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暈目眩的撲倒在冷冰冰的地面上後,他覺得自己全身痠痛到像是要散了一樣,好不容易把身體撐起來,抬起頭才發現,自己竟然掉在馬路中間。

不過這裡是除了玩家之外沒有任何人存在的遊戲世界裡,就算他在大馬路上睡覺,也不會被車子輾過。

看著旁邊的大樓,顧懿堯扶著腦袋,搖搖晃晃地從地上站起來。

「好想吐……」正當他低頭咕噥著的時候,注意到自己身上多了件連帽外套,還被換上最不習慣穿的短褲。

接著他又摸摸自己的臉還有頭髮,趕緊轉過頭去看著人行道旁邊的櫥窗,從玻璃窗上的倒影裡看見了自己的模樣──

沒想到,那顆球給他的角色設定,竟然是個小孩!

「那傢伙……分明是想氣死我!」顧懿堯氣得半死,他可以感受到那顆球的惡意,卻無法抱怨,更不可能退出重來,「唉!算了,反正我只是來玩遊戲的。」

他不太在意使用的遊戲角色,對他來說,內容才是重點,可是他還是忍不住想要吐槽自己的模樣,以及那個系統的喜好。

為什麼要把一個二十幾歲的男人,變成只有十來歲外貌的小孩子?

年齡足足被砍了一半啊!

這身高……這短手短腳……

顧懿堯臉色鐵青地看著玻璃窗中的自己,除了嘆氣加上對那顆球狀體發牢騷之外,只能接受這個現狀。

「這麼說起來,我的武器是什麼東──西……這是什麼東西啊!」

剛想起自己戳破販賣機按鈕這件事,顧懿堯便扭頭往自己掉落下來的馬路中間看過,沒想到居然看見一個發出淡淡白光的不明物體。

他走過去,臉色鐵青地看著躺在地上發光的「武器」,嘴角顫抖。

「這是我的武器?真的假的,那顆球沒搞錯吧?」

躺在地上的東西,甚至不能說是「武器」,應該說他根本就沒見過有人把這東西拿來當作武器使用的,這根本連形狀也沒有。

當他把手伸過去,碰觸「武器」的瞬間,光芒瞬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封七那毫無任何音調起伏的聲音,如背後靈般的存在,默默從他身後傳來。

“喔喔!真不錯嗶,這是相當稀有的武器呢。”

「哇!」顧懿堯根本沒注意到封七出現,嚇得尖叫,差點沒把手中的「武器」摔下去。

他回頭狠狠瞪著封七,不快的說:「拜託你別突然冒出來行不行!我快被你嚇死了!」

“原來您的膽子這麼小,好的,我記下了。”封七轉動眼珠,雖然不太能忍受顧懿堯膽小的個性,但還是勉強接受這個要求。

封七說的話還是讓他覺得很刺耳,好像故意挑起他心中的怒火一樣,不過現在沒時間和它吵架,得先趕快搞清楚這是什麼東西才行。

那顆轉動著的眼珠似乎看出顧懿堯心裡在想什麼,不等他開口,直接解釋:“這是籐拍子嗶。”

「籐……什麼?」

“籐拍子,系統上提供的資料顯示嗶,是拍打棉被的專用用具。”封七一邊搜尋著腦袋裡的資料庫,一邊轉著眼珠,好奇的問:“真奇怪,您用這種東西來打棉被嗶?”

拍打棉被的東西他是知道,但親眼看見倒是頭一遭,這個看起來像是蒼蠅拍的竹製品,怎麼樣都不像是個武器,讓顧懿堯忍不住扶著額頭,搖頭道:「這遊戲的武器還真是有夠貼近日常生活……」

努力接受自己抽中一個奇怪的東西當作武器的事實後,顧懿堯回頭朝封七問:「說起來,你剛才是不是說這是相當稀有的武器?」

“是的,相當稀有嗶。”封七提高了音調,十分有自信的回答:“這是數量相當稀有的武器,但就只是數量稀有而已嗶。以我看來,您的運氣相當好嗶。”

顧懿堯現在有種想要把它當成球,一腳踢飛的衝動。

數量稀有是什麼東西!他還以為自己難得走好運,抽中什麼好武器,結果所謂的「稀有」指的是數量嗎?

他才不需要這種意義上的稀有!

「唉,算了。有總比沒有好。」

撇開封七的存在,以及這種詭異的武器設定,他的心底還是存有希望的。

對對對,要等到開始打怪或者進行任務的時候,才能夠真正明白這款遊戲到底好不好玩。

現在都只是前置作業而已,對,沒錯。

顧懿堯努力安慰自己已經快要爆走的心,將這個籐拍子收好。畢竟是他在這款遊戲裡唯一能夠信任的夥伴,現在他除了相信這個不知道要如何使用的武器之外,沒有其他辦法。

總之現在就先開始找簡單的任務來進行,好讓他真正開始體驗這款遊戲的有趣處。

顧懿堯一個人站在原地頻頻點頭,決定好接下來該做什麼事情後,將頭抬起來,正好看見封七貼近自己,用那顆又大又圓的眼珠子直盯著他看。

“您還在發什麼呆啊?遊戲已經開始了嗶。”

「我知道。」顧懿堯硬是把這顆球從自己眼前推開來,碎碎唸著:「我要去找任務來做啦!你先到旁邊去,別來打擾我。」

“啊,如果是任務的話,這附近正好有一個嗶。”封七不肯讓他推開自己,眼珠直盯著他對自己露出的厭惡表情,眨眨眼回答:“從這裡往前走,在第二個路口有一個任務,您可以過去看看嗶。”

「這麼近就有一個啊!」聽見封七給自己的情報,顧懿堯便鬆開手,開心地照著它說的話往前面跑過去,留下封七獨自在原地。

封七盯著顧懿堯開心飛奔而去的背影,眼珠子不斷轉動著,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事情。

沒多久之後,它也跟在顧懿堯身後追過去,花不到幾秒鐘時間便追上他。

「你跟過來幹嘛?」顧懿堯眼角餘光看見封七追過來,很不高興地問著。

“我必須確保您能夠順利進行遊戲嗶,這是我的工作。”

「如果你是指新手教學的話,就免了。我不需要。」

“這款實境遊戲與您以前所玩過的實境遊戲完全不同嗶,這點您應該很清楚吧?”

「……當然知道囉,我就是衝著這點來參加封測活動的。」

“那麼請您聽清楚了嗶,這款遊戲的任務總共有松、竹、梅三種等級,您現在要過去的那個任務,是屬於竹階級的嗶。您才剛進入遊戲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實際上應該還是先從梅等級的任務開始執行會比較安全嗶。”

「我是覺得無所謂啦。反正參加竹階級的任務,角色能力會升得比較快吧?」

“這款遊戲並沒有等級或者經驗值這類的系統設定,角色的能力,完全是由執行任務以及斬殺怪物時所遺留下來的『結晶』來提升嗶。”

「你不用特地解釋給我聽,我早就知道了。」聽完封七說的話之後,顧懿堯勾起嘴角,很開心的說:「早在封測活動開始之前,我就已經調查過這款遊戲的玩法了,所以我才會說我不需要新手指導。」

封七瞪大雙眼,顧懿堯的話迴盪在他的記憶體裡,讓它頓時明白,為什麼顧懿堯從一開始就說她不需要新手指導。

顧懿堯沒有注意到封七的情況,停下腳步,站在一間店前面。

一名看起來十分傷心的老婦人在店門口徘徊著,哭哭啼啼的擦著眼角淚水,完全沒有注意到他的出現。

顧懿堯看了老婦人一眼後,向封七確認:「你說的任務NPC就是她嗎?」

“……是的嗶。”

封七仍擔心著顧懿堯的堅持會害死自己,但身為負責指導玩家的系統,他並不能指使玩家進行遊戲或者做任何決定,只能在一旁看而已。

於是它也只能老實的回答。

「老婆婆,妳怎麼了嗎?」顧懿堯走了過去,對著那名老婦人問道。

這時老婦人才終於注意到顧懿堯的存在,拉著他傷心的說:「我、我的寵物不見了!我帶牠出來散步,但是牠卻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顧懿堯眨眨眼,看著老婦人頭上出現是否要接取任務的選項,有點猶豫。

老婦人的頭上的確畫著竹子的圖樣,表示這個任務真的如封七所說,是稍微難一點的松階級任務,可是任務內容卻聽起來很簡單。

雖然有些猶豫,不過他最後還是決定接下這個任務。

「好吧,我去幫妳找妳的寵物。」

「真的嗎?謝謝妳啊,小弟弟。」

顧懿堯聽見任務NPC叫自己小弟弟,有點不太習慣,坦白說如果她沒這麼講的話,他可能早就忘記自己使用的角色是個看起來才十幾歲的小孩。

想到這件事,他的頭又開始痛起來。

「不……客氣……」

尷尬的回答NPC的話,顧懿堯便轉過身,看見封七正瞇起眼睛盯著自己看。

他下意識地縮起身體,被封七的目光盯得不太舒服,忍不住說道:「你、你幹嘛老盯著我看?怪不舒服的。」

“真是奇怪嗶,您居然對自己這麼有自信。”

「我好歹也是老手級玩家,操作角色什麼的,對我來說不是很困難。畢竟這類型的遊戲,戰鬥方式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差異。」

“看來您不太需要我嗶。”

「如果是作為導航系統的話,那就挺需要的。我不太會看地圖。」

封七愣了愣,過一會兒才開口回答:“……我說過我不是導航系統嗶。”

「我知道。」顧懿堯對它笑著,一半是故意想要氣它,誰叫它之前老把他當成笨蛋看待,還惡趣味的讓他使用小孩的遊戲角色。

他轉過身,抬起手,從面前張開透明瓶幕後,對封七說:「怎麼樣?我已經坦白告訴你我不需要你的協助,那麼,你還要選擇繼續跟著我嗎?」

“這是當然的嗶。”封七轉轉眼球後,飄到他身邊來,“我可是您的指導系統,不管您去那哩,我都會跟著您。”

「那就好。」確定任務內容以及地圖上標記的任務地點後,顧懿堯收手將屏幕收起,轉轉手臂,「走吧!來看看這個任務背後到底藏著什麼樣的有趣故事。」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