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七叫出的資料裡,有註明一尺水最後出現的地點,就算沒有封七帶領,他也能夠知道在哪裡和他會合。

當他騎著小黑,來到目的地的時候,封七再一次早他一步出現在那。

顧懿堯露出嫌惡的表情,降落在附近的空地上,與封七保持小段距離。

「那個男人還真自戀。」把兩人對話全聽進耳中的小黑,難得替顧懿堯抱屈,「被他看上,你還真無辜。」

「我也不曉得他到底喜歡我什麼,他那樣做反而會讓人想逃。」

「可是你不是很想逃的樣子。」

小黑一語道破顧懿堯不想面對的事實,讓他心裡一緊,下意識用力拍小黑的背,要他別再多嘴。

無辜吃了一掌的小黑,扁嘴道:「喂,我可不是你的沙包。」

「不想當沙包的話就乖乖當寵物。」

只給他兩個選項,小黑也只能無奈接受。

一尺水最後消失的地點,是三十等的地圖。

這裡是整個遊戲裡唯一有等級限制的地圖,同時玩家聚集的數量也最大。

封測目前只開放到四十五等,也就是說,必須突破這裡才有辦法進入到最後的封頂階段,只可惜目前能做到的玩家,只有個位數字。

對許多玩家來說,這是怎麼樣也必須橫跨的障礙。

「你的寵物很受矚目呢。」封七並沒有在顧懿堯降落後,馬上過來和他會合,而是稍微花了點時間。

顧懿堯並沒有問他這段時間去做什麼,倒是因為小黑成為目光焦點的事情,而感到自豪。

「當然,我的小黑是最棒的!」

被顧懿堯這麼讚美,小黑也滿臉通紅,害臊地別開眼。

「你、你不害臊的說什麼話!」不知道是不是想掩飾,小黑頭也不回地飛走,離開前還不忘大聲提醒:「有事記得叫我!最好是不要給我擅自扯上什麼危險事!聽到沒!」

顧懿堯讓小黑自由離去,反正他知道小黑不會離他太遠。

但是只剩下他跟封七,讓他有些尷尬。

「一尺水是在這個地圖失聯的吧?」

「嗯。」

封七並沒有像平常那樣騷擾他,臉上笑容盡失,看得出他非常認真看待這件事。

他的態度讓顧懿堯忍不住脫口問:「我還以為你只對我執著,沒想到對一尺水也是?」

話才剛說出口,他就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因為他看到封七用訝異的表情回頭望著他。

「這是吃醋嗎?」封七重拾笑容,「原來你這麼在意我跟一尺水的關係。」

「什麼?我沒……你、你別往自己臉上貼金!」

顧懿堯想否認,卻又沒辦法,他自己也覺得剛才的話聽起來很不對勁。

是不是他也被封七感染,腦袋變得不正常?

還沒回過神,封七就已經湊過來,摟住他的腰,在他的額頭落下一吻。

顧懿堯全身像是被電到,連忙推開他,但封七卻硬纏著他不放。

「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黏著我!」

「沒辦法,因為我太開心了。」封七笑嘻嘻,「我還以為只有我這麼想,沒想到小堯你也在意我。」

「我才沒在意你!」

「你很好奇我跟一尺水的關係不是嗎?這就表示你多少意識到我。」

顧懿堯真的是百口莫辯,他怎麼這麼笨,挖坑給自己跳。

這下可好,他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

「我好奇是因為無機夜他們說過,你很少對人感興趣。」

「確實是這樣,但一尺水不同。他很厲害。」

就算顧懿堯和封七認識時間不常,也能明白,封七並不是會隨便誇獎別人的人,更沒辦法否認,此刻內心的不愉快。

他故意隱瞞自己真正的心情,繼續追問:「如果他真的如你說的那般厲害,為什麼還會失蹤?」

「這就是我們要調查的事情了。」

「……你難道沒想過,他都沒辦法打贏的對象,會是多麼危險的敵人嗎?」

封七笑道:「沒想過。」

顧懿堯不這麼認為,但他沒有點破。

他已經接下封七的挑戰書,靠自己找出封七遺漏的線索。

封七既然會這麼說,就表示他懷疑自己可能漏了什麼,否則不會說得那麼確切。

這也是顧懿堯覺得古怪的地方,但他沒有多想。

一人能看到的視野有限,封七要他的意思,就是想確認心中的疑慮是多餘還是合理懷疑。

「在上線前,我已經先跟團長那邊問了許多關於一尺水的事,你應該知道吧?」

「團長有跟我提過。」

「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理解的,如果你不介意,我希望接下來的調查由我主導,你只准看、不准開口。」

「……悉聽尊便。」

封七這麼聽話,反而讓顧懿堯有種不祥的預感,但是能得到他親口承諾,他也比較安心。

「一尺水當時在進行某個調查,而且還是和你一起,你是最後見到一尺水的人。」顧懿堯邊說邊帶著封七走到這個地圖的城市中心,在熱鬧非凡的交易市集邊緣,有座破爛的兩層樓房子,看起來相當突兀。

沒想到看到這棟房子的封七,露出驚訝的表情,彷彿見到什麼不該見到的事物。

顧懿堯沒注意到他的臉色,繼續說道:「根據GM的回報,那些惡意玩家似乎就是把這裡當作據點對吧?」

「你是怎麼……」

「怎麼找到這棟房子的?很簡單。」顧懿堯用食指輕敲自己的腦袋瓜,露出自豪的笑容,「遊戲內的玩家是最好的情報來源,我不過是把關於這棟鬼屋的情報以及他曾經出沒的地點,全部列出來而已。」

「你就用這個方式判斷出它的下個出現地點嗎?」

顧懿堯的調查能力,確實出乎封七的意料之外,讓他更加相信自己沒有看走眼。

就連他們維安人員,也是花了不少時間與力氣,才找到「鬼屋」的出沒地點,而在一尺水失聯後,更是完全沒有關於「鬼屋」的消息。

所以當他看到出現在眼前的熟悉房屋,才會如此訝異。

沒想到顧懿堯竟然能在這麼短時間,完成他們必須花好幾天才能做到的事。

「系統是死的,人腦是活的,『鬼屋』的出沒方式不過是個程式輪迴,只要找出它的規律性,不難判斷。」顧懿堯倒是認為自己沒做什麼能讓他驚訝的事。

他協助身為網路警察的朋友,抓這些惡意玩家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那些人的犯案手法大同小異,他早就已經見怪不怪。

在遊戲內被稱為「鬼屋」,不定時出現在地圖各個角落的神祕屋子,對他來說不過是幾行程式碼。

可別小看他玩遊戲的資歷,他可不是單純享受遊戲內容而已。

「自從我和一尺水闖入後,我們就算再努力也找不到它,小堯,你真的很厲害。」

顧懿堯推開屋子的大門,沒好氣的對他說:「再怎麼說我也是名遊戲設計師,了解其他實境網遊裡面的設定、學習它們的編寫方式,是我的工作內容之一。」

顧懿堯真心感到悲哀,看來他從頭到尾都被封七小看。

他好歹也是個社會人士,怎麼能被年紀小的封七看扁!

藉由這次機會,他得讓封七見識見識,身為年長者的霸氣。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