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不像。」阿蒙里德朝蕭天看了一眼,他不確定楊樂多為什麼會帶個年輕殺手,而且還是Duta事務所的人。

「最近的傳聞果然是真的?Duta的殺手不顧規定,在兩間事務所之間游走。」

蕭天知道他在問什麼,果斷回答:「別看我,你說的人並不是我。」

「是阿努比斯,我知道。」阿蒙里德將咖啡遞給他,邊說:「你是阿努比斯的搭檔。」

蕭天嚇了一跳,他還以為阿蒙里德不認識他。

「既然你認識我是誰,為何還要問?」

「那是因為我不敢確定,畢竟小樂樂身邊難得會有其他人,所以我以為你們之間有其他關係。」

「你要是再用那名字稱呼我,我就把你這間破爛房子給拆了,阿蒙。」

楊樂多黑著臉喝咖啡,看不出他是因為咖啡難喝而生氣,還是因為阿蒙里德自顧自地用他不允許的稱呼方式,不斷叫他。

阿蒙里德摸摸鼻子,嘿嘿笑了幾聲。

「你來找我有什麼事,直說吧。」

「最近有沒有人來找你仿製軍刀?」

「你想問的是阿努比斯的軍刀嗎?」阿蒙里德笑著反問。「果然沒錯,我就在想,你是不是來調查的。」

楊樂多並不驚訝,阿蒙里德比他外表看起來還要聰明,而且,只要是委託他做的任何仿製品,他都記得。

「那把仿製軍刀果然是你做的。」

「畢竟能做到完美無缺的人,也只有我。」阿蒙里德自滿的回答,卻下了但書。「能夠破解我技巧的,全世界也只有你。」

這就是他為什麼對楊樂多感興趣的原因。

他對自己的手藝相當有自信,可是,這在楊樂多眼中一文不值。

「是誰委託你?」

「我不能說,雖然我不是地下街的殺手,但還是有基本的工作……那、那個,能不能先把槍放下?」

楊樂多很順手的從大衣裡拿出手槍,對準他的眉心。

阿蒙里德將掌心面向他,舉手投降,苦哈哈的陪笑。

「我可不是大老遠來聽你拒絕我的,阿蒙。」

「哈、哈哈,這下可苦惱了,畢竟對方也要我保密。」

「我所認識的阿蒙里德,可不是個會尊重職業道德的男人。」

「你這麼說有點傷人,小樂樂。」

此話一說出口,阿蒙里德便立即後悔。

因為他看到楊樂多已半扣扳機,差那麼一點就要開槍。

阿蒙里德臉色慘白,豆大的汗水從額頭冒出。

「楊樂多大人,手下留情啊!我好歹也算得上是你的朋友?」

「我可沒你這種朋友。」楊樂多黑著臉回答,沒有退讓的打算。

蕭天坐在旁邊喝咖啡、吃餅乾,不需要出手的他,覺得有點無聊。

「你這樣以性命要脅我,可不是明智的決定。」

「來試試看啊。」楊樂多的眼神冰冷至極,早已做好準備。

「碰」的一聲槍響,子彈貫穿鐵皮屋,然而阿蒙里德本人卻閃到旁邊去,手裡還握著有點彎曲的銀製叉子。

蕭天看到這情況,頓時瞪大眼。

開槍的瞬間,阿蒙里德竟然用叉子偏移子彈的軌道,讓它射歪,要是沒有極高的動態視力,是絕對辦不到的。

就算是地下街殺手,能做到這點的,也不到五人。

但問題是,開槍的人並不是楊樂多,子彈是從他身後飛過來的。

楊樂多根本沒注意到有外人在,詫異地轉身,愕然發現張叡之竟站在門前。

「你為什麼──」

話還沒說完,張叡之便再次開槍,對準的是阿蒙里德的頭。

阿蒙里德很快地閃躲到牆後面去,隔著它朝楊樂多大喊:「喂!小樂樂,別跟我說這男人也是你帶來的!」

「他跟我不同夥。」楊樂多不高興地皺起眉頭,上前一步,抓住張叡之的手槍,阻止他繼續開槍。「快住手,你打算殺死他嗎?」

「不。」他笑盈盈地答:「我準備把他打到半死不活,再帶回去做筆錄。」

楊樂多咋舌,用說的沒用,就用行動讓他閉嘴。

以拳頭在他的手腕上,逼他放開手槍,雖武器被打落,但張叡之並沒有處於劣勢,他一拳揮來,差點沒打中楊樂多的右臉。

楊樂多向後縮起身體,發現張叡之已擺好架勢,等他出手。

他動作俐落,很顯然就是有做過武術訓練,這對他來說可不是好消息。

他跟蕭天都是屬於遠距離型的殺手,近戰是相當不利的選擇,如果說曲文堯或者石原城在的話,那還好說……

「別分心。」張叡之一拳揮來,楊樂多連忙退後兩步,可是他的左拳卻迅速擊中他的腹部,讓他狼狽地跪在地上。

「唔!你、你下手還真重。」

「對你們殺手來說,應該是家常便飯。」

「哈……看來你跟你愚笨的上司不同,明瞭我們的身分。」楊樂多扶著桌沿起身。「那麼你應該也明白,警方不允許對付地下街的殺手。」

張叡之拉開領口,並沒有退讓的意思。

「我知道地下街跟警方高層之間有和平條款,但打你幾拳應該跟條款沒太大關係,對吧?」他瞇起眼,彷彿早已看穿楊樂多的情況。「況且,我想你應該也不打算讓自己的身分被地下街得知。」

楊樂多睜大雙眸,沒想到竟然會被張叡之發現。

他確實因為「幽靈殺手」的身分關係,不想讓地下街的人知道他回來了,但這種事,身為刑警的張叡之不可能知道才對。

「你、你怎麼會……」

「我調查地下街已好幾年。」張叡之縮起肩膀,迅速朝楊樂多衝。「別小看我!」

直拳朝楊樂多的臉逼近,楊樂多意識到閃避根本沒有用,猶豫之際,突然有隻腳踢過來,打偏張叡之的手臂。

只見手臂被他狠狠地踩在牆上,而出手的人,正是早已被當成空氣的蕭天。

他雙手插在口袋裡,眼眸冰冷的掃過張叡之的臉。

張叡之雖有些訝異,卻只是苦笑。

「喂,別無視我的存在,你這個蠢警察。」

「是刑警。」

張叡之感覺得到從蕭天身上傳來的殺意,許久沒有這種刺激了,他格外興奮。

將手從牆壁裡拔出後,蕭天也收回腳,把楊樂多扶起來。

兩人眼神交錯的瞬間,房內氣氛凝結得讓人難以呼吸,在這緊張時刻,一陣手機聲很不解風情的大聲響起。

聽見熟悉的聲響,楊樂多從口袋裡拿出手機,見到傳來的訊息,馬上改變臉色。

「沒時間在這邊打鬧了。」他將手機收起,對張叡之說:「你如果也跟我們一樣在尋找保險推銷員的死亡原因,我勸你最好別與我們為敵。」

張叡之愣了下,很快便明白剛才的訊息,是陳聿傳來的。

他很快地收起架勢,撿起手槍。

「前輩跟陳聿有『交易』,所以我會暫時相信你。」

「你現在說的話,跟剛才所做的事,根本是兩碼子事。」

「夠了,蕭天。現在沒時間跟他爭執。」楊樂多阻止凶神惡煞的蕭天,回頭對躲在裡面房間的阿蒙里德說:「喂,給我出來。我已經猜到是誰僱用那個殺手,如果還想活命,最好乖乖供出殺手的名字讓我確認,別再給我找麻煩。」

阿蒙里德眼看自己根本逃不了,只好邊陪笑邊從房裡探出半顆頭。

「我說我說,所以你們別打我。」

那畏畏縮縮的樣子,根本不像是能夠巧妙改變子彈路徑、閃躲攻擊的那個人,蕭天不禁懷疑起他──

「你該不會就是幽靈殺手吧?」他問道。

阿蒙里德傻眼,下意識地朝楊樂多看,卻發現他的臉恐怖到了極點……

還是別多嘴比較安全。

「幽靈殺手早就洗手不幹了,誰都不曉得他在哪,況且,我雖然會製作仿製品,卻沒辦法跟他的人皮技術比較,那傢伙的技巧,是最高的藝術。」

「說得也是。」聽見阿蒙里德稱讚幽靈殺手,蕭天頓時心情愉悅。「像你這種討厭的傢伙,也不可能是我崇拜的幽靈殺手大人。」

楊樂多內心百感交集,離開蕭天的攙扶後,他領著張叡之走出門外。

「我們走。」離去前,他還不忘朝阿蒙里德詢問:「最後一次提問,阿蒙。對方是誰?」

阿蒙里德笑著,開口回答他的問題。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