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樂多真心認為,自己不該離開陳聿半步,因為只要他不注意,陳聿就會鬧出大事。

他屍體檢查到一半,就被許可宏著急地找回去──陳聿被不明人士給打包帶走了!

他很擔心是不是黑市派殺手綁架陳聿,結果卻接到蕭天的電話,要他到附近的某座公園和他們會合。

隨便找了個藉口,離開刑事局之後,楊樂多便驅車前往蕭天說的地點。

然後就見到了躺在曲文堯大腿上熟睡的罪魁禍首……

他看了看蕭天和曲文堯苦笑的臉龐,撓著頭髮嘆氣。

「唉,有話上車再說。」

自家老闆毫無緊張意識,甚至還要他幫忙擦屁股,楊樂多真心認為自己是廉價勞工。

將三人帶回事務所,讓朱桓光去照顧陳聿後,楊樂多面色凝重地看著這對搭檔,心情相當不好。

「你見過屍體了,對吧。」

楊樂多猜他駭入了刑事局的監視器,以蕭天的能力來說,並不困難。

「一刀斃命,目標連掙扎的機會也沒有,在短短的一瞬間就被死神帶走。」他將視線轉移到曲文堯身上。「看得出來是你殺的。」

曲文堯點頭。「他是我這次的目標。」

「可是,這種暗殺方式,不可能將凶器遺留在現場,以你的速度和技巧,在現場的時間大概不超過十秒鐘。」

「你說得沒錯,所以我也不清楚為什麼我的小刀會掉在那裡。」

曲文堯想不透,自己不可能犯下這種菜鳥級錯誤,要不是因為他一個人沒辦法闖入刑事局,又不想把陳昱牽扯進來,他也不會私下拜託蕭天幫忙調查。

「替陳聿排隊買蛋糕的時候,突然接到他的電話,拜託我幫助,還是頭一遭。」蕭天無奈聳肩。「只是沒想到運氣這麼背,竟然被陳聿破解程式,差點害我們曝光。」

「至少我順利把小刀回收了。」曲文堯取出套著塑膠袋的小刀,遞給楊樂多。「是你的話,應該能從上面查出一些蛛絲馬跡。」

楊樂多接過小刀,但仍有些懷疑。「這種事讓陳聿來不是比較快?」

「我不想把他扯進來。」

「說什麼扯……要不是因為他,你也不會成為黑市的目標;嚴格說起來,陳聿該負最大的責任!」

「就是說!」蕭天跟著幫腔。「文堯,你幹麼處處讓著那個固執又孤僻的男人!他根本不值得你對他好。」

曲文堯愣了下,似乎在思考蕭天的說的話。

「……我、我差點誤殺他,是我對不起陳聿在先。」

「我所認識的曲文堯,可不是這麼玻璃心的男人。」蕭天推著眼鏡。「你到底怎麼了,只要扯到他,你就會變得不像你?」

曲文堯沉默半晌,突然反問:「不像我?連我自己都不曉得我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你又怎麼會明白。」

「你說什麼!」蕭天氣得咬牙,衝上前抓住他胸前的衣服。「我可是你的搭檔!也不想想我認識你多久,你竟然還有臉說這種話!」

曲文堯冷眼看他,毫無溫度、冷冰冰的視線,讓蕭天火氣更大。

「你們兩個都冷靜點。」沒想過要讓他們吵架的楊樂多連忙拉開兩人,站在他們中間當和事佬。「等事情解決,你們想怎麼討論都不關我的事,但首先,不能讓曲文堯就這樣被地下街除名。」

「哼!」蕭天坐在沙發上生氣地抖腳。「這擺明是有人想陷害文堯,才會設陷阱給你跳;跟你打賭,百分之一千是黑市幹的好事。」

「可是工作是老闆給我的。」

「地下街的事務所老闆,統統都是黑市的走狗。」蕭天低頭嘆氣,實在拿他沒轍。「唉!拜託你別把老闆想得這麼高尚。」

「我記得Duta事務所的老闆和楚昂很熟。」楊樂多認為蕭天的懷疑很對,但是總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好像少了重要證據。

「他們認識很久,是老朋友,我知道的也就這麼多,畢竟老闆不常談自己的事,我們其他人也沒膽子打聽。」蕭天說完,注意到朱桓光從房間裡走出來,便靠在沙發上,向後仰頭對他說:「怎麼樣?陳聿那傢伙還在睡?」

朱桓光點點頭。「是、是的,睡得很熟,所、所以請你們別去打擾他。」

「可以暫時不用聽到他的聲音,真是舒服。」楊樂多鬆了一大口氣,拿著曲文堯給他的小刀,起身走向研究室。「我這就去查查線索,你們兩個想幹麼就去吧,只要別鬧出動靜來就好,我可不希望你們太過顯眼。」

「說得也是,畢竟現在文堯是通緝犯……」蕭天突然開心的拍桌站起。「對了對了!這樣正好!文堯,你去讓幽靈殺手大人給你做張臉皮,這樣不就能自由行動了?」

突然聽見蕭天這麼說,曲文堯當下立即將視線轉移到楊樂多身上。

不想被認出楊樂多全身散發出黑氣,用銳利的眼神示意曲文堯別多嘴,有陳聿這個麻煩已經夠讓他頭痛了,他可不想再增加一個。

「喂,我說,你們是不是故意不想介紹他給我?」蕭天看出他們的意圖,也只有這種時候,他的敏銳度才會變得意外的高。

「啊……我、我去幫忙準備晚餐!」

蕭天扎人的視線與楊樂多要脅他生命的可怕眼神,都讓夾在中間的曲文堯滿頭是汗,兩邊都不想得罪的他,只好起身拉走朱桓光、躲到廚房去。

見曲文堯竟然丟下自己逃跑,楊樂多也快步轉身,打算回研究室避風頭,沒想到蕭天一個箭步上前,從他身後壓住門沿。

楊樂多臉色鐵青,自覺躲不過這場災難。

「楊大哥,別這麼無情嘛。」

「……這就是你的目的嗎?」

他深知蕭天有多崇拜「幽靈殺手」,不過,他可沒興趣和粉絲見面。

就是為了避免與人過多接觸他才會獨來獨往,不論是「幽靈殺手」的綽號,或者是外傳的謠言都與他無關,那不過是人們腦補出來的形象,並不是他本人。

「一部分啦,畢竟我還是想贏過陳聿那傢伙的,既然要贏他,就得更瞭解他才行。」蕭天沒打算讓楊樂多轉移話題。

「該不會,幽靈殺手有某種原因不能現身?」

蕭天閃爍的眼神相當聰穎,彷彿沒東西能瞞過他的雙眼。

看楊樂多心虛的移開視線,他明白自己說得沒錯。

「是嗎。」他收回手,不再逼楊樂多。「既然是這樣,就沒辦法了。」

楊樂多為此剛鬆口氣,卻聽見蕭天用興奮的語氣,輕聲說:「我只好用其他方法把他引出來。」

一陣冷顫,楊樂多再回頭,蕭天已走回沙發前,蹺著二郎腿看電視。

「那男人究竟想幹啥……」楊樂多喃喃低語,皺緊眉頭,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躲進研究室裡。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