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他認出自己,封七笑得更加開心,但他臉上的笑容就像是個面具,感覺不到他內心的喜悅,冷冰冰的。

顧懿堯倒是不太在意,因為他知道封七只是個系統,再怎麼樣,系統也不會做到和人類一樣擁有喜怒哀樂的感情。

「你這個樣子是怎麼回事?原本的那顆球呢?」

「這裡所有的玩家在剛進入遊戲的時候,都見過球型機器人,我當然不能用那種模樣和你待在一起,太顯眼了。」

「所以就變成這樣?」顧懿堯想到他居然還穿著圍裙,在家裡烤蛋糕,就忍不住掩嘴笑道:「你……你是想直接假扮成男僕NPC嗎?」

「不。」封七仍笑得很開心,面對顧懿堯的嘲笑,完全不在意的說:「我是以玩家身分進入遊戲的,畢竟在這之前,我也是封測遊戲的玩家之一。」

「……咦?」顧懿堯聽見他這麼說,驚訝的張大眼睛,不明白的皺起眉頭來,半信半疑地指著他那張笑咪咪的臉說道:「你是玩家?那之前的那顆球……等等,我真的搞糊塗了。」

他的反應完全在封七的預料之中,就是為了要看見顧懿堯這困擾的表情,他才會刻意什麼都不說。不過既然接下來要伴隨在他身邊,那麼他就必須知道他的身分才行。

於是他輕咳兩聲,將手往旁邊一攤,重新介紹自己:「現在才和你說明,非常不好意思──我是這款實境網遊公司的遊戲維安人員,而之前那個自稱是系統的球型機器人是由我直接人工操控的,所以打從你進入遊戲以來所相處的那個『封七』,一直都是我。」

顧懿堯的嘴角垮下來,露出十分厭惡的態度。

原來他以為的「系統」,是真人!好樣的,這男人根本鬧著他玩,繞了這麼一大圈才告訴他事實,等到離開這裡,他一定要把封七大卸八塊,扔進大海裡面去!讓他在重生點復活好幾回!

「不要做多餘的妄想,你現在的等級和我差太多,沒辦法把我大卸八塊。」

沒想到封七竟然會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顧懿堯心虛的苦笑著,無奈打消這個念頭。

「我是來協助你的,所以讓我們和平共處,好不好?」

「協助我腦充血嗎?」顧懿堯冷眼看他,實在不認為他有那麼好心。

雖然他的遊戲角色是個鄰家型大哥哥,溫柔又平易近人,好像不管什麼事情都難不倒他,和藹可親的笑容能瞬間迷倒一卡車的女孩子,待在他身邊好像很舒服的樣子──可是他才不會被這外貌影響!對!絕對不會!

顧懿堯認真的握緊拳頭,不斷提醒自己,別被外表給騙了,但是封七卻笑盈盈地看著他的臉,彷彿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

「你很中意我的角色外貌?」他摸著下巴,十分有自信的說:「這樣一來,你應該就不會想要揍這張俊俏又讓你中意的臉吧?」

「我、我才沒有──」被說中心思的顧懿堯,頓時滿臉通紅,兩手交叉放在胸前,故意裝作不在乎,「你才是!哪、哪有人這麼自戀的!居然會說……」

「說什麼?」

封七笑嘻嘻地靠近顧懿堯,害他下意識的往後退開,直到背部貼在牆壁上,才驚覺自己已經被封七逼到沒有退路。

抬起頭想要找其他地方逃開的時候,封七卻彎下身,朝他的右耳旁邊伸出手,將掌心緊貼著牆壁,垂眼看著他慌張的表情,似乎很滿足的樣子。

顧懿堯緊張的抿住雙唇,他不知道封七的笑容底下到底在想些什麼、做什麼打算,雖然很想跟封七見面,把話問清楚、說明白,但怎麼樣也沒想到再次見面的場景竟然會是這樣。

為了轉移注意力,他盡可能讓自己轉移思考,開口問道:「你……剛剛說你是遊戲維安人員吧,這樣在普通玩家面前表明自己身分沒關係嗎?」

實境網遊雖然有著非常高的自由度,但也因為這樣,會出現不少犯罪以及玩家爭執事件,所以政府增設負責維持實境網遊秩序的網路警察,就像他那個死黨。

不過,除網路警察以外,遊戲公司本身也為了杜絕這種事情的發生,特地在遊戲中安排幾名維安人員,隱藏在玩家之中,暗中維持遊戲裡的秩序,畢竟公司怎麼樣也不想和政府或者警察扯上關係。

要是自己公司名下的實境網遊,發生什麼嚴重的事件,影響到自家的信譽──那真的是吃不完兜著走,所以遊戲公司也是相當重視實境網遊裡的秩序,因此聘請高手玩家來擔任遊戲維安人員的職務。

坦白說,只要是常玩實境網遊的玩家,都知道有遊戲公司指派的維安人員存在,不過卻不能肯定這是不是真的,畢竟沒有人真的遇見過。

維安人員的存在,就像是實境網游世界中的都市傳說。

關於遊戲維安人員的傳聞在無法證實真實性的狀況下,謠言像顆雪球越滾越大,他甚至還聽過「職業排行榜前幾名的玩家就是維安人員」的說法。

不過,會這麼誇張也不是沒有道理,畢竟遊戲維安人員的存在實在太過神秘,才會讓謠言越傳越誇張,可是如今他的面前卻出現一名自稱是遊戲維安人員的男人──

顧懿堯悄悄抬起眼眸,看著封七那張輕鬆的笑臉,不知道自己到底該不該相信他說的話。

或許是因為顧懿堯的表情太過有趣,封七忍不住的笑出聲來,「你這樣皺著眉頭盯著我看的表情,還真可愛。」

「……什……」顧懿堯的臉變得更紅,伸手朝他的胸口用力一推,將他推開,氣得直跺腳,指著他大喊:「你別老是轉開話題!我很認真的在問你耶!還有,我是個男人!」

沒想到封七竟然直接抓住他的手,強硬的吻著他的嘴唇。

顧懿堯驚訝地瞪大雙眼,近在眼前的俊俏臉龐,加上唇瓣的柔軟觸感,竟然讓他腦袋空白,一時忘記反抗。

就連在現實生活中,都沒有過接吻經驗,沒想到他的初吻,竟然會是在遊戲裡!而且還是被霸道又不講理的男人奪走!

封七發現他沒反抗,勾起嘴角,主動離開,但雙眼卻仍盯著他看。

「你還挺老實的。」

「什──」直到聽見封七的聲音,顧懿堯才脹紅著臉,回過神來,張開口想大聲責備,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封七收回手,並放開他。

顧懿堯慢慢消化他說這句話的意思,赫然發現,自己的視線高度似乎與剛才不同,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已經不再是小孩子的模樣,而是與現實中的自己差不多身高的少年。

「這就當作是我的賠罪。」封七知道是自己欺負過頭,讓顧懿堯以小孩子的模樣進入遊戲,只不過是他個人興趣,要是被發現的話,他肯定會被責罵一頓。

「什、什麼?」脫離小孩模樣,雖然讓顧懿堯很開心,但他還是不太明白封七究竟想做什麼。

「實在是因為你的反應很有趣,所以忍不住。」

「哪裡有趣!」顧懿堯很不開心地垂著眼,盯著這奇怪的男人看,「我只是想玩個封測遊戲而已,為什麼卻有種事情被你弄得越來越複雜的感覺?」

「這部分倒是真的,對我來說,你是公司的消費者之一,不過我剛才也說過,你的情況是『例外』。」

「只是一個月後才使用這個封測帳號登入遊戲而已,是不是太誇張了點?」

「最主要的倒不是這個問題。」封七轉過身,將放滿蛋糕的盤子端起來,重新回到顧懿堯的面前,笑著解釋:「你放心,我會解釋到你明白為止,在這之前先慢慢聽我說。」

顧懿堯下意識盯著他的嘴唇看,想起剛才的吻,緊張得轉移視線,伸手拿起杯子蛋糕,放入口中。

見顧懿堯願意聽他解釋,封七鬆了口氣,開口道:「你應該很好奇,為什麼我會讓你以小孩的角色來進行遊戲?」

「啊,沒錯!」經過封七的提醒,顧懿堯這才想起這最重要的問題,匆匆問道:「如果說這是你的惡作劇,我絕對會──」

「不完全是。」封七阻止他繼續說下去,「一般的實境網遊能夠自由選擇年齡,但我們這裡是由玩家本人資料上的實際年齡來製作外貌的,所以才會說無法選擇角色外貌。」

「所以我的遊戲角色是小孩的樣子,並不是你們的問題,是這個封測帳號本身的資料設定?」顧懿堯嘆口氣,至少已經解開她為什麼會縮小的謎。

離開遊戲之後,他絕對要去抓那傢伙過來問清楚說明白。

「通常封測帳號只能讓擁有帳號的玩家本人使用,除了性別無法更動之外,年齡我們會依照玩家的要求而做調整。」

「意思是,除了我之外還有其他謊報年紀的玩家?」

「沒錯。話說回來,你是故意跳過我們的偵測系統,用其他方式登入遊戲的,對吧?」

「哈、哈哈……」顧懿堯心虛的別開眼,乾笑道:「我、我可沒有犯法。」

「你不用這麼緊張,我不會舉報你的。」封七看他緊張得滿頭大汗,臉色蒼白,便笑著說:「畢竟我已經弄清楚你進入遊戲的原因,所以我知道你是來玩遊戲的,沒有什麼其他的目的。」

「這麼簡單就相信我,沒問題嗎?」顧懿堯聽封七說得這麼輕鬆,反而有點不太安心。

他的確是用其他方式閃過他們的偵測系統,好讓他成功進入遊戲,可是他怎麼樣都沒想到會被發現。

第一次做壞事就被抓到,這是不是證明他不適合當壞人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