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懿堯擅長的遊戲,並非只有實境網遊。

在愛上實境網遊之前,他常常玩遊樂中心的機台,對他來說,當時最大的樂趣就是把遊樂中心所有機台的最高紀錄,全部刷上自己的分數。

打破紀錄帶來的成就感,與實境遊戲給他的快樂完全不同。

雖說現在他已經很少來遊樂中心,但只要把手感找回來,打破這間遊樂中心的紀錄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就在他刷新薄荷貓指定的第七個遊戲紀錄後,周圍傳來整齊劃一的鼓掌聲。

「哇賽!小子,你真不是蓋的!」

「我好久沒有這麼過癮的看人破紀錄了!」

團員們你一言、我一語,每個人都看起來很興奮,簡直就像是挖到寶。

無機夜雙眼快要凸出來,畢竟顧懿堯展現出的實力,比他原先預料得還強。

原本他還擔心薄荷貓會欺負顧懿堯,結果欺負人的反而是顧懿堯。

薄荷貓不服氣,硬是不停讓他打破紀錄,沒想到卻反倒讓其他團員越來越欣賞顧懿堯。

「小堯,你真是深藏不漏。」無機夜和他勾肩搭背,「看不出來你這麼厲害!」

「喂,你這話什麼意思?我看起來很弱嗎?」顧懿堯沒力氣掙脫,只能任由他摟著自己。

「因為你瘦瘦小小的,一副宅在家足不出戶的感覺。」

「……不好意思我天生就長這樣,吃不胖又不是我自願的。」

「像你這麼厲害的傢伙,竟然沒被找去當遊戲維安人員,真是可惜。」

「那是因為我有正職工作,而且我本來就對維護遊戲世界內的和平沒什麼興趣。」

其他團員也湊過來加入話題,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聊得很開心。

顧懿堯出現沒幾小時,就已經把所有人的心擄獲,成為新寵兒。

雖然團員們都很高興,但薄荷貓卻氣得牙癢癢。

「再、再來一次!」

「副團長,我可是已經打破妳原先所說的三個遊戲紀錄了,看妳這麼不願認帳,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顧懿堯不是有意讓薄荷貓難看,但她這樣緊咬不放,只會讓她更難收手。

「我不管!我不管!我是面試官,當然是我說的算!輪不到你這個外人多嘴!」

顧懿堯也跟著不開心,「要不是因為妳是女孩子,我也不會乖乖任由妳欺負。」

薄荷貓脹紅著臉,委屈到快要哭出來。

從剛剛開始就在最後方觀察的團長大叔走上前,大手遮住薄荷貓的雙眼,不讓她在大家面前掉眼淚。

「好啦好啦,面試就到這邊結束,我想大家應該對小堯加入我們這團,沒有什麼意見吧?」

「說的也是,畢竟是難得的人才。」

「我倒是沒什麼意見,團長說好就好。」

「今天真是沒來錯,硬著頭皮早起果然是對的。」

團長出來圓場,大家也都很有默契的附和,非常歡迎顧懿堯的加入。

「哼!我才不會承認他!」薄荷貓嘟起嘴,氣呼呼地揮開團長的手,拿著包包大步離開。

「讓她一個人走掉沒關係嗎?」

就算知道薄荷貓是故意找他麻煩,但顧懿堯多少還是會擔心。

他接下來還要跟這些人合作,表示他跟薄荷貓還會有間面的機會,他並不想跟她之間的關係變得尷尬。

團長笑呵呵道:「別在意別在意,那孩子只是因為封七很中意你,所以在吃醋。」

「呃,她想要的話我非常樂意讓給她。」

「別這麼說嘛!封七那孩子難得對一個人這麼執著,你對他來說,是特別的人。」

「我能不能自動放棄這份特別?」

「怎麼?封七對你來說是困擾嗎?」

「……也不是這麼說,如果他能夠正常點的話,我很樂意跟他做朋友。」

「朋友啊,嗯嗯,看來封七也挺辛苦的。」團長摸著下巴,若有所指地說。

顧懿堯感覺到屁股上的觸感,這回不客氣的直接彎折團長的中指。

「痛痛痛痛!」

「緋雪雖然教我可以踹你下體,不過我覺得這樣比較快。」顧懿堯揹起包包,「如果面試通過,沒有其他要事的話,我就先離開了。」

見顧懿堯匆匆離開,無機夜連忙追上去,「哎!等等我,我也一起走。」

團長眼看顧懿堯頭也不回的離去,忍不住苦笑,「真是性急,不過,封七這回真的帶了個不錯的幫手。」

「我聽說封七擅自將維安人員的身分告訴他,還帶著他進行遊戲。」一名眼鏡男走過來,垂眼看著團長笑嘻嘻的表情,「這種事情原先應該要給予懲罰的,你為什麼只對封七例外?」

「什麼什麼?你在吃醋嗎?春。」團長賊笑道:「別這麼生氣,我最愛的人還是你喔。」

說完,他便摟過男人的腰,將他拉入懷中。

春月嚇了一跳,面紅耳躁,手忙腳亂地想把他推開,「你、你在其他團員的面前做什麼!」

「別擔心,大家都很識相。」

經他這麼一說,春月才注意到,其他團員早就已經各自散開,快樂的玩起遊戲機台,根本沒人把他們親暱的動作當回事。

春月這才放棄掙扎,低頭嘆氣,「唉!你這團長真是……居然還要團員顧慮你。」

「有什麼關係。」團長趁這機會親吻他的臉頰,心滿意足地看著他驚訝不已的表情,「大家都知道你跟我的關係,也都默認你是團長夫人囉。」

「你說什──」

團長不讓他再反駁自己,用唇堵住他的嘴。

春月沒有反抗,雙唇被他囚禁的瞬間,就已經舉手投降。

他只要一被這雙唇吻住,就沒有辦法掙脫。

「真正寵我的,從以前開始就只有你啊。」團長輕撫他的臉頰,見春月臉色紅潤,盯著他看的模樣,實在按耐不住。

要不是他待會還有事情得去忙,就會直接把春月打包帶回家。

「不要叫我的遊戲暱稱。」春月抓住他的手,任性的要求:「如果你真當我是你的團長夫人,就用我真正的名字叫我。」

團長的笑容有那麼一瞬間僵住,但他卻沒有如他所願的開口,而是放開他。

「遊戲公司那邊一大早找我開會,我得走了。」他不留痕跡,找藉口離開,「我們晚點遊戲裡見,春。」

每當他這麼提起,團長總是會找藉口溜走。

已經習慣他迂迴的態度,也受夠這樣的曖昧不明,但最後春月還是會妥協。

只是單純的因為,他喜歡他而已。

「……遊戲裡見,團長。」

目送團長離開的春月,已經不知道被拒絕多少次。

會在現實世界裡吻他,讓他以為團長已經願意接受他,然而──

「阿正。」身後有人喚他的名字。

看到走向自己的男人,春月露出笑容。

一眼就能看出春月勉強的微笑,不禁氣憤道:「團長又對你做了什麼?」

「還是老樣子。」春月並不想責怪團長,因為他不能。

見好友心灰意冷的模樣,反而更為他感到不值,「阿正,那種猥褻大叔哪裡好,你別這麼傻。」

「不是有句話常說,先愛上的人就輸了?」春月淡淡的說,「我現在的情況,就和封七一樣。」

話雖然這麼說,但春月心裡很清楚,封七和他不同。

因為顧懿堯看起來並不像是完全對封七沒有意思。

「這麼說起來,封七不是說今天一定會想辦法來集合?怎麼還是沒看見他?」

「啊,那個……」他搔搔頭,「封七的教授找他,臨時走不開。」

「原來如此。」春月恍然大悟,卻也忍不住笑出來,「那孩子太過成熟,每次都讓我忘記,他還是個學生。」

「明明是個學生,卻已經有職業玩家的技術,真是不能小看。」

「是啊。」春月起身,「那麼,我也差不多該回家準備上線了,我們遊戲見?」

「遊戲見……」

看著春月落寞離開的背影,身為他的朋友,仍感到難過。

可是這種事情,並不是身為外人的他們,能夠插手干涉的。

他除了鼓勵春月之外,什麼都做不到。

「可惡,如果是我的話──」他握緊拳頭,自責不已,「早知道就不該管還能不能做朋友這種小事,豁出去跟他告白就好。」

「唉,可惜啊,人家已經是團長夫人,你這個癩蝦蟆就別想吃天鵝肉了。」

「對啊對啊,不過不要難過,失戀的話我們大家會陪你去熬夜K歌的。」

兩個團員湊上來,不知道是故意惹他生氣,還是在安慰他。

「我看你們只是想找人夜唱吧……」

「嘿,這主意真不錯。」又來一個人,用力拍他的背,「明天晚上如何?就當作是慶祝新團員的加入。」

「可是他只是在找到一尺水之前,臨時過來幫我們忙的,辦慶祝會沒關係嗎?」

「沒關係沒關係,等找到一尺水之後,再來辦慶祝活動,順便歡送他。」

「……我怎麼覺得你只是想找藉口出來玩。」

「才沒這回事。」

剩下的團員鬧哄哄的,開始討論起明天晚上的行程。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