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文堯曾經以為,陳聿與他是不同世界的人,他們的生活永遠不可能有交集,因為陳聿是普通人,而他則是雙手沾滿骯髒鮮血的殺人狂。

但陳聿卻對著他說,他們沒有不同。

這句話直到現在,仍像顆震撼彈,讓他的心顫抖不止。

為此,他願意待在陳聿身邊,因為他第一次遇見能夠接受他的人。

只要陳聿希望,他就能成為他的雙手,替他完成任何願望。

「你還沒離開?」

一開門,便聽見陳聿的聲音。

同樣的抱怨與不留情面的話語,透過曲文堯的耳朵,卻表示著信任與親暱。

曲文堯傻笑著,向他賠罪。「沒看到你醒來,我不敢隨便離開。」

「我只是身體比較虛弱,並不是快死掉的病人,別這麼小心翼翼的對待我。」陳聿皺緊眉頭,不喜歡被人小看。

他的身體,他自己清楚。

放在螢幕的視線轉移到曲文堯身上,見他抿著雙脣,有話不敢說的模樣,陳聿當下真有種想扁人的衝動。

打從他醒來之後,曲文堯就這副模樣,害他越來越煩躁。

「你到底有想說什麼?」

「呃……」曲文堯不敢直視他的雙眼,像個小女生,害臊地對手指。「這、這件事能不能讓我自己處理?」

被陳聿知道他就是阿努比斯,他很不安,可是陳聿對待他仍與以前沒有不同,所以他懷疑陳聿對他的過往究竟知道多少。

不過,他帶回凶器讓楊樂多調查的事,陳聿並不知情。

蕭天和楊樂多也很有義氣,沒把這件事說出來。

「我可不打算讓放你被人陷害,甚至被踢出這條地下街。」陳聿沒停止手邊的工作,快速敲打鍵盤。

「雖然我很感謝你願意幫助我,但這是我自己的事。」

「誰說這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別忘了,你也是這間事務所的員工,身為上司,怎麼能夠不對員工負責。」

「哈、哈哈……但現在我是警方的通緝犯,很難平息。」

「是嗎?」陳聿收起左手,用手背枕著下巴,接著快速按下ENTER鍵。「我們走,接下來就照原定計畫,去拜訪收到八卦消息的新聞主編。」

「……耶?」曲文堯不停眨眼,還沒會意過來,就被陳聿扯著衣領往外走。「哇!等等、等一下!陳聿,我現在不能外──」

陳聿走到客廳,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機。

新聞正好在報導最新的社會消息,頭條仍是那名被殺害的保險推銷員,不同的是,報導內容已經改變。

『殺害保險推銷員的職業殺手「阿努比斯」,已於今日早上被警方逮捕,在將凶手送入警局的同時,警方也宣告此案終結,後續的消息我們會再繼續追蹤……』

聽到這裡,曲文堯張大了嘴巴,差點脫臼。

他猛然轉頭看陳聿,只見他用賊嘻嘻的表情衝著他笑。

「你還有什麼異議?」

「陳、陳聿,你到底是怎麼做……」

「是緊急方案。」

稍早時候,他已經透過加密電話和許可宏聯繫,討論出新方法──找人替曲文堯背黑鍋。

當然,他沒有把曲文堯的事告訴許可宏,只是改變原定計畫,用其他方式來引出幕後黑手。

萬幸的是,黑手給各大新聞媒體打小報告的時候,並沒有附上曲文堯的照片,所以他們能夠蒙混過去,但對方肯定認得出被逮捕的人並不是曲文堯。

只要真正的幕後主使者咬住餌,他們便能收線。

「讓其他人替我頂罪?」

陳聿知道曲文堯心裡不平衡。

這男人雖然是個厲害的殺手,內心卻比許多平凡人還要脆弱,而且意外地糾結奇怪的地方。

有時,他會思考,曲文堯是不是不適合這一行。

「我也不想這麼做,但這是暫時平息事件的方法,你放心,我並不打算就這樣白白讓無辜的人當替死鬼。」

聽陳聿這麼說,曲文堯這才放心。

他不希望因為自己工作上的失誤害任何人丟掉性命,就像他之前差點誤殺陳聿一樣。

「暫時……陳聿,難道這是你的計畫之一?」

「嗯,而且才剛開始。」陳聿把手搭在腰上。「你只需要相信我的判斷就好。」

「只要乖乖聽你的指揮,讓你來當我的腦袋瓜?」

曲文堯笑著反問,陳聿卻被他這句話嚇到。

他睜大眼看著笑瞇瞇的曲文堯,有些害臊的別開視線。「你的記憶力不錯嘛,居然還記得我說過的話。」

「只要是你說過的話,我都記得。」

「你還真是個奇怪的傢伙,一點也不像殺手。」

「會這麼說的人,也只有陳聿你。」

曲文堯的視線突然變得很悲傷,陳聿忍不住伸出手,輕撫他的頭。

陳聿的撫摸讓曲文堯安心,心情也跟著變好。

看著曲文堯大型犬般的反應,陳聿真心覺得自己養了一隻黏人的黃金獵犬。

「……或許是德國狼犬也說不定。」他開始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咦?你剛剛有說話嗎?」

「沒什麼。」陳聿收回手,關掉電視。「現在可以出發了?」

曲文堯點點頭,心滿意足地跟隨陳聿的腳步,愉快地離開。

兩人相處的畫面,全被朱桓光看在眼裡,他就像是空氣,根本沒有被注意到。

不過,朱桓光倒是很開心,以往從來沒有朋友,對任何人都沒有興趣的陳聿,竟然會這麼寵曲文堯。

「他們的感情真好。」

「是嗎?」穿著圍裙,替朱桓光攪拌麵糊的石原城探出頭來。「我只覺得他是帶狗出去散步。」

石原城形容得太過貼切,害朱桓光噴笑出聲。

糟糕了,他以後看到兩人,都會腦補主人帶狗的畫面。

──說實在話,還挺適合的。

 

 

曲文堯從刑事局「偷」回來的小刀,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為了確定,他特意向曲文堯借了另一把小刀,當作樣本比較。

結果證實,有問題的,正是這把刀。

「做工精細的贗品。」他戴著手套,俐落的把玩「凶器」。「嗯,連重量都很精確,要是沒有仔細檢驗,還真看不出來。」

他順手將小刀收進袋子裡,另外把跟曲文堯借的「真品」,直接朝後面射出去,不偏不倚的射中偷偷溜進來的蕭天。

「噫!」蕭天縮起身體,瞪大眼看著小刀刺破衣服,把他釘在牆壁上。

他臉色刷白,轉動僵硬的脖子,果不其然,對上楊樂多噴火的雙眸。

楊樂多雙手環抱胸前,黑著臉,看得出他十分不爽。

「你跑進來我的研究室幹麼?」

「啊……哈哈哈……」蕭天舉起雙手表示無辜。「我只是想來看看你研究得怎麼樣,沒有其他意思。」

楊樂多蹙緊眉頭,不覺得他說的是實話。

「你如果不老實說,我就要求陳聿禁止你進出事務所。」

「我說我說!」蕭天不希望此事傳入陳聿耳中,深怕這樣會離「幽靈殺手」越來越遠,只好妥協。「我是真的想來看看你的進度,還有就是……我也很想早點揪出陷害文堯的人。」

楊樂多把釘住他的小刀拔起來,放回桌上。

「你不是老早就知道陷害他的人是誰了?」

「這個嘛……坦白說,我不認為是我們事務所的老闆做的,老闆很喜歡文堯,不至於用這種方式逼他離開地下街。」

原本堅持是Duta事務所老闆陷害曲文堯的蕭天,竟忽然改口。

楊樂多皺起眉,直覺是他找到了證據,卻沒跟他們說。

「如果黑市給他壓力,就很難說。」檢驗已畢,楊樂多索性脫下手套,走出研究室。

不出所料,蕭天緊跟著他,拚命的想向他解釋。

「就算黑市真有這打算,我們老闆也會袒護文堯。」

「你不久前不是才信誓旦旦的說凶手就是你們事務所老闆嗎?」楊樂多停下腳步,回頭看他。「為什麼突然改口?」

蕭天只好開口解釋:「……這、這個嘛,說出來你可別打我。」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