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

白色主教卡的位子剛剛好,黑色國王根本沒有任何逃走的空間。

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敗在陳聿的手下,蕭天頓時覺得好無助。

「嗚哇啊啊!你騙人!你明明說過不會西洋棋!」他跳起來指著陳聿,抱怨連連。「這根本就不是新手會走的棋路!」

陳聿勾起嘴角,奸笑道:「願賭服輸,你可別想賴皮。」

蕭天被他恐怖的語氣嚇到縮起肩膀,往後退了好幾步,像隻炸毛的貓。

「不算不算!這場勝負不算數!」

「怎麼能不算?」陳聿隨意地攤手。「我沒說謊,我是真的沒下過西洋棋。」

說完,他把一疊紙放在蕭天面前。「所以我很匆忙地去查詢下西洋棋的方式,順道看幾支職業棋手的比賽影片。」

蕭天臉都綠了。

他和陳聿提出挑戰不過是三天前的事,為什麼陳聿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變得比他還厲害?

不是他自傲,他的實力可是能夠媲美職業棋手,而且從沒輸過!

原以為只要用擅長的西洋棋來向陳聿提出「贏了就可以向對方要求一件事」的挑戰,就能順利從他口中問出幽靈殺手的情報,沒想到反而被對方擺了一道。

打死他也不想被陳聿抓到這種機會,現在真是後悔莫及。

「你你你……你光靠這樣就贏過我?」

「我還嫌太長。」

「你這傢伙果然很讓人火大!」

「勝負跟個性無關。」陳聿打開電視機,側眼看火冒三丈卻不敢不從的蕭天,甩手道:「還不趕快去?別忘了我們有約定。」

「……啊?去哪?」蕭天雙手環抱胸前,冷哼道:「如果是要派我出去工作,我可不幹!」

「誰要你出去工作,我是要你去臺北車站幫我排兩個小時的隊,買起司蛋糕回來。」陳聿用想睡的表情打了個哈欠。「這就是我的要求。」

蕭天愣住,他完全沒料到陳聿竟然只是要他跑腿,這麼好的機會,難道他就不想讓他去做別的事嗎?

覺得自己被小看了的蕭天氣得跺腳。「好!你給我等著!等我回來之後我們再比一場!」

「記得我要每日限量的人氣商品,其他的我可不接受。」

「吵死了!知道啦!」

蕭天穿上外套,飛奔出去。

聽見關門聲而從房間內走出來的楊樂多很無奈。

「對方好歹也是Duta殺手事務所的一流殺手,你居然讓他去跑腿。」

「我們事務所的工作,不用你跟曲文堯之外的人去做。」

楊樂多懶得跟他吵,反倒是安靜待在旁邊的朱桓光,一見到陳聿向他招手,立刻端上剛泡好的咖啡。

「說、說起來,這幾天都沒見到曲文堯,他沒事吧?」

自從陳聿要求楚茵茵替他把『有殺手違反紀律,同時在兩間事務所工作』的消息放出去之後,曲文堯來到事務所的次數就越來越少,雖說這樣的結果和陳聿當初預料的不同,但他並不在意。

「大概是Duta故意讓他忙不過來,只要減少他的空閒,就能阻止他往我們事務所跑。」

「但這樣就沒辦法製造出你想要的『混亂』。」就算沒親口聽他說,楊樂多也很清楚陳聿的計畫。

只是陳聿總是不按牌理出牌,無論是在以前的公司,或是現在的殺手事務所,陳聿的心思,都是最大的謎團。

打開電視的陳聿看到新聞報導畫面,放下遙控器,饒有興趣地摸著下巴。

『記者現在所在位置是案發現場,這起駭人聽聞的殺人事件,發生在昨天午夜,依照警方的消息指出,很有可能是稱為「阿努比斯」的職業殺手所為,現在警方正在照這條線索持續進行調查。』

聽見新聞報導,楊樂多臉色凝重。

陳聿喝著朱桓光泡的咖啡,把杯子放下後,起身走向辦公桌,楊樂多也立刻跟上去。

氣氛很緊張,朱桓光不知所措,縮著身體躲在門後面。

「陳聿,這則報導……」

「嗯,跟我預想的有點不同。」陳聿坐下來,皺眉回答:「遊戲時間結束,該上工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