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分鐘後,陳聿等人搭的船隻,終於停靠在某座小島的港口。

出乎他們意料的是,這座島嶼比他們想像得還要熱鬧,港口甚至掛著紅布條,寫著「歡迎光臨殺戮世界嘉年華會」。

眾殺手還以為他們是不是下錯島嶼,很有默契地將目光轉移到陳聿身上。

陳聿無視所有人,走向港口櫃檯申請登入。

「等等,陳……唔!」

曲文堯才想叫住他,就被陳聿用手肘擊中腹部,痛苦萬分的蹲在地上顫抖。

「我叫做扣達,給我記清楚。」

「對……對不起……」曲文堯摸摸肚子,雖然陳聿的力氣不大,但他對陳聿沒防備,所以沒來得及反應。

他連忙改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裡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殺戮戰場,反而像是遊樂園。」

「這個島嶼半年會更換一次主題,今年是嘉年華會。」陳聿收起工作人員給他的玩家識別卡,掛在脖子上。「不過,最好不要因為這樣就大意,趕快登島進去裡面,我們在安全區會合。」

說完,陳聿便頭也不回的離開。

曲文堯雖然想追上去,卻被入口的警衛擋下,只好匆匆忙忙回頭辦理手續。

率先進入島上的陳聿開始查看手機,發現它已自動登入遊戲,螢幕上出現的是他的資料以及照片。

這座島的地圖,在上島後才能夠看得見,雖然破解並不難,但是需要花點時間。

反正他決定要親自跑一趟,就沒有特地去破解,反而想好好欣賞這實境遊戲的現實設定有多麼強大。

安全區有兩座,分別在島的東岸與西岸,而港口位於東岸,安全區位置很明顯,但西岸安全區的位置,是山脈。

在那個地方設置安全區是什麼意思?

那裡既沒有重要的商店街,也很偏僻,要到達那座山有些難度,更別說要去裡頭的安全區。

「太過顯眼的疑點,反而讓人很想去一探究竟。」

陳聿已經決定好目標,在安全區等曲文堯和他會合,不過先走過來的不是曲文堯,而是那名溫文儒雅的殺手。

兩人明顯對到眼,可是他直接與其他兩名殺手離開。

那雙眼眸讓陳聿覺得全身發毛,隱藏在笑容底下的心思,更是難以猜測。

曲文堯提醒過他要小心,那麼他最好多注意,盡量別跟這個殺手接觸。

安全起見,還是讓留守事務所的楊樂多調查一下吧。

「你聽得見我說話吧,楊樂多。」

『很清楚。』

手機裡傳來楊樂多的聲音,接著螢幕便切換到攝影機的畫面。

懷裡抱著爆米花,大搖大擺躺在沙發上看電影的楊樂多,背對鏡頭,慵懶地說:「我好不容易能擺脫你,放個假,你就不能讓我清閒的看個浪漫愛情片?」

「我是要你做後勤,不是要你自動放假。」

「是是是。」楊樂多瞄了一眼螢幕,轉過身來。「你要我做什麼?」

「把曲文堯那間事務所的殺手資料傳到我的手機,我要先掌握所有人的資料。」

「可以是可以,但這條線路安全嗎?」

「我使用的網路比五角大廈還安全,不需要操心。」

「……一分鐘後把資料給你。」

「完成後,你可以繼續去看你的《斷背山》。」

「《斷背山》才不是浪漫愛情片!」

「原來你的吐槽點在這。」

「什──」

楊樂多還想回嘴,陳聿直接切斷通訊,不久後便看到資料傳遞完成的字樣。

他可以想像楊樂多在事務所裡氣得跳腳的畫面。

「真是個單純的男人。」

楊樂多就是這點有趣,總讓他忍不住欺負,這人的反應比綜藝節目好笑太多。

「喂。」

陳聿的肩膀,出現一隻溼漉漉的手,全身掛著海帶,活像是顆巨大海藻球的「東西,默不作聲地出現在他身後。

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陳聿嚇了一大跳,才剛轉身,就看到這顆「球」被曲文堯的飛踢遠遠踹開。

曲文堯安全落地,那顆球卻滾得老遠,只見他擺出拳腳架勢,對他說:「你給我離他遠一點!」

那顆球撞上牆壁,海帶滑下來,這才讓兩人看清楚真面目。

「痛死我了……」

「蕭天?怎麼會是你?」曲文堯沒想到海藻球的真面目竟然是蕭天,連忙過去把他扶起來。「你沒事打扮成這副模樣幹麼?」

「我才想問你,為何不先問清楚就出手!」蕭天扶正眼鏡,指著曲文堯的鼻頭大罵:「我不過是想跟扣達打聲招呼!」

「……我反而覺得你是想把我拖去海底當替死鬼。」陳聿笑也沒笑,他上下打量蕭天,接著便趕緊推著兩人,走到人比較少的地方去。

幸好當時沒什麼人,不過他們也得被其他人發現之前離開。

確定附近沒問題之後,陳聿這才回過頭質問蕭天:「你是怎麼進入島上的!沒有拿到玩家識別卡,就沒辦法踏入這座島才對。」

「哼哼,你想不到吧?」蕭天眼神閃爍,他就是想證明自己比陳聿還行。「每個遊戲都有漏洞,即便是實境遊戲也不例外。」

「簡單來說,你是偷渡的。」

「對,沒錯。」

「真是沒事找事做。」

陳聿忍不住嘆氣。

他們登入這座島不過幾分鐘就惹出麻煩,這可不是好的開始。

「放心,以我的實力,這款遊戲的GM根本不會發現。」

「那麼我只好舉報你。」陳聿拿出手機。「聽說舉報可以得到不錯的武器作為獎賞。」

「還不給我住手!」蕭天趕緊把陳聿的手機搶走,氣急敗壞地對他說:「我可是為了楚老闆的委託才涉險爬到島上來的,別隨便破壞我聰明絕頂的計畫!」

陳聿看著他,停頓三秒,按住手錶。

蕭天握在手中的手機突然放電,痛得他把手機甩出去,大叫:「好痛!怎麼會有電……」

他邊說邊看著撿回手機的陳聿,氣得咬牙。「哪有人會在手機上做這種陷阱!」

「這是相當正常且普通的『防盜措施』。」

「根本完全不普通!」蕭天想找曲文堯幫替自己出氣,沒想到曲文堯竟然雙眼金光閃閃,崇拜不已的盯著那支手機。

「我也想要一臺這樣的手機。」

「不要傻傻崇拜這種事!」蕭天從曲文堯的後腦杓狠狠拍下去,壓低他的頭,指著陳聿。「你這小子居然會想舉報同伴,我果然還是沒辦法相信你!」

陳聿無視他的喧鬧,拿起手機。

「喂,你好,我要舉報偷渡者。」

「喂喂喂喂喂!」

蕭天嚇得臉色鐵青,不自覺地張大嘴巴,卻看到陳聿賊笑著放下手機,黑著臉對他說:「呵,這麼好的牌,我當然不會現在馬上用掉,只要你乖乖聽我的話,我自然就不會舉報你。」

蕭天顫抖著嘴角,怎麼樣也沒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比他想得還要可怕,心機比誰都要重。

他原本只是想跟陳聿炫耀自己比他聰明,卻反而被人家抓住弱點──

「不用擔心。」陳聿將手機收回口袋,彎起一個笑弧。「你只要像條狗,乖乖聽從我的命令行動就好,這樣我就不會做某些多餘的事。」

「你……你……」

「啊,對了。關於這個進入的漏洞……」陳聿摸著下巴。「我真沒想到有人會從海底進入島上。」

原本憤怒不已的蕭天,聽到陳聿改口,立刻自豪起來。

「當然!我可是完成率百分之百的殺手!這點小技巧不算什麼。」

「我的意思是說你的行為很愚蠢,難道你認為地下通道沒有監視設備嗎?」

「在我蕭天大爺面前,監視器不算什麼,我兩三下就能破解。」

陳聿露出笑容,突然蹦出一句話:「很好,你合格了。」

蕭天張著嘴,沒聽懂他的意思。

「什麼合格?」

「你能入侵這座島的安全系統,表示你有資格站在我身邊。」

「我才不想!我要的是把你推倒!」

「喔──看不出來你說話挺大膽的。」

「喂!你想到哪去了?我不是這種意思,再說,我沒這種興趣!」

「說得也是,你的態度明顯在表達你是個笨蛋。」陳聿轉身背對他,語氣中藏著陰險的笑意。「而且嚴格來說,我比你強,應該是由我推倒你才對。」

蕭天氣得漲紅臉,還沒來得及回嘴,就被曲文堯掐住脖子。

「原來你也想被陳聿推倒嗎!不行,我不准!應該是由先來的我……痛!」

曲文堯頭上腫起大包,可憐兮兮地看著陳聿,發現他黑臉瞪著自己,才注意到剛才竟然脫口說出他的真名!

「啊!對、對不起!」他連忙鬆開掐住蕭天的手。

陳聿頭痛萬分的嘆氣。「……算了。」

他指著倒地不起的蕭天說:「幸好他已被你掐昏,根本沒聽見剛才的話。」

曲文堯垂頭喪氣的跪在地上,向陳聿賠不是,就怕他又趕自己走。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陳……扣達。」

「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無所謂,但我現在需要蕭天,他必須跟著我,如果你真想保護我的安全,就把扣達這兩個字牢牢記在腦海裡!」

曲文堯猛點頭。

「那現在我們就先帶他離開,得去準備武器,才能夠進行遊戲。」陳聿指著遠處的高山,對曲文堯說:「我想在短時間內到達那座山,你能幫我吧?」

「能能能!交給我!」

這是他將功贖罪的機會,怎麼樣都得好好把握。

他可不希望成為陳聿的拖油瓶!

 

第二集試閱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