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燃燒的戰場上,身穿散發著各種顏色光芒衣裝的人們拿著武器,見到人便攻擊,但是在這看似戰火環繞的地方,卻看不見任何一滴鮮血。

他們雖然將對方視為敵人,不分你我大開殺戒,但是他們卻樂在其中,沒有戰場上那種為了生死而奮戰不懈的感覺,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著自信的笑容。

其中最吸引人眼球的,便是穿著簡單的皮衣,手持一把弓箭的金髮妖精。

他以十分俐落的動作將眼前的敵人打倒在地,三招以內將對方的血條歸零,讓對方退出戰局,和他打過的人全都化作藍光程式碼,消失不見。

這樣的一個角色,很快的就被許多人盯上,不一會的時間,三、四個人將他圍起來,不快地瞪著他看。

「這裡可是大亂鬥戰場!沒組隊就亂闖這裡的人,別在這裡補人尾刀!」

身穿銀色鎧甲的戰士拿著手中的巨斧,對他的出現感到非常不高興。

在大亂鬥的戰場上,許多人會以組隊的方式進來參賽,因為這樣獲勝的機率會比較高,不過偶而還是會有一些搞不清楚狀況的玩家誤闖進來,擾亂這個戰場。

這種單獨玩家在這裡顯得很突兀,有些看不過去的團隊,就會過來阻止。

一般來說,口頭上勸阻的話,對方通常很快就能夠理解並且離開,但是這個金髮妖精卻反而勾起嘴角,轉動翠綠色的眼珠子,掃視他們四人的臉。

「我可不是那些搞不清楚狀況的玩家。」

「啥?」

銀色鎧甲的戰士才剛張開嘴,困惑的發出聲音來,金髮妖精便舉起了弓箭,以飛快的拉弓姿勢射向他對面的那個隊友。

對方沒想到他會突然攻擊過來,狼狽地閃了過去,但是才剛站穩腳步,那名金髮妖精竟然已經跟著他一起出現在他身後,手裡握著自己射出的那把箭,反轉刺入他的背後。

連搞清楚狀況的時間都沒有,那個玩家便化作藍光消失不見,其他三人驚愕地看著那名金髮妖精,完全不能理解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金髮妖精看了看其他人驚呆的表情後,將箭收回背後的箭桶裡,甩甩手轉身離開,「這裡沒我的事了,先走一步啦!」

銀色鎧甲的戰士這時才突然清醒過來,一邊大吼著一邊追了上去。

「你、你給我等一下!為什麼突然之間就攻擊我們的隊──」

「那傢伙是被GM盯上很久的黑名單玩家,會依存在需要他的團隊之中,等到團隊裡的人全滅後再竊取隊友的物品,最近已經有不少玩家被他騙了。」金髮妖精回過頭來,勾起嘴角對那名看起來像是大叔、長著滿臉落腮鬍的銀色鎧甲戰士說道:「所以你們應該慶幸,我在他搜刮你們之前找到他,要不然,你們幾個人就是下個跑去找GM哭訴的玩家。」

說完,金髮妖精便走入旁邊的傳送點,離開了這滿場喊殺的戰場中。

 

 

「呼。」取下白色眼罩,顧懿堯靠在椅背上面,鬆了口氣。

睜開眼,盯著電腦上的螢幕,順手朝旁邊的記事本劃掉了最後的幾個名字,接著便聽見眼罩上的耳機閃爍著紅色光芒,想也沒想,很快地按下旁邊的按鈕。

「辛苦你了,小堯!」通話端傳來十分開心的聲音,沒等顧懿堯回答,便滔滔不絕地開始說起:「這工作交給你來是對的,居然只用了短短三天的時間,就把我給你的一百多個黑名單玩家抓到手,真不愧是專業玩家!」

「我下次可不會再幫你這種忙。」顧懿堯將棒棒糖的包裝紙拆掉,含入口中,一點也不在乎的碎唸著:「突然之間丟給我一個角色,讓我用它去打擊犯罪什麼的……我又不是網路警察。」

「別這麼說嘛,就當作是幫好朋友一個忙?」

「我不記得我跟你是朋友。」

「你好無情!我以前可是常常好心替你點名耶,不然老師老早就把你當了!」

「反正只要有去考試就行啦。」

「也得要有足夠的出席數才能夠參加考試,小堯。」

顧懿堯沒有再開口答話,縮起雙腿坐在電腦椅上,盯著白色眼罩旁邊的紅色光芒說道:「沒忘了我的獎勵品吧?」

「……你還真是個重度遊戲痴。」

耳機裡傳來嘆息,接著顧懿堯的螢幕出現一個資料封包,顧懿堯開心地按下確認鍵,看著傳送結束,立刻收起低落的心情,開心的說道:「好耶!這遊戲的封測帳號超難取得的,幸好有你幫我!」

「畢竟你也幫了我很多忙,這點小事不算什麼。」無奈歸無奈,但耳機裡的人在聽見顧懿堯開心的聲音後,也不想計較這麼多,「話說回來,現在的實境網遊這麼多,你怎麼就對這款遊戲特別有興趣?以往都沒見你參加封測活動。」

現在的實境網遊與以往已經有非常大的不同,只需要戴上實境眼罩就能夠在家裡玩任何實境網遊遊戲,所以很快的就成為了線上遊戲玩家們的新寵兒。

這樣的系統,只需要讓玩家的大腦直接控制遊戲裡的角色就可以,所以比起用鍵盤以及滑鼠操作還要來得更加順暢,也是實境網遊如此受到歡迎的原因之一。

不過,讓顧懿堯如此中意的實境網遊,可不是什麼普通的遊戲。

「這個實境網遊和你所認識的實境網遊,完全不同。」顧懿堯勾起嘴角,滿足的看著遊戲軟體慢慢開始安裝,半開玩笑的說:「你如果也有興趣的話,和我一起參加封測就好啦,雖然我習慣把網路遊戲當單機遊戲玩,但如果能有認識的人一起玩,感覺也挺不錯的。」

「真難得你會邀請我……雖然我很想答應,但負責監視這款遊戲的網路警察不是我,就算我想偷玩也不行。」

「那還真可惜,等到封測活動結束後,我再來好好跟你炫耀我的戰果。」

「看你這麼有信心,難道就不怕踩到一個大地雷?」

「呿!別烏鴉嘴,要是這款遊戲真的是顆大地雷的話,我第一個就找你!」

「……我還要工作,先閃了。」

一聽顧懿堯用生氣的口吻對他說話,就算他再想調侃,也只能先打道回府。而且他可是正大光明的用上班時間和他閒聊,要是被上司發現,肯定吃不完兜著走。

耳機上的紅色光點消失,螢幕右下角顯示對話結束的文字,但顧懿堯完全沒有把這些看入眼中,仍開心的盯著安裝進度趴數持續成長著。

當安裝進度到達百分之百的時候,螢幕自動跳出了登入選項,顧懿堯看見遊戲能上線,便開心的將眼罩耳機重新戴上。

眼罩前面的透明螢幕轉為深灰色,而顧懿堯就這樣安靜的向後躺在椅背上,房間內頓時只剩下電腦裡傳來那平淡無起伏的機械音調。

 

“載入中,歡迎玩家B00413進入遊戲。”

 

 

任務一    常識之外的遊戲

 

睜開眼,顧懿堯發現自己正站在某棟大樓的頂樓,風吹過髮絲,感覺十分真實,而映入眼簾的景色,與現實也沒有任何的不同,硬要挑出不同點來說,就是這個世界裡沒有其他人。

除了進入這款遊戲裡的玩家之外,這個實境網遊當中沒有設定其他普通的NPC,如果見到自己之外的人,只有兩種可能。

一種就是其他玩家,另外一種就是任務NPC

這款「非主流Online」是依照現代城市模樣而打造出的虛擬城市,在這佔地幾乎有整個台北市大小的地區裡面,玩家們可以自由行動,以消滅隱藏在這座城市中的「怪物」。

顧懿堯將兩手插入口袋裡,十分開心的看著這座虛擬城市,對於早就已經期待這款遊戲非常久的他來說,能夠在封測時就體驗這款遊戲,是幸福到不行的事情。

打從「非主流Online」剛有上市消息以來,顧懿堯就被這款遊戲與眾不同的設定給吸引住了,它的遊戲背景不但設定在「二十一世紀城市」裡,就連戰鬥方法以及升級方法都很獨特──

“嗶──嗶──玩家B00413,歡迎您進入非主流Online的世界!”

正當顧懿堯正思考該從什麼地方開始才好的時候,一台用著毫無任何口氣起伏音調的圓形球體飛到他面前來,它的眼珠靈巧地在中央轉動著,機體上發出淺藍色的光芒。

它從腹部的地方打開了一扇小門,從裡面伸出了三隻爪子的手臂,伸向他,十分禮貌的解釋著:“您好,我是負責指導玩家進行封測遊戲的嗶──”

「教學模式?我不需要。」顧懿堯看了一眼那隻三爪手臂,往後退步,尷尬的苦笑:「能直接進入遊戲嗎?比起教學模式,我比較習慣用直接進行遊戲的方式來習慣遊戲。」

“嗶嗶嗶──”圓形球體把爪子收回去,繞著顧懿堯的身體飛幾圈後,無視他的要求,繼續說下去:“這款遊戲與您以往玩的實境遊戲有點不太一樣嗶,但還是歡迎您的加入。另外,在封測遊戲結束以前,有任何問題您都可以問我嗶,請多多指教。”

「等、等一等,我都說我不……」

“那麼,遊戲封測時期的外觀是由系統直接替您設定好的,無法再進行更動,不過您不用擔心,武器部分還是會讓您自行選擇的嗶──”

「你這台機器是不是不會聽人說話啊?」

“嗶──我們製作出來的宗旨是指導玩家進行封測遊戲,不是玩家的寵物,也不是夥伴,更不是導航系統。您可以把我當成空氣就好。”

顧懿堯發現這個圓形球體不單只是個系統而已,還有著很高的智商──能夠氣死玩家的智商。

「也就是說,不管怎麼樣你都會跟著我?」

“是的嗶!”

「好吧。」顧懿堯扁著嘴,無可奈何地看著這個圓形球體,「你剛剛說你叫什麼?」

“我的名字是封測遊戲指導系統77,您可以直接叫我封七就好。”

顧懿堯並不想去吐槽為什麼它掐頭去尾後的名字聽起來挺順耳的,現在他只想趕快進行遊戲,他早就已經心癢難耐。

「那你叫我小堯吧。如果沒有其他問題,能不能麻煩你趕快讓我玩遊戲?」

“嗶──是的。不過這裡我要修正一下您剛才說的話,您的名字是B00413,並不是小堯嗶。”

……怎樣都好啦!這顆球倒底想不想讓他玩遊戲啊!

封七無視顧懿堯那帶著恨意的眼神,自顧自的飄到了大樓上面所安置的一台販賣機前面,用爪子指著它說道:“那麼,先讓我們來挑選您的武器,請您要好好選擇,遊戲中您只能擁有這一項武器。”

「也就是說,這遊戲裡的武器不用鍛造,也不用更替囉?」

“是的嗶,它會是您在這款遊戲裡的最佳拍檔,聽起來就像是命中注定的,很浪漫對不對嗶?”

「我為什麼要和我自己的武器有浪漫的相遇啊……」

顧懿堯雖然對封七的認知很有意見,但看它總算開始說正事,就不去計較那些小細節,走到這台販賣機前面。

販賣機上面有著各種按鈕,可是卻沒有顯示是什麼樣的武器,很明顯就是要他玩一場運氣遊戲。

可悲的是,他的手氣向來就很悲劇,要是連抽到的武器都是悲劇的話,那他只能悲劇的繼續玩這款遊戲。

──不過,他倒是有自信能用善用任何武器,就算再爛他也能拚上榜單。

拋開這些悲劇想法後,他抿著嘴唇,抬起手。

“機會只有一次,請您確定後再選擇嗶。”

「怎麼確定?這每個按鍵的顏色都是灰色,看起來沒什麼差別。」

“嗶嗶,還是有很細微的差異的嗶!例如這邊這個顏色,拉成點陣圖來看的話,可以看見中間有一點是深灰色。”

「我又不像你是系統,能夠看得見點陣圖!」

“啊,這可真抱歉嗶。”封七突然變得很有禮貌,用細長的爪子搔著頭說:“我忘了玩家的角色設定上是與現實相同的嗶,這種微弱的視力果然還是很麻煩吧?我會將您的問題記錄下來,提交給系統專員嗶。”

顧懿堯突然覺得自己似乎被這顆球狀物體當成測試小白鼠了。

先不管這顆球狀物體,到底是來添亂的,還是來指導他的?總之,現在得先選一個武器才能夠繼續進行遊戲。

拋開封七的存在,他還是對這款遊戲充滿著期待。

「不管了,隨便選一個!」顧懿堯閉上雙眼,隨手一點,卻沒想到自己的手指竟然戳破了按鈕,嚇得他睜大雙眼看著自己的手指。

「哇!這、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我我可沒有破壞公物──」

“嗶,請不用擔心。這是正常的。”封七瞇起眼睛,盯著顧懿堯看,“那麼,現在就如您所願,讓您開始進行遊戲吧。”

「耶?」

顧懿堯僵硬的扯動嘴角,還沒來得及向封七問清楚狀況,整個人就化作淡綠色程式碼,進入被他手指戳破的那個按鈕洞中。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