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我放過那個男人,是有什麼原因?」

回到車裡,曲文堯第一句話就是問清楚這件事。

陳聿不讓他殺那男人,害他很不是滋味,明明他的命沒有任何價值可言。

「對方肯定也會這麼懷疑。」陳聿專注的看著筆記型電腦,分神和曲文堯說話。「現在那人應該正在和葛瑾通話。」

「咦?」曲文堯眨眨眼,終於明白陳聿的目的。「難道你是為了定位葛瑾的位置,所以才留他的命,讓他和葛瑾聯絡?」

陳聿冷淡地哼了一聲。「如果連你都能搞懂,那麼葛瑾也會猜到。」

「既然你知道,那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當然是故意的。」陳聿抬起眼,匆匆掃過他困惑的臉。「估計葛瑾也對你放那男人一馬而疑惑,應該說是懷疑。趁他把心思放在這事上,我們去接近他。」

「接近葛瑾?這簡單。」

「……我說的可不是半夜溜進他的房間裡,把他抓起來質問。」

曲文堯一聽,臉都垮下來了。

「這樣做比較簡單,有什麼不好?」

陳聿嘆口氣,就知道他沒在想。

「你沒聽見那個男人說葛瑾僱用殺手保護他?我們做事得小心,不能讓黑市知道,更何況,也不確定給你任務的Duta事務所老闆是不是牽扯在其中,所以剛開始我是不打算曝光的,但現在太遲了。」

說完,陳聿又頭痛萬分的轉移視線。「是我大意,早該想到對方也有僱用殺手才對,沒料到幕後主使者竟然會是葛瑾。」

如果真正下令殺人的是葛瑾,就有些棘手,繼續追查下去,會更難抽身。

他需要更完善的計畫,並且更加小心行動。

「你認識那個叫做葛瑾的男人嗎?」曲文堯眨眨眼,聽陳聿的口氣,似乎早已認識對方。

他雖不知道葛瑾是誰,但知道日耀生技公司,畢竟是中部最大的生物科技組織,在全臺也是排名前五的強大企業,同時也是陳聿之前待的製藥公司的競爭對手。

陳聿嘆口氣,勾起腦海深處糟糕的回憶。

「算不上是認識……他以前曾來挖角我到他們公司工作,可是被我拒絕。」

「日耀生技開的條件應該比較好吧,你怎麼沒跳槽?」

「我可不是個愛錢如命的守財奴,再說,我要是跳槽,我上司肯定會追殺我到天崖海角。」

想到周雅青的臉,陳聿到現在還會發抖。

女魔頭可不是能夠輕易背叛的女人,比起薪水和待遇,他更重視自己的性命安全。

「我跟葛瑾的事怎樣都好,現在我們得先專心想法子替你脫罪。」說完,陳聿闔上筆電。「你回來之前,我就已經通知楊樂多,他們那邊也才剛結束,所以我要他們直接去調查葛瑾。」

「那我們要做什麼?」

「死者生前委託過你暗殺他人。」

「……坦白說,我不太記得。」

「你不記得也無所謂,我已經駭進你們事務所,找出你接下的委託工作,所以可以肯定。」

「駭進……被老闆知道的話肯定不會開心。」

在陳聿證實自己的技術與知識比蕭天還要高超許多後,Duta事務所老闆便將原先負責防火牆系統的蕭天撤下,聘請其他更有手腕的駭客負責,防止陳聿入侵,沒想到結果還是一樣。

「你們老闆找來的人寫程式的技巧並沒有比蕭天好,回去記得跟你們老闆提醒一下,最好再換個人。」

「我要是這麼說,老闆不就知道是你做的好事嗎?」

「就是要讓他知道才有趣,有種的話,就要他找人入侵我的系統,破解得了的人才有辦法阻止我駭進Duta。」

陳聿賊笑著,好心建議曲文堯,故意想讓Duta事務所的老闆難看。

曲文堯知道陳聿很厲害,也許這世上真沒有人能夠擋得了他。

「所以你剛才在忙的就是這個?」

「嗯。」陳聿滑動手機螢幕。「我已把資料備份到手機上,這樣看比較方便。」

他邊看資料邊對曲文堯說:「哦──那個保險員之前要你暗殺的目標,是個女人?」

「女人?」曲文堯搔搔頭髮,好像有點印象,畢竟大多數的暗殺目標都是男性,所以只要目標是女生,他多少有點記憶。

「這麼說起來,不久前確實有個以女人為目標的委託任務。」

「有印象了?」

「嗯,有點。我記得是個很普通的女人,在百貨公司當櫃姐。」

「林筱詩。」陳聿念出資料上的紀錄。「二十二歲,美堂化妝品公司的櫃姐,看日期是在一個月前左右。」

「應該就是她。」

「那就去調查一下這女孩子的親人跟朋友,看能不能知道為什麼那個保險員要委託你殺她。」

殺手執行任務,從不問原因理由,只看價錢與目標的難易度,所以事務所裡的資料理所當然不會記錄這些情報,他們只能靠自己去查。

這段時間,正好可等楊樂多回報葛瑾的消息。

只要能從中找出交集,那麼,或許就能明白前因後果。

 

 

楊樂多載著蕭天來到一間廢棄的貨櫃屋前,這裡位於偏僻的山腳處,附近像個垃圾場,平常根本不會有人經過,就連唯一通往的道路也顛簸不平,坐在車上的蕭天都快吐了。

果然剛下車,蕭天就往旁邊的草叢狂奔,使盡全力乾嘔。

楊樂多連眉頭也沒皺,撿起地上的小石頭,往貨櫃屋扔。

一陣雷光瞬間包圍小時頭,眨眼的速度就將它燒成灰燼。

「還是老樣子,戒備森嚴。」

楊樂多早已習慣這種場面,但是蕭天不同。

他驚恐的指著落在地上的灰燼。「這這這是怎麼回事?為何會有這種陷阱!」

「為了保命,畢竟這傢伙做的是非法勾當,雖說他製作的贗品無懈可擊,但他可是被地下街驅逐的殺手,必須想辦法保護自己。」

「被地下街……驅逐的殺手?」蕭天指著貨櫃屋。「沒想到你居然認識這種人!你到底在殺手業做了多久?三十年?」

楊樂多握緊拳頭,狠狠朝他的腦袋砸下去。

蕭天抱著腦袋瓜,雙眼泛淚的蹲在地上,楊樂多雙手插入口袋,低聲對著裡面的人喊道:「阿蒙里德!給我出來!」

安靜了幾分鐘後,裡頭傳來跌跌撞撞的聲響,接著一個身材高大、壯碩的男人,全身髒兮兮的打開門。

當他見到臭臉的楊樂多,開心不已的張開雙手,朝他飛奔。

「是我的小樂樂──啊啊啊啊!」

剛踏上地面,就被自己設下的陷阱電得全身發麻,直到冒出黑煙才倒在地上,兩眼昏花的張大嘴巴,看起來相當可笑。

蕭天被這幕震驚得說不出話。

「你這傢伙……別踩到自己設下的陷阱啊。」楊樂多朝四周看了下,很快就找到隱藏在垃圾堆裡的總開關。

好心替他關掉煩人的陷阱後,他才走到男人身邊,隨手撿起地上的樹枝,用力戳他的臉。「還活著吧?阿蒙。」

「哈、哈哈哈,應該還活著,只是身體麻麻的。」阿蒙里德傻笑著,似乎早就習慣被電。

不過,就算他再習慣,肌肉跟神經還是沒辦法那麼快恢復。

蕭天小心翼翼地跟在楊樂多身邊,就怕這附近還藏著陷阱。

原本他以為楊樂多帶他來見的人會是個可怕的傢伙,但實際見到面才發現,這男人根本就是個笨蛋。

踩到自己設下的陷阱的殺手,根本是稀有動物。

「痛痛痛,看來電力設得有點高。」阿蒙里德坐起身,耳朵裡還冒著黑煙,根本就不像是沒事。

蕭天忍不住懷疑,他腦袋瓜的血管有沒有爆掉幾根。

「換作是普通人早就死了。」楊樂多隨手扔掉樹枝,往貨櫃屋走。「我有話問你,快點過來!」

「真難得。」阿蒙里德拍拍身上的泥沙,回過頭才發現蕭天。

他指著蕭天的鼻子問楊樂多:「這傢伙又是誰?我不記得你是個會收小弟的男人,再說,你不是收手不幹?」

「他不是我的小弟,只是個跟屁蟲,不用管他。」楊樂多皺緊眉頭。「我現在只是暫時回來,並不打算久待。」

「這樣啊。」阿蒙里德小跑步的追上去,想和他勾肩搭背,卻被楊樂多閃過。

望著空空的手臂,阿蒙里德有些失望,只能苦笑。

誰叫楊樂多從以前開始就不喜歡和人有過多的接觸,但是最討厭和人合作的他,竟然會帶著其他人行動──這讓他對蕭天相當感興趣。

「喂,你也過來,別在那發呆。」他回頭朝蕭天喊道:「既然你是和這傢伙一起的,我就不會把你當敵人。」

蕭天總算被人注意了,雖然心裡很不是滋味,但他更好奇為什麼楊樂多會跟這樣的男人認識。

他可不是五十幾歲的老手,那表示──

「你其實是個很強的殺手?」

坐下來之後,蕭天對楊樂多提出的第一個問題,差點沒害楊樂多把嘴裡的茶噴出來。

他咳了幾聲,困惑的朝蕭天問:「你、你是怎麼得出這個結論的?」

「直覺。」

「……你的直覺還真不可靠。」

「這很難說,我的直覺可是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準確度。」

「那麼你應該利用這份天賦去多買幾份樂透。」

「我才不想把時間浪費在賺錢上。」蕭天枕著下巴,不悅的低語。「活得有趣快樂是我的人生宗旨,其他我才懶得管。」

楊樂多抬高眉頭,沒想到蕭天比他想像中有玩心。

他還以為,蕭天是個玩世不恭、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看來是他判斷錯誤。

「抱歉,我這裡很少有客人。」阿蒙里德從廚房裡端出香噴噴的咖啡和餅乾。「要是你來之前跟我知會一聲,我就會多準備東西。」

「我不是來找你敘舊的,阿蒙。」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