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楊樂多傳來的訊息,陳聿眉頭緊蹙,心情糟糕到了極點。

既然是楊樂多給他的消息,應該不會有錯,倘若是事實,就表示他們得「稍微」違反一下地下街的規定。

坦白說,請楚茵茵放出假情報之後,他就盡力低調,,不想讓事務所更加受到重視,這樣只會讓他們顯得鶴立雞群、岌岌可危。

之前只是他們跟Duta事務所之間有紛爭,但違反規定只會變成眾矢之的,他們將會被孤立,也會讓黑市更有理由將他們驅逐。

在找到殺死蘇致皓的凶手是誰之前,他不能離開這條街。

這點,楊樂多的想法和他相同,否則也不會把這麼棘手的問題丟給他處理。

範圍是縮小了沒錯,但危險也相對增加。

「……陳聿?」上車後,陳聿就悶悶不樂,也沒告訴曲文堯要把車開去哪裡,只是單純把鑰匙扔給他,讓他開車隨便亂逛。

以為他是沒有從電視臺得到有用消息而生氣的曲文堯,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來安慰他,只好猶豫不決的開車閒晃。

陳聿聽見他的喊聲,但沒有搭理對方。

知道他在思考,曲文堯就乖乖安靜下來,等他主動開口。

沒過幾分鐘,陳聿像是醒過來似的,突然說道:「我們去找你的委託人。」

曲文堯愣了下,沒聽懂他的意思,傻里傻氣的眨眼。

「咦?」

「你別告訴我,不知他人在哪。」

「不,這倒不是。」曲文堯猶豫半晌,畏懼的問:「你、你是認真的?這樣等於違反地下街規定,工作結束後就不與委託者有接觸是……」

「我知道規定,而且是黑市相當忌諱的禁忌。」

「既然你曉得,就明白我不能帶你去。」

「那你應該也清楚,我有其他辦法能夠查出那傢伙的地址。」

曲文堯無言,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阻止陳聿。

陳聿固執起來什話都聽不進去,直接違反規定還比較輕鬆。

拗不過陳聿,曲文堯只好答應他的要求。

「好吧,我帶你去,但有個條件。」

陳聿看了他一眼,很顯然根本不打算順從。

「你可以在我身上裝監視器跟通訊設備,但我必須一個人去跟對方見面。」

原以為陳聿不會乖乖聽話,早做好必須脣槍舌戰的準備,沒想到陳聿卻摸著下巴思索後,答應他的要求──

「……或許這樣比較好。」

「咦?」曲文堯瞪著他看。「我還以為你會拒絕。」

「拋頭露面本來就不在我的計畫中,上回跟著你們去那座島,是因為你們需要我的技術支援,但這次不同。」

「不同?」

「嗯,當我決定做這份工作的時候,就跟楊樂多說好,對外全由他負責,其他就交給我。」

「既然這樣就好說。」曲文堯鬆口氣。「我也不希望你牽扯太多。」

「放心,我自有分寸,不需要你擔心。」陳聿說完,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鐵盒,遞給他。「這是攜帶型通訊器,戴上它,我就能聽到你們的對話。」

曲文堯接過鐵盒。「還有呢?」

陳聿應該不只有這點話要說。

陳聿勾起嘴角。「你這次要當我的人偶,曲文堯。我會透過你和對方說話,這樣既不需要我出面,你也不用擔心我會受到傷害。」

「我明白了。」回答完的同時,車子正好停在一處社區附近。

他迅速將通訊器往耳朵裡塞,接著便下車離去。

陳聿也同樣拿出耳機,連接到自己的手機。

 

 

曲文堯俐落地踏上位在三樓的窗戶邊,確認房間裡沒動靜,悄悄潛入。

在屋內晃了一圈,很快就發現坐在客廳蹺腳喝咖啡的委託人。

見到神出鬼沒的曲文堯出現在自己家裡,對方差點沒把咖啡從嘴裡噴出來。

「咳咳咳!你、你怎麼會在這!」男人手忙腳亂地把手中的報紙揉成一團,慌忙站起來,曲文堯朝他逼近,就下意識往後退,直到沒有退路為止。

「你、你想幹麼──」

「有點事情找你。」

曲文堯銳利的眼眸,狠狠掃過男人。

光是這樣,就能讓人窒息。

男人彷彿已經猜測到曲文堯的目的,顯得很慌張。

「我我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曲文堯一把抓住男人的脖子,瞬間讓他失去逃跑能力,靠近他的耳邊低語:「給我閉嘴,從現在開始,你只需要回答我的問題。」

男人被嚇得點頭。

見曲文堯那邊已準備妥當,陳聿這才開始從耳機那端指示:『你是為了報仇而委託這次任務嗎?』

男人恐懼的搖頭,但過沒多久又用力點頭。

曲文堯煩躁的皺眉,斥喝道:「到底是哪一個!」

「哇啊啊!別、別殺我!我只是收錢辦事,真的沒我的事!」

「收錢辦事?誰的命令。」

「我老闆的命令,就、就是之前被你殺害的目、目標。」

曲文堯無法理解他在說什麼,委託人在委託的時候,都會簽下合同,禁止向第三人透漏合約內容,如果這男人說的是真的,那就表示──

『回神,曲文堯。』耳機裡傳來陳聿的聲音。『問他老闆是誰。』

「你老闆是誰。」

「耀、日耀生技公司的董事長,葛瑾。」男人怕得不停顫抖。「我什麼都會告訴你,拜、拜託你別殺我……」

「那麼,故意曝露我身分的人,也是他?」

「我、我想應該是,不過我、我只有負責委託,真、真的!」

莫名其妙被人當成目標的曲文堯,心裡很不是滋味。

居然有膽量跟地下街的殺手槓上,這個葛瑾肯定不簡單,但他想不出自己何時惹到他。

『哼……原來是他,這下有趣了。』陳聿的聲音很輕鬆,與神經緊張的曲文堯完全相反。

雖然很想問為什麼,但眼前的狀況不允許,也沒辦法。

「我、我可以走了嗎?」男人顫抖著聲音,希望曲文堯能放過自己。

曲文堯連看也沒看他一眼,狠狠將他甩在地上。

「所以你的工作,就只有委託我殺死那個保險推銷員嗎?」

「對對對,真的只有這樣。」

「其他你都不知情?」

「沒錯沒錯。」

「那你就沒用了。」曲文堯拿出小刀,放在銳利的眼神前方。

男人嚇得倒吸口氣,驚嚇過度的向後退,但是不管怎麼樣,就是沒辦法跟曲文堯之間縮短距離。

眼看那把小刀逼近,男人大喊:「我、我還有個情報!我知道老闆最近找了個很厲害的殺手保護他,陷、陷害你的也是那個人!」

「殺手?」眼看問題又回到原點,曲文堯不禁皺起眉。「如果是殺手的話就比較好調查。」

『這很難說。』陳聿聽起來相當不高興,還不斷碎唸:『可惡,被擺了一道。』

「就只有這些?」

「是、是的!我發誓!」

「那麼就留你一命。」曲文堯將小刀收起,耳機裡也傳來陳聿的命令,要他不許殺人,無可奈何之下,他只好放棄。

他不覺得放過這人會得到好處,可陳聿的命令,他全會照做。

曲文堯不留一句話,從原本離開的窗戶,迅速鑽出,一下子就消失不見。

小命保住了,男人鬆了口氣,全身癱軟的坐在地上。

冷靜下來之後,他顫抖地拿出手機,打給老闆。

「老、老闆!真的如您所說,那殺手跑來找我了!」他慌忙的報告,但是電話那頭卻傳來冷淡的回應。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麼,為什麼你還活著?』

「咦?老闆,你、你在說什……」

『你面對的,可不是一般的殺手,而是阿努比斯。』對方彷彿早已確認曲文堯的性格,毫不猶豫地說:『被死神盯上的獵物,絕對不可能活下來。』

這句話,令男人茫然。

他的手越來越抖,也幾乎要說不出話來──

難道,曲文堯留他一命,是因為還有其他利用價值?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