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有點明白前因後果了,至於這個任務為什麼會是竹階級的──是因為這隻石像怪的關係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個石像怪只有接下任務的人才能夠解決掉牠,也就是說,不管怎樣還是得和這隻石像怪打一架就是了。

「嘖!這傢伙真難纏!」黑馬正好在這時滑步回到顧懿堯面前來,眼裡淨是不屑,「沒想到牠竟然能夠跟本大爺我糾纏這麼久,真是意外。」

「不是因為牠厲害,是因為牠是我的任務怪,只有我才能夠讓牠消失。」顧懿堯無奈的朝黑馬嘆氣,向牠提議:「怎麼樣,要不要和我合作?這樣就能夠早點把牠解決掉。」

黑馬轉過頭來,用著百般不解的眼神看著他。

「我憑什麼接受你的提議?妳只不過是個進來遊戲沒幾分鐘的小鬼頭。」

「因為你沒有權利拒絕。」這回換顧懿堯掩嘴笑道:「石像怪盯上的人是你,我可以趁著牠攻擊你的時候,跟在後面補尾刀。」

黑馬的臉上露出十分厭惡的表情,不快的嘖了一聲,還沒來得及反駁顧懿堯的話,石像怪的拳頭就從牠頭上揮下來,逼得牠只能先嚥下這口氣,振翅飛離。

牠在空中繞著石像怪的頭頂看,心裡一直在思考著顧懿堯剛才說的話。雖然很清楚石像怪的性格,所以很清楚顧懿堯的提議是目前最快的解決辦法。

真要怪的話,就只能怪牠倒楣被捲進顧懿堯的任務中。

「啊啊啊!真是麻煩!」

站在地上的顧懿堯聽見黑馬無奈對天空大叫的聲音,露出笑容來,將懷裡的封七放在白色拖把狗的面前,對它說:「你在這裡幫我顧著這隻小狗,我去去就回。」

封七不明白的轉動著眼珠,看著顧懿堯,“我不是寵物保母,也不會接受玩家的命令嗶。”

「是是是,反正你待在這裡別亂跑就對了。」

黑馬已經把石像怪引開這個地方,至少他可以不用太過擔心老婦人的狗狗的安危,這樣他就能夠安心地和黑馬一起去解決那隻煩人的石像怪。

他拿著手裡的籐拍子,很快地趕到石像怪的背後,雖然目前只知道一揮動籐拍子就會出現風刃,將目標切開,但是以現在來說,知道這點就足夠了。

顧懿堯來到距離石像怪非常近的地方,站穩腳步後,使盡全身力氣朝石像怪揮動手中的籐拍子,風刃將石像怪飛過去,但是卻在碰觸到牠的身體時,消失不見。

「咦?不、不會吧……」

風刃完全沒有在石像怪的身體上留下痕跡,卻引起石像怪的注意,牠慢慢轉過頭來,發紅的眼眸狠狠瞪著他,張開嘴嘶吼一聲,尖銳的爪子就朝他撲過來。

顧懿堯在爪子撲向他之前,趕緊跳起來,踏在石像怪的手臂上,迅速沿著手臂爬到牠的肩膀上去。

他縮起手臂,來到石像怪深紅色的眼珠前面,將籐拍子刺入牠的眼睛。

石像怪放聲慘叫,用力的把他甩下去,但在顧懿堯落地之前,黑馬先一步衝過來接住他的身體,讓他騎在自己的背上。

「你知道那傢伙的弱點?」黑馬沒想到他竟然會這樣攻擊石像怪,感覺好像早就已經知道石像怪的弱點,這可不是剛進入遊戲的玩家能夠做到的事情。

顧懿堯的動作十分迅速俐落,就算一個攻擊不奏效,也能夠馬上展開下一波的攻擊--這讓黑馬十分好奇,這種年紀的小孩,怎麼可能會以這麼俐落的操作手法來控制遊戲角色。

他的動作像是十分習慣這種實境網遊,完全不像是生手。

「這種怪物的設定,通常都是有其他的隱性弱點,而最常被設定的弱點就是眼睛,所以我才會攻擊眼睛。」

「……你也太過游刃有餘了吧!」

「是不是開始慶幸剛剛沒跟我打?」

「哼!說什麼廢話,本大爺才不會輸給你這種三腳貓玩家。」

黑馬不悅的反駁,不想被顧懿堯看扁,牠也是有身為怪物的自尊的,怎麼可能會讓乳臭未乾的小鬼小看自己。

「坐穩了。」牠低聲說著,顧懿堯還沒明白牠想做什麼,黑馬就已經加快速度,繞著石像怪四周飛。

石像怪因為右眼受傷的關係,痛苦的大喊著,鼓動翅膀飛起來,朝黑馬伸出爪子,牠的目標已經從黑馬改為顧懿堯,若不報牠的右眼之仇,是絕對不會善罷干休的。

黑馬的速度雖快,但不至於讓顧懿堯抓不穩,他彎曲雙膝,壓低身體蹲在黑馬的背上,一手緊抓著牠脖子後方的黑色鬃毛,一手拿著籐拍子。

System,檢視模式開啟。」

隨著顧懿堯的聲音,他的面前出現透明螢幕,上面列出石像怪的圖樣以及牠的相關資料。顧懿堯很快的掃過螢幕上的文字後,黑馬突然將翅膀往下壓,急速升空,閃過石像怪的爪子。

再次將翅膀向上張開,黑馬的身體停滯在半空中,低頭看著那隻動作遲緩的石像怪把手收回,對著牠放聲嘶吼。

「牠看起來比剛才還要火大。」黑馬悠悠然的說著,沒有打算動手,只是單純的閃避石像怪的攻擊而已。

既然已經知道自己的攻擊對石像怪無效,那麼牠也懶得浪費力氣。

顧懿堯眨眨眼,將放在透明螢幕上的掌心收緊成拳頭後,從牠的背上站起來,轉手將籐拍子向下揮。

籐拍子揮下的方向出現風刃,但是顧懿堯卻將風刃抓在手裡,高舉在頭上轉了幾圈後,從黑馬背上跳下去。

「喂!你、你在做什麼!」

黑馬沒想到顧懿堯竟然會這樣突然往下跳,慌張的發出鳴叫聲,但是顧懿堯卻沒有打算理會牠,在向下墜落的同時,將手中抓著的風刃扔向石像怪。

石像怪輕而易舉地舉起爪子,直接將風刃揮開,就在牠手臂剛放下來的瞬間,顧懿堯已經收起手臂,在牠的眼前擺出揮棒的動作,下一秒,他將籐拍子直接重打在石像怪受傷的那隻眼睛上。

一聲沉重的吼叫聲迴盪在四周,震破附近大樓的窗戶,石像怪跪在地上,痛苦至極的扶著那隻被二度重傷的眼睛,另一隻眼睛由紅漸漸轉為金色,狠狠的瞪著站在自己肩膀上的顧懿堯。

顧懿堯回頭看那顆發光的金色眼瞳,勾起嘴角,轉身從牠的肩膀上迅速跑過去,一揮手中的籐拍子,瞬間將石像怪的頭部與身體切開。

他順著石像怪的頭洛帝的方向快速的跑過去,在石像怪的頭落地後,踏在牠的頭臚上面,將籐拍子向下放在那顆發光的金色眼睛前面。

那顆金色眼睛化作一道光芒,吸入籐拍子之中,而石像怪的身體變成黑色,一塊塊剝裂、散落在地上,最後消失不見。

黑馬拍著翅膀從半空中飛下來,看著盤腿坐在那顆頭顱上的顧懿堯,變回男人的外表,一臉不屑的瞪著他看。

「你究竟是什麼人?根本就不像是個才剛進入這個遊戲的菜鳥玩家。」

「我很常玩這類型的實境網遊,所以角色的控制那些的,很快就可以上手,不過這也是在我了解自己的武器能力以及怪物設定的前提之下。」

「你不過看了幾眼遊戲解說,就可以馬上知道石像怪的弱點?」

「其實我也只是半信半疑,托你的福,讓我有時間可以研究石像怪的設定解說。」顧懿堯轉手將籐拍子收回去之後,從石像怪的頭上跳下來,站在男人的面前,笑嘻嘻的說道:「我們還真是合作無間,對吧?」

一看到顧懿堯那笑得天真可愛的表情,男人的臉頓時燥紅一片,他緊張得甩甩頭,故意裝作不在意的態度,把頭轉過去。

「誰誰誰誰跟你這小鬼合作無間了!」

顧懿堯仍笑得很開心,他摀著嘴,笑彎著雙眼指著他說道:「你的臉還真紅,該不會被我的英姿迷倒了?」

「我才沒有!」

雖然紅著臉說這句話很沒說服力,但男人卻因為顧懿堯的嘲笑而慌了手腳,為了逃離顧懿堯的眼神,他張開背後的黑色羽翼,一邊指著他碎碎念,一邊飛入空中。

「少自以為是!我不會對你這種小鬼臉紅心跳!哼!」

大聲的向顧懿堯宣告後,男人便迅速飛走。

顧懿堯看著他漸漸遠離的身影,臉上仍收不起嘲笑的笑容,但是直到現在他才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

「啊,真糟糕,忘記問他叫什麼名字。」

雖然只是意外遇上,但是如果沒有他的幫忙,他也很難單獨打敗那隻石像怪。

他這個人很有義氣的,受到他人的幫助,理所當然要報答對方才對,不過看黑馬匆匆離去的態度,他也只能暫時在心中記下一筆,以後有機會遇到再說。

“您的技巧和運氣真的很不錯嗶。”

封七將拖把狗放在自己頭上,慢吞吞地飄到顧懿堯的身邊來。

顧懿堯並沒有太過在意封七說的話,他伸手將封七頭上的拖把狗抓下來,抱在懷裡,而封七則是轉動眼珠,看著石像怪的頭說道:“真是令人驚訝嗶,沒想到您居然能夠打贏這隻石像怪,您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知道什麼?」顧懿堯學著封七,將拖把狗放在自己的頭上,眨了眨眼睛,故意用天真的態度朝封七提問。

封七轉動眼珠,盯著他那張人畜無害的無辜表情說:“石像怪的結晶位置嗶,您是怎麼知道它藏在左眼的?”

「怪物的資料庫上面有寫,我趁空檔稍微查了一下。」明白它在問什麼的顧懿堯,將兩手插在腰上,無奈的看著石像怪的頭,「不過我也是看了才知道,原來這隻石像怪的等級並不高,只要找出結晶位置就可以順利解決,而且左右眼的結晶等級還不一樣……真是一隻麻煩的怪物。」

這個實境網遊因為地圖較大,加上封測時間內暫不開放主線任務,單純讓封測玩家體驗遊戲內容的關係,會釋出部分怪物的資料在每個角色的系統裡。

顧懿堯一開始沒想到這件事,是因為他覺得這隻石像怪應該不在資料庫裡,沒想到抱持著試試看的心情下去查,還真的讓他查到。

能夠順利打贏石像怪,並不是因為他的實力,而是託系統資料庫的福,當然,那個沒告知姓名就擅自離開的黑馬也是助力之一。

沒有他的幫忙,恐怕也沒時間打開系統調查石像怪。

“嗶,您真的不太需要我嗶,難怪您會這麼堅持要跳過新手教學。”

封七已經親眼見識到顧懿堯的實力,它知道,他根本就不需要什麼新手教學,對於單靠系統裡的遊戲解說以及怪物資料庫,就可以輕鬆上手的玩家來說,新手教學的存在反而變得多餘。

它轉動眼珠,看著顧懿堯頭上的那隻拖把狗說道:“那麼就先去交還任務嗶,也該是時候讓您離開新手教學系統裡了嗶。”

「……咦?」

顧懿堯瞪大雙眼看著封七,它剛才說的話,一字一句進了他的腦袋裡,但是卻讓他花了好長時間才消化掉。

原來一直到現在為止,他都是在玩「新手教學」的任務嗎?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