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來遊戲不到幾分鐘的時間,連一個任務都還沒解完,就先被扣了三千點角色能力值,然後現在又遇到了自稱是遊戲裡的怪物的男人──這對顧懿堯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就算他手氣再糟糕,也不至於糟糕到這種地步吧!

雖然不是很願意,但顧懿堯仍然緊握著手裡的籐拍子,小心翼翼地看著他。而封七不知道為什麼,沒有要從他們之間離開的意思,圓滾滾的眼睛緊緊盯著男人看。

正當顧懿堯做好開戰的準備時,封七突然發出聲響。

“嗶嗶嗶。”

封七發出來的聲音和之前不太一樣,聽起來有點急促,但是顧懿堯還沒來得及開口問封七原因,就看見面前那個男人飛快地朝自己跑過來。

他嚇了一跳,趕緊收回被封七影響的注意力,舉起手中的藤拍子。

沒想到,那個男人的速度比他還要快太多,在他舉起手的瞬間,瞬步來到他的面前,一掌緊緊握住他拿著武器的手腕,直接抱起他,迅速離開這座公園。

顧懿堯還沒來得及理解這個男人為什麼要這麼做,就看見巨大的身體從天而降,直接將那座小公園壓在腳底。

男人抱著顧懿堯,蹲在地上,與他一起回頭看著這不知道從哪裡掉下來的龐大身軀,不快乍舌。

「被人吵醒已經夠讓人不爽,現在居然還跑來一個不識相的傢伙。」他將顧懿堯輕輕放下,扭著拳頭,「看來要先把這個傢伙解決,我才能夠繼續和你之間的戰鬥。」

顧懿堯看著那隻站在小型公園裡的龐大身軀,皮膚像是由石頭做成的,看起來很粗糙,身體臃腫,看起來像是個胖子,但是頭上卻長著兩條尖尖的耳朵,背後還長著蝙蝠翅膀,四肢爪子也十分銳利,一看就知道不好對付。

「牠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顧懿堯不明白,這樣一隻怪物,怎麼可能會突然間從天而降,讓他們措手不及。

而回答他這個問題的,不是帶著他即時閃避開來的男人,而是那顆圓滾滾、發出奇怪嗶嗶聲響的封七。

“這隻怪物叫做石像怪嗶,平常居住在樓層較高的大廈上方,肉食性,最喜歡吃的是生物身上的毛髮,所以牠們對毛髮稀少的人類沒有什麼興趣嗶。”

看到封七也沒事,顧懿堯覺得有點可惜,嘆口氣之後才又回頭繼續看著那隻將頭轉過來,狠狠瞪著他們看的石像怪,嘴角僵硬地顫抖著。

「牠看起來似乎不像是對人類沒興趣的樣子,這不是正在瞪著我看嗎?」

“的確嗶。”封七看了一眼石像怪的眼神後,半猜測地說:“可能是因為你的毛量比一般人類還要多嗶,所以才引起了牠的興趣。”

「你還敢說風涼話!我的角色可是你指定的!」

封七真的很不會看情況說話,在這種時候還堅持執行調侃他的工作。

但是,剛才就下顧懿堯的男人卻完全不這麼認為,無視兩人之間的吵鬧,開口道:「這傢伙的目標不是你,是我。」

「是你?」顧懿堯上下打量了他一會,「說得也對,應該盯上大人才對,而且你的『毛量』應該比我還多。」

顧懿堯下意識的將視線放在男人的跨間。

他現在是個孩子,那邊的毛肯定沒他多,男人被視為目標也是應該的。

男人沒把顧懿堯的話聽進去,露出充滿自信的邪惡笑容,全身散發出黑色霧氣,直到將身體完全包覆住。

而後,從中張開的翅膀,使勁揮開這陣霧氣,如黑夜般漆黑的駿馬提起前腿,高聲鳴叫著,把顧懿堯嚇一大跳,怎麼樣也闔不起嘴。

黑馬有著一身黑得發亮的黑毛,但尾巴卻是龍的尾巴,長滿黑色鱗片,要說牠是馬,卻又覺得有點不太像,顧懿堯根本就無法說出這是什麼樣的動物。

這下終於明白,為什麼他會說自己身上的毛比他還多。

金色的眼眸轉移到顧懿堯驚訝的臉上,黑馬勾起嘴角,露出尖銳的牙齒,笑著說道:「真是令人高興的反應。」

「你……」

“喔──原來是擁有智慧系統的怪物嗶,難怪你與普通妖怪看起來不太一樣。”看到男人恢復這個模樣,封七倒是鬆了一口氣,不像顧懿堯那樣大驚小怪,解釋著:“這個也是這款實境網遊的設定之一嗶,這裡的怪物分為兩種,一種就是那隻石像怪,一種則是像這匹龍馬,擁有人工智慧系統的怪物。”

當封七向顧懿堯解釋的時候,黑馬已經迅速衝向那隻石像怪,進入戰鬥中。

顧懿堯看著那邊的戰鬥,再看看以冷靜態度向他解釋的封七,不知道自己到底該不該去幫忙。

無視封七在旁邊向他解釋那些遊戲設定,顧懿堯十分認真地考慮自己是不是應該去幫那匹黑馬,畢竟牠剛剛還救他一命。

雖然黑馬威脅說要送他回重生點,但還是幫了他,搞不好那個男人其實是個心腸很軟的濫好人。

不過,他來到這裡的目的終究還是要幫那個老婦人找寵物,現在那座小型公園被石像怪夷為平地,可想而知,他的任務也跟著失敗了。

「唉,這下子只好換個任務來做。損失的三千點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補得回來。」顧懿堯哀怨的抬起手,在眼前張開透明螢幕,檢視自己的任務指示後,睜大雙眼。

「奇怪?任務還在?」

通常失敗的任務應該會自動消失,但是任務選單上面還留著剛才和老婦人接下的找尋寵物任務,這就表示,這個找寵物的任務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發現這一點之後,顧懿堯立刻抬起頭看著石像怪和黑馬戰鬥的地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低聲自言自語道:「難、難道說……」

“所以說,這種擁有智慧系統的怪物是可以……等、等一等嗶!您要去哪裡?”

封七話還沒說完,就看見顧懿堯拋下自己,帶著手裡的武器衝向石像怪與黑馬戰鬥的地方,連忙跟上去,在他耳邊碎念:“您、您想做什麼嗶?那邊正在戰鬥,很危險的!”

「放心,我不會去干涉牠們。」顧懿堯小心地看著石像怪和黑馬的行動,確定沒問題之後,來到被石像怪壓在屁股底下的公園裡,回頭對跟過來的封七說道:「你剛剛感應的任務地點在哪裡?」

“嗶?您問這個做什麼。”封七半信半疑的來到顧懿堯身邊,雖然對顧懿堯的問題充滿困惑,但還是轉動著眼球,回答道:“嗯,是在這裡沒錯嗶,不過現在比較靠旁邊……好像有移動嗶。”

「告訴我位置。」

封七再次轉動眼珠,往前飛了一點點距離,發出嗶嗶聲響。

顧懿堯聽見封七的聲音後,趕緊跑了過去,抓住飄在半空中的封七,將它緊抱在胸口裡之後,舉起藤拍子,在跳起來的瞬間朝地面揮了下去。

同樣的白刃出現,筆直落入地面之下,接著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受到了影響,從揚起的塵土中飛躍出來,與顧懿堯同時踏落在地上。

「就是這傢伙嗎?」

“看起來是的嗶。”封七在顧懿堯的懷中轉動著眼球,確認眼前這隻怪物的身分後,佩服地說:“真是厲害嗶,您居然會發現牠藏在地底下。”

「因為任務沒有消失,我就想會不會是這樣。」顧懿堯鬆了口氣,看著眼前這隻全身毛茸茸,像是拖把的白色小狗。

牠害怕的縮起身體,不斷顫抖著,但是在看到那隻和黑馬戰鬥的石像怪之後,馬上就以飛快的速度躲到顧懿堯的腳後跟去。

看牠的模樣,應該是在害怕那隻石像怪,這麼說的話,難道就是因為石像怪的關係,這隻拖把狗才躲在這裡嗎?

看著這隻拖把狗身上的「毛量」,不難想像他被石像怪盯上的理由是什麼。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