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慢。」小黑百般不耐的坐在家裡,一看到顧懿堯進門,就發牢騷,「不是說只是去面試而已?為什麼花這麼長時間。」

「就算是玩家的寵物,也可以自由行動,你既然嫌我慢,怎麼不出去玩?」

顧懿堯才上線幾分鐘而已,連薄荷貓都還沒連繫,就先被小黑抓住。

他沒限制小黑的自由,畢竟他算是用半強迫的方式讓小黑成為自己的寵物,依照小黑神出鬼沒的行動力,他還以為除非他呼叫,不然小黑不會出現在他面前。

沒想到,一回到角色屋就見到他。

現在的他反而有種上班回家得到治癒的感覺。

小黑湊過來,雙手環抱胸口,不停在他身上嗅來嗅去。

顧懿堯眨眨眼,下意識伸出手摸他的頭。

「……你幹嘛?」小黑蹙眉,「我可不是什麼小狗小貓。」

「寵物就是寵物,我只是在盡主人的職責。」

「摸頭算什麼職責。」

「還是說你想摸別的地方?」

小黑頓時滿臉通紅,立即退後,「你你你、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你想到哪去?用不著這麼緊張,我只是說搔肚子之類的。」

意識到是自己想太多的小黑,對自己過大的反應生悶氣,明明是自己起的頭,卻裝做什麼都不知道,含糊帶過。

「不……不管碰哪裡都一樣,你少隨便摸我。」

原以為揮開顧懿堯的手,就能讓他明白自己的意思,沒想到顧懿堯卻笑得更開心,甚至開始搔他的癢。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這混蛋在做什麼!」小黑笑到眼淚掉出來,連忙掙脫出來,一陣暴怒。

顧懿堯趕緊收回手,兩手舉高,表示不會在做什麼。

看著小黑臉紅喘氣的模樣,實在太有趣,讓他欲罷不能。

已經沒有形象可言的小黑稍作喘息後,恢復以往那張臭臉,「不要以為你是我的主人就能隨心所欲,這只是系統上的綁定,聽見沒!」

「嗯,就像是電子雞那樣對吧。」

「……你可不可以別把我跟那種東西畫上等號。」

小黑的怒氣已經到達極限,要是再不轉移話題,恐怕他今天一整天都得被顧懿堯調戲。

他上下打量著顧懿堯使用的角色,「這個新角色是那個變態大叔給你的?」

顧懿堯現在所使用的角色外貌,與之前不同,所以小黑馬上就明白他已經順利通過面試測驗,成為「臨時」的遊戲維安人員。

「嗯,是啊。高興吧!我的能力值不是負數了。」

貌似遊戲維安人員的角色,都是由遊戲公司給予的特殊帳號執行,無法使用普通的帳號,因此團長特地去幫他申請新的遊戲角色。

「既然是新角色,為什麼我跟你之間的契約還在?」小黑對這點相當不爽。

「感謝我吧!是我特別跟團長要求,讓我能夠保有你的所有權。團長很爽快就答應下來,馬上替我把資料轉移。」

「嘖!真多餘。」小黑不快乍舌,還以為自己能夠獲得自由,沒想到最終還是被顧懿堯吃得死死的,「你幹嘛非我不可,這遊戲裡的寵物多得很。」

「我就要你,因為你最有趣。」顧懿堯笑嘻嘻的說,「不說這些,你要不要來看我的新武器?」

「不是那個奇怪的竹棍?」小黑確實有點興趣,既然顧懿堯是他主人的事情沒辦法改變,那麼至少也得不讓他拖自己後腿。

之前那個武器簡直是太誇張,既然現在已經成為遊戲維安人員,就表示武器不會太爛。

顧懿堯從口袋裡拿出三顆有著花邊的塑膠球。

小黑的眼神瞬間死得徹底。

「……這是什麼鬼東西?」

「新武器。」顧懿堯眨眨眼,「嗯,果然是真的呢。」

「什麼真的假的?」

「團長說,遊戲維安人員的武器能不受限制,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叫出來。原本角色屋裡是不能叫出武器的,看來團長並沒有在吹牛。」

顧懿堯非常認真的在測試從團長那邊得到的新資訊,完全沒顧慮小黑的臉色。

「我只想知道這武器能做什麼用。」這是他目前最大的心願。

「原來你沒見過……這也難怪,畢竟你是遊戲裡的怪。」顧懿堯沒想太多,解釋給他聽,「這是洗衣球,三種顏色各有不同功能,我在回來之前已經稍微測試過,這武器比我想得還要有趣。」

「我只想知道,為什麼你拿到的武器都跟洗東西有關。」

先是籐拍子,接著又是洗衣球。

小黑合理懷疑顧懿堯家是不是洗衣店。

「只是湊巧吧,你別想太多。」顧懿堯輕彈他的額頭,把洗衣球收起,「你準備一下,我們要出門了。」

「終於,我都等到快長霉,總算能活動筋骨。」

「我說過你可以自己出去,用不著等我的。」

「你是笨蛋嗎?」小黑把臉湊近,生氣的說:「知道搖滾可樂盯上你,我怎麼可能還放你一個人獨處!」

「說起來,我好像還沒問你跟搖滾可樂之間是不是有什麼過節?」

直到聽小黑提起,顧懿堯才想到自己還沒找機會跟他問清楚。

小黑會出現在副本裡,絕對不是湊巧,他對待搖滾可樂的態度,很明顯有什麼內幕。

可是,搖滾可樂說自己是玩家,小黑則是遊戲裡的AI怪,一個真人一個遊戲程式,究竟會有什麼過節?

「你別老想些有的沒的。」小黑擺明不願意解釋,有意和顧懿堯保持距離。

顧懿堯不開心,可是小黑比他還固執,只要他不想說,就絕對不會開口。

和他爭執,不過是浪費彼此的時間。

「總而言之,你用不著擔心我,還有維安團的人在,而且我也不會再讓搖滾可樂有機可乘。」

「你是想讓我成為失職的寵物嗎?」

顧懿堯看他生氣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來,輕摸他的頭。

「真是煩惱,沒想到我的寵物這麼擔心我。」

「你──」

「好啦!那我就如你所願的黏著你,到時你可別抱怨。」

不出幾秒鐘時間,小黑就開始反悔了。

顧懿堯真的很喜歡做令他困擾的事。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