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維安人員基本上是潛伏在玩家當中,和普通玩家沒有什麼不同,但他們每隔一段時間就必須向團長回報,如果有特殊情況發生,就會以兩人為一組,分頭進行調查。

例如,一尺水失蹤的現在,變是所謂的「特殊情況」。

顧懿堯接受團長委託,「暫時」替代一尺水的位子,也好意的告訴他,和一尺水搭檔的團員是誰。

當下聽見那個名字的時候,顧懿堯真的很想拒絕,直到團長和他說了關於一尺水的事,他才作罷。

 

『我知道你不想和封七搭檔,是因為怕他騷擾你,但我跟你保證,封七個性雖然自我、隨興,但他不是個公私不分的人。』

『這跟我認識的封七不同,團長,你確定不是其他人登入封七的帳號,給了你錯誤的認知嗎?』

『哈哈哈!小堯你還真有趣。』

『我是認真的。』

『封七確實是個令人頭痛的孩子,但我跟他認識很久,他不是那種人。況且,只要我邀請,他基本上都會答應接下這份臨時工,擔任遊戲維安人員的職務,真要說的話,他其實也算是個老好人。』

『什麼?原來他不是正職?』

『他只是打工小弟,雖然他的技術比正職還好,但他還是個大學生。』

『……這還真是令人意外。』

 

顧懿堯回想著與團長的對話,帶著小黑來到會合地點。

一身白衣的封七早就已經在那裡等他,與他對上視線的瞬間,露出的笑容,讓他的心臟差點漏跳一拍。

是因為總是在想封七的事情嗎?見到本人的瞬間,反而讓他有點不知所措。

「午安,小堯。」封七笑嘻嘻的和他打招呼,「沒去圍觀你的面試情形,真是可惜,聽說你讓在場的團員留下相當深刻的印象。」

「我不過是去打遊戲而已,又沒做什麼。」

「我們團裡的人都是遊戲同好,你連破七台遊戲機的紀錄,怎麼可能不被他們崇拜?」封七抬起手來,輕觸顧懿堯的臉頰,「拜託你,可別讓其他人太過注意,我就算脾氣再好,也是會吃醋的。」

被封七碰觸的瞬間,顧懿堯反射性的向後退開,閃避他的手。

封七愣了下,顧懿堯也被自己的反應嚇到,一時想不出藉口。

但是,封七並沒有追問原因,而是把手收回。

「團長給你的新角色,很適合你。」

「是、是嗎。」

「看起來就像是十幾歲的年輕人,別人絕對看不出你已經是社會人士。」

顧懿堯青筋浮現,「別讓我一見到你就想出手扁人。」

他氣沖沖的說著,笑也不笑。

封七並沒有像平常那樣調戲他,保持著笑容,「心情放鬆多了?」

這瞬間,顧懿堯才反應過來。

原來封七並沒有和他吵嘴的意識,而是看出自己內心的緊張,才會故意這麼說。

意識到這點的同時,顧懿堯覺得非常不好意思。

「你怎麼會注意到我在緊張?」

「那是因為我一直在看著你啊。」

顧懿堯突然覺得毛骨悚然。

他搔搔頭,不想再討論下去,他有預感會惹來一肚子火。

「團長只跟我說要我和你搭檔,調查一尺水的事情,以及給我他失聯當時的相關資料與情報。」

「那些資料你已經讀完了?」

「嗯,畢竟這是工作。」

「工作嗎?看來你已經相當有維安人員的架式。」

「我可不是維安人員。」

「事情結束後,我有的是能把你留下來的辦法。」

「你別做些蠢事,替團長惹麻煩。」

就算是個變態大叔,他仍舊是維安人員的團長。

公私分明的顧懿堯,可不希望封七犯傻。

「我當然不會這麼做,再說,團長只是單純地相信我的判斷以及意見罷了。」

顧懿堯絕對不相信,在腦袋瓜裡猜想著是不是封七握有團長把柄之類的可能性,根本不把他的話當真。

「我們趕快把事情解決吧,這樣我才能自由自在地玩遊戲。」顧懿堯只有這點要求,畢竟他本來就是來玩遊戲的,壓根不想把玩遊戲當成工作。

封七也有同樣的想法。

「當然,一尺水的事情不能拖,能盡快解決是最好的。」

顧懿堯朝他翻了個白眼,「你手邊有什麼線索嗎?」

「有,但不多。」封七叫出系統螢幕,將一尺水的資料顯現給顧懿堯看,「這些資料我想團長應該已經給你看過了。一尺水是在三天前失聯的,當時我跟他正在調查遊戲內的惡意玩家。」

「這些傢伙,不是應該由網路警察負責嗎?」

顧懿堯對這個名詞並不陌生,因為他朋友就是做這行,加上他偶而會幫忙處理,自然略知一二。

封七見自己沒有解釋的必要,省下不少時間,直接切入重點。

「這家遊戲公司在準備進行『非主流Online』這款遊戲的封測活動時,曾收到不利於遊戲的警告,實際內容公司向我們保密,才會害我們毫無防備。」

通常來說,遊戲維安人員的工作和GM差不多,但他們負責的是玩家在遊戲內的情況,例如盜取帳號、冒用玩家身分進行詐騙等等,和網路警察的工作雷同。

可是,他們的權利並沒有網路警察大,要是遇到非警察不可的情形,還是會與網路警察聯繫。

默默維持遊戲內玩家之間的秩序,便是他們遊戲維安人員的職責。

但這次情況完全不同,因為被盯上的是他們。

「警告內容大致上是要讓遊戲無法公測,另外就是……宣告在以兩個月為期的封測時間中,完全佔有這款遊戲。」

顧懿堯對這聽起來很中二,實際上卻相當嚴重的威脅,有點意外。

「這應該要向網路警察報備才對,已經不是維安人員能處理的問題了。」

他聽到的,根本就是犯罪發言!

為什麼遊戲公司竟然還不聯繫網路警察,甚至如期開始遊戲的封測?

萬一有什麼意外,害封測玩家遇到危險怎麼辦!

實境網遊並非普通的網路遊戲,它是藉由機器與系統取得玩家意識,進入虛擬空間。

科技越是發達,危險性也越高,以實境網遊為主的犯罪問題以及危險,並不是沒有發生過。

但是,就算遊玩風險高,仍舊吸引不少玩家,實境網遊也因此快速竄紅,直到像現在這樣,變得普遍。

已經沒有人再提起過實境網遊的危險度,但是實境網遊的犯罪問題也沒有減少過,要不然他好友也不會這麼忙,還讓他去當百人斬,清理黑名單的玩家。

「對方為什麼要盯上遊戲維安人員?是因為不想針對警察嗎?」顧懿堯覺得奇怪,做這麼明顯的動作,難道就不怕被警方查到?

這款遊戲裡再怎麼說也是有網路警察的,加上現在是封測期間,玩家人數有限,挑在這時惹事,很容易就會引起注意,被找出來也不是難事。

「對方的想法,我們在這邊盲目猜測也不可能猜到。」封七嘆口氣,「其實,團長一開始也不知道這件事,要不是一尺水失聯,遊戲公司恐怕還不打算把這件事情說出來。」

「什……這遊戲公司也太惡劣!」顧懿堯氣得咬牙,越想越替他們抱不平,「我還想著這是款很特別的遊戲,對這間公司挺在意的,沒想到他們心腸這麼壞。」

「要是說出來的話,就沒有維安人員敢接下這份工作。」封七同樣不喜歡遊戲公司的做法,但既然已成事實,他們也只能接受。

遊戲公司不說,就是故意等他們來跳坑,對方再惡劣也得吞。

「團長為什麼會願意乖乖聽遊戲公司的話,不報警處理?」

「保密合約。」

「……嘖,真是讓人不爽。」

顧懿堯雖然只是臨時接下這份工作,與維安人員其他團員並不熟悉,還是忍不住替他們抱屈。

起先他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幫忙,現在倒是躍躍欲試。

「說吧,你打算從哪開始?」顧懿堯知道,封七肯定早就有想法,畢竟他不是吃虧後不會找人算帳的個性。

封七知道顧懿堯聰明,加上他對遊戲並不陌生,合作起來效果應該不錯。

他先是督了一眼被晾在旁邊的小黑,開口回答:「再一次去一尺水最後出現的地方調查。」

「再一次?」顧懿堯勾起眉,「重複調查的意思,是不想錯過任何線索嗎?」

「不。」封七果斷否認,「上次調查是我私下進行,這回是以維安人員的身分,而且我想看看,我的新搭檔是不是能找到我遺漏的情報。」

顧懿堯不是笨蛋,他聽得出封七的意思。

封七嘴上說著相信他、期待和他搭檔,卻還是要測試他。

「再次」的意思,就是想看看他能不能找到封七發現的線索吧!

他可不會被年紀小的人看扁。

「就這麼決定。」

「如果你能找到我沒發現的線索,我就給你一個獎勵。」

顧懿堯一點也不想要封七的獎勵,但他還是脫口問:「什麼獎勵?」

「當然是我。」封七毫不猶豫地回答,「我會乖乖把我自己送給你。」

「我、我才不要!」

顧懿堯想不出這個獎勵到底對誰有利。

這樣的話,和現在並沒有什麼不同啊!

他往後退開,拍拍小黑的肩膀,意識到顧懿堯想逃離這裡,小黑變回龍馬型態,展開翅膀。

顧懿堯跳上他的背,便振翅飛起,帶他消失在封七的視線內。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