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聿坐在港口邊的石臺上,悠閒地聽著音樂低頭滑手機,根本沒有注意到接近自己的人,所以在對方把耳機拿走後,他用氣憤的眼神,抬起頭瞪對方。

「三個小時還沒到,你那麼早來幹麼?」

「這應該是我要問的問題。」曲文堯長聲嘆氣,實在拿這男人沒轍。「你究竟在想什麼?我還以為負責潛入的就只有我。」

「你是你,我是我。更何況我們負責的工作不同,又沒有關係。」陳聿從他手中將耳機搶回,正要戴上,就被曲文堯抓住手腕。

「你從開業以來,都讓楊樂多負責外勤,這次究竟有什麼不同,非得要你親自出馬?」

陳聿對曲文堯知道自己從未踏出事務所的事並沒有太大反應,他早知曉曲文堯暗中監視他──

為了自身安全起見,他老早就駭入曲文堯的手機,偷偷設置定位系統,所以曲文堯的一舉一動他全曉得。

知道這事的,只有楊樂多。

跟楊樂多說的時候,他還很驚恐的回去檢查自己的手機有沒有被駭,當時對方的反應太過有趣,足足讓陳聿大笑了半個小時。

陳聿沒打算把手抽回,畢竟兩人力氣差太多,拚力氣,他絕對不會占上風。

他就這樣任曲文堯拉著,有氣無力的開口:「這次光靠楊樂多不行,所以我才會親自出馬。」

「楊樂多不也是什麼……學者嗎?」

說不出形容詞的曲文堯,手忙腳亂地勉強擠出幾個字來。

陳聿聳肩。「他是生物及藥理方面的學者,這方面能做到的有限。再說,我的東西,我造的孽,理應要由我來承擔,更何況,除了我之外,沒人能夠破解我設計的程式。」

陳聿大膽宣示實力,不認為有人能夠在他之上。

曲文堯擔心他會被蕭天攻擊。

打從他認識蕭天以來,從未見他輸過,只要是跟程式設計有關,對方就絕對不會失手,在他認識的駭客當中,蕭天的實力,遠遠高出其他人。

──直到他遇見陳聿。

「那個叫做蕭天的男人,跟你很熟?」陳聿透過曲文堯戴著的戒指監控,知道他們兩個人認識。

曲文堯擔心陳聿會因此把他趕回去,連忙解釋:「我們雖然是搭檔,但不是朋友,就算你要我殺了他,我也會照辦!」

「緊張什麼,我又沒要你去殺人。」陳聿皺起眉頭。「我只是隨口問問,沒有特別的意思,而且,這次他是我們的夥伴,用不著和他為敵。」

「……咦?夥伴?」曲文堯撓著腦袋。「難不成你在這之前就僱用蕭天了?」

「我是以『扣達』的身分說話,現在我們都是楚昂僱用的『夥伴』。」

「喔,我還以為你瞞著我偷偷請了別的殺手。」

「就算是這樣也不用特意跟你報告,要用誰是我的自由。」

陳聿冷冷地說完,趁他不注意,把耳機搶回來掛在脖子上。

曲文堯垂頭喪氣,只差沒哭出來。

「可、可是你明明有我了啊!為什麼還要僱用別人?」

「喂,別忘了我現在好歹也是個『殺手』,沒辦法請其他殺手。」曲文堯這顆簡單的腦袋瓜,肯定根本什麼都沒想,乾脆轉移話題。「話說回來,你怎麼沒去替楚昂說服蕭天?」

曲文堯先是一愣,慢半拍想起自己戴著單向通訊器 ,便恍然大悟地說:「我發了訊息給他,他看到就會來。」

「你真瞭解他。」

「他不難懂,而且很單純,我覺得你會喜歡他。」

「這就不必了,我對比我弱的人沒興趣。」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能破解蕭天寫的程式的人,陳聿,你果然厲害。」

「叫我扣達,別害我露餡。」

「喔……這名字真難叫,你為什麼要取這麼奇怪的暱稱?」

「這麼沒品味的名字才不是我取的。」陳聿也很無奈。

曲文堯想起陳聿去了楚昂公司上班,可自己竟然完全不知道,不由心悶。

「你明明就在楚大叔公司上班,怎麼還跟我說你不認識他?」

「那是因為我從來就不是他的員工,我冒用這個名叫『扣達』的首席程式設計師,參與這次的遊戲。」他伸出指頭指著曲文堯的鼻尖笑。「這時就該慶幸楚昂根本沒關心過員工,連自家首席程式設計師長什麼樣都不曉得。」

「……所以你才變裝出現在事務所嗎?」曲文堯哭喪著臉。「你應該事先通知我的,我差點被你嚇死。」

「沒關係,反正這也是我的目的。」陳聿露齒嘻笑著。「你的表現比我想像中好,看來你在事務所時要比在我面前時還要冷靜沉穩。」

「你、你故意測試我?」

「只是想看看你會有什麼反應,說不上測試,真要說的話──只是單純的調戲。」

「調調調……調戲?」

曲文堯捧臉尖叫,想到自己被陳聿「調戲」,他就忍不住露出開心的笑容來,根本就不像是對此感到困擾。

這噁心的笑臉,讓陳聿寒毛直豎。

「對了!」曲文堯突然想起一件事。「既然你聽見我跟楚大叔的對話,應該也有聽到他提起設計程式的人吧?」

「有聽見。」

「遊戲就算了,為什麼楚大叔會說『基地』和『鑰匙』都是那個人做的?」

陳聿抬頭看他。「你難道不覺得是我在說謊?」

「我絕對不會這麼想,你雖然個性古怪,但絕對不是個騙子。」曲文堯握緊拳頭,信誓旦旦地陳述,可惜陳聿根本沒領情。

「關於此事,我也納悶。」

「是啊是啊,真的很奇怪。」

「沒想到你會這麼相信『基地』和『鑰匙』是我做的。」

「這是當然……咦?」曲文堯頓時愣住,瞪大眼睛。「陳陳陳、陳聿,你在說什……」

「你太過信任我了,這樣可不是稱職的殺手。」

曲文堯張著嘴,說不出話來,比看到陳聿以「扣達」的身分登場時還要錯愕。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