋雪希望他無論如何都不要放封七獨自一人,當時他還不確定為什麼,以為只是因為封七太過特立獨行,緋雪怕他不理他,才會這麼說。

現在看來,他真是大錯特錯。

「就算看不見,也不過是被臨時遮蔽。」他拿出紅色洗衣球,捏緊在手中,瞬間化為一把閃亮紅光的長刀。

顧懿堯將眼前的牆壁從右到左切開,不出所料,這面掛畫的牆壁漸漸變得模糊,在他左右兩側倒下。

那是兩片木門,隱蔽的房間,就這樣輕鬆被顧懿堯打開。

他大步跨進去,卻找不到封七的身影。

房間內只有碎成一地的花瓶,以及佈滿整個天花板的黑色球體。

 

『出去,離開這裡。』

 

那些黑色球體用沙啞的男音,不斷重複這句話。

顧懿堯已經確切感受到它們的敵意,就跟那隻絆住他的手一樣,這棟房子的目標果然只有封七一人。

他將長刀向下揮,將地面切割出裂痕,明顯表示出自己的意圖。

「把封七交出來,否則,別怪我拆了這間房子。」

黑色球體仍舊重複著同樣的話語,但它們卻從中發出紅色光體,接著變化成蝙蝠的模樣,撕牙裂嘴的衝著顧懿堯發出尖銳的叫聲。

顧懿堯將手中的長刀往上空扔,長刀分化成無數,一個彈指就將這些蝙蝠插成肉串。

蝙蝠們變成青綠色程式碼消失,但那個聲音卻始終沒有離去。

『出去,出去,出去!』聲音越來愈大聲,就像是這棟房子在說話。

「把人還給我,不然我不會離開。」

『那麼就死!』

顧懿堯切開的們重新被牆壁填滿,地板伸出無數隻蒼白的手,緊緊抓住顧懿堯的雙腿。

眼前的畫面就像是身處於鬼片之中,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就算身為男人的顧懿堯,也忍不住背脊發涼,可比起害怕,他有更重要的目的。

紅刃長刀全數凝聚起來,重新回到他的手中,他揮砍的動作快到只留下紅色殘影,兩三下就將這些手砍斷。

他蹲在床上,思考怎麼離開這個房間,然而不只地面,房間四面牆都被手臂佔據,就像是在方塊中的絨毛,軟綿綿的揮動著。

被他砍斷的那些手,也都恢復原狀,沒有留下痕跡。

「嘖,看來攻擊不是辦法。」正當他思考該怎麼對付這些能夠不斷重生的手臂時,他注意到這些東西不會靠近地上的花瓶碎片。

他看了眼,思考半晌,接著把床鋪的棉被還有枕頭全部往地上扔。

果然不出他所料,那些手閃了開來。

「這些手能重生的點似乎只有房屋本身。」發現這點的顧懿堯,露出笑容,踏著棉被與枕頭,全身披著床單,快速切開眼前的牆壁後,用盡所有力氣撞下去。

牆壁簡簡單單就被撞出大洞,接著拔腿衝向樓梯,直接從二樓扶手飛跨出去。

那些手緊追在後,不抓到他不罷休,但顧懿堯可沒打算被這些傢伙囚住。

他收起紅色洗衣球,拿出藍色。

在落地的瞬間,張開透明的屏障,將自己完全包圍。

那些手被擋在屏障之外,不斷敲打,從裡面往外看,怵目驚心。

顧懿堯可沒時間待在這,他摸著屏障,將它反向包覆住整棟房子。

手臂被困在屏障底下,動彈不得,能自由行動的顧懿堯蹲下來看著它慢慢縮回房屋裡,鬆了一口氣。

「得快點找到封七才行。」

他的新武器確實比那根藤拍子好用多,只不過,力量大的武器相對的限制也多。

三顆洗衣球各有不同的使用方式與能力,紅色的能變成任何武器進行攻擊;藍色的則是能夠形成絕對屏障,任何外力都無法攻破。

可是,三顆洗衣球無法同時使用,一次只能使用一種力量。

他現在啟動了藍色洗衣球,只為壓制這棟屋子攻擊他,可是要是現在受到其他攻擊,他可沒辦法應付。

時間拖得越久,對他越不利。

「似乎沒辦法把小黑召喚過來,真棘手。」從剛剛開始,顧懿堯就嘗試和小黑取得聯繫,卻被干擾,沒辦法如願。

「喂,快告訴我你把封七帶去哪了,我保證找到他就會立刻離開這棟房子。」

他質問被壓制無法攻擊他的鬼屋,但是剛才那低沉沙啞的聲音,卻始終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總之,就是那間房。封七肯定在那。」他想著要回去房間調查的時候,突然聽見細微的聲音,在他耳邊低語:「在裡面……」

顧懿堯嚇了一跳,回頭張望,卻什麼人也沒看見。

這聲音與剛才沙啞的男音不同,不是這棟鬼屋在跟他說話。

而且聽起來,和封七有點像。

「……怎麼回事?『在裡面』是什麼意思?」

他低頭看著腳底那些被擠壓、扭曲的手臂,浮現出討厭的預感。

「別告訴我是這個意思。」

他實在不喜歡自己的想法,可是,那個聲音貌似是這個意思。

於是他深吸口氣,做好心理準備後,將覆蓋在整棟鬼樓的屏障收起。

所有的手臂撲上來捲住他的身體,他可以感覺到冰冷的觸感以及快要窒息的痛苦,接著他的意識便漸漸模糊,直到失去知覺。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