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難道你騙、騙我?」

「不完全是,我只是沒把實話說完。」陳聿看他幾乎要崩潰,有點內疚,便不再胡鬧,坦白道:「製作這套程式的,除了我還有一個人,就是楚昂口中所說的、已經去世的那人。」

「當初之所以把它分成『基地』與『鑰匙』,是為了讓我們雙方都持有這套軟體,『基地』被我藏起來,而『鑰匙』……被他藏在他設計的這款殺戮遊戲的某個地方。」

「你早就曉得了……」

「對,不過我不相信他死了。」陳聿用鼻子哼氣,不以為然。「我可沒收到他死掉的消息。」

「你的意思是,楚大叔說謊?」

「我不認為,反而覺得說謊的……是對方。」

「……誰?」

「和我一起設計這套毀滅世界的程式的傢伙!」

陳聿氣得咬牙,當初會把這套軟體一分為二,就是因為他們都認為這套程式太過危險,沒想到這麼多年之後,對方竟然會讓它以這種方式登場。

這跟他們當初說好的不同。

楚昂會認為那人已經死亡,恐怕是因為他刻意迴避楚昂。

許多年都沒跟「老同學」聯絡的陳聿,真的有種想要掐死過去的自己的衝動,只怪他當初沒用心,單看實力而無視對方的人格,才會導致如今這種狀況。

所以,他必須參與這次的行動,而這次,他要完全毀掉這套軟體!

「其他殺手也挺準時的。」陳聿注意到正往此處集中的人們,輕拍曲文堯的肩膀。「記得別讓我被識破,要是我的身分被發現,你就休想踏進我的事務所一步。」

曲文堯臉色鐵青,連忙點頭。

陳聿勾起嘴角,雙手插入口袋裡,自信滿滿地走向那些殺手。

「你們的時間觀念不錯。」陳聿用慵懶的目光掃視殺手,態度依舊高傲。「那麼準備出發,記得上了船後,你我都是目標相同的陌生人。」

「可是楚老闆要我們保護你的安全,是不是該分些人手跟著你?」

看起來一臉好人模樣的殺手,和藹可親的向陳聿提議,卻被他拒絕。

「不用,我不需要保護,但是我下達的指令,你們必須聽從。」

「哈!你憑什麼讓我們得聽你的話?」

戴著墨鏡,臉上還有道疤,光看就覺得很可怕的男人,凶神惡煞的走上前,臉貼到陳聿的鼻尖前,打算用氣魄壓垮他的氣焰,可惜對陳聿完全沒用。

他連看也沒看男人一眼,無視他的問題,繼續說下去:「如大家所知,這個遊戲與一般網遊不同,角色為玩家『本人』,遊戲當中的戰鬥等等,則是由手機當中的特定軟體進行。」

「等等,你為何無視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已經駭入各位的手機,強行替大家安裝了遊戲軟體,另外還附贈一個我寫的叫做『隨傳隨到』的程式,只要直接在裡面寫入訊息,就可以跟我取得聯繫,但對象僅限於我本人。」

「喂,你這小子……」

「記住,有任何情報都必須回報給我,這是我給你們的第一項指令。」

陳聿眉頭深鎖,總算願意注意對方,但男人還沒開口,就被曲文堯從旁邊揮來的拳頭擊中臉頰。

男人旋轉著身體,飛撞到旁邊的貨櫃上。

其他人早已見怪不怪,只有陳聿朝男人投以憐憫的目光。

「你出手會不會太重了?」

「不會。」曲文堯扭著肩膀。「那傢伙皮硬得很,對他來說這不算啥。」

他氣得邊哼氣邊抱怨:「誰叫他要對你不禮貌?你明明很認真的在解釋,他卻完全沒在聽,我才忍不住出手。」

陳聿繼續說正事:

「只要登入軟體就可以玩遊戲,裡面有簡單教學。這遊戲沒有等級,也沒有特殊設定,只會計算殺死的人數,至於武器,到島上後會有武器庫,比較不同的是,武器庫內的武器,有些必須自費。」

「自己帶的武器不能用?」

有人提問,陳聿便解釋:「對,因為這只是遊戲,不是真的殺人,簡單來說有點像是漆彈的網遊版,武器上附設的系統會計算砍殺對方的程度,如果是重傷害會判定死亡,輕傷就不會。」

「關於目標物的線索呢?難不成要我們大海撈針?」

「『鑰匙』應該隱藏在某個遊戲任務當中,是完成後的獎勵。」

「什麼嘛,這樣搞不好早就被別人拿走了!」

被曲文堯打飛的男人若無其事地走回來,除了衣服沾上灰塵,並沒有大礙。

陳聿看了他一眼。「所以你們的工作,就是要找出拿走獎品的玩家,還有取得尚未被人拿到的獎品,總之,我們的目標是要把所有獎品弄到手。」

「你看得出哪個獎品才是真正的『鑰匙』嗎?」

「可以,我有特殊的程式能讓它現形。」

「聽起來並不困難。」男人和藹可親的笑了笑,向其他人說:「那麼剩下的工作我們自行分配,只要把獎品拿來給你就好了,對吧?」

這人外貌溫文儒雅,雖然不像個殺手,卻能讓其他殺手聽從命令,看起來很有領導力。

就連那個凶神惡煞,對陳聿非常沒禮貌的刀疤男也一樣。

陳聿默默在心中記住男人的臉,點頭。「沒錯。」

「請期待好消息吧。」

男人向他鞠躬,十分有禮。

等對方與其他殺手登上船,曲文堯這才把壓抑許久的怨言告訴陳聿:「那張臉,不管看多少次都很討厭。」

「你是說那個很紳士的傢伙嗎?」

「嗯!你要小心,千萬不要跟他扯上關係。」曲文堯先是提醒他,接著又說:「不用擔心,我會緊緊跟著你,不讓他找到機會纏上你。」

看來他最先要甩掉的人,不是紳士男,而是曲文堯。

眼看曲文堯又打算黏著自己不放,陳聿不禁開口:「你別黏著我,你想害我曝光嗎?」

「可是我走了就沒人保護你。」

「就算我差點被你誤殺,你也沒必要付出到這種地步,再說,我沒那麼容易死。」

曲文堯緊抿雙脣,滿臉通紅。

見他不說話,也沒離開的意思,陳聿只好轉移話題:「唉……話說回來,你那個好搭檔呢?怎麼還沒看到他?」

「也對,他是個重視工作又準時的人,不該遲到。」曲文堯撓著腦袋,四處張望。「該不會是迷路了?」

「……別跟我說那人是個路痴。」

「他不是,只是方向感差。」

「他不是程式專家?用導航軟體找路不就得了?」

「話雖如此……但他北會認成西、東會認成北、南會認成北。」

「等等,你是不是重複了兩次北?」

曲文堯認真回答:「我是說真的。」

陳聿嘆氣。「他到底迷路到哪裡了?再不出現,船就要開了。」

「沒關係,不用管他。」曲文堯笑嘻嘻地拉住陳聿的手,帶他上船。「就算錯過這次船班,他也有辦法跟我們會合。」

看曲文堯這麼放心,陳聿也只能選擇相信他。

光他一個程式人員遠遠不夠應付本次事件,他需要「助手」,雖然不願這麼說,但在破解蕭天電腦的同時,他就確認助手人選非他莫屬。

蕭天確實有實力。

能找出隱藏許久的「基地」以及「鑰匙」的人,單就這點來說,陳聿是肯定他的。

想要對付昔日夥伴,他必須找個與對方實力相當的程式師。

「你確定他會去?」他再次向曲文堯確認。

曲文堯見陳聿好像很在乎蕭天,心裡有些吃味,卻仍乖乖回答:「他雖然個性古怪,但對工作還是很認真的,更何況這次是楚大叔親自委託的工作,他不會不當回事。」

「那就好,因為我會需要他的協助。」

「我不行嗎?」

「你就先從『迴圈』兩個字的意思開始練習吧。」

陳聿完全就是在欺負人,但曲文堯卻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甚至開始用手機查這兩個字的意思。

「上船啦!我可不想錯過船班,游泳過去。」

「等等我!」

陳聿踏著輕快的步伐走上船,曲文堯則是看著手機,再看看他,慌慌張張的跟上去,就怕真的被拋下海游泳。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