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文堯完全沒想到楚昂找來的人,竟然是陳聿!

話又說回來,他什麼時候變成楚昂公司的首席程式設計師的!

因為過度驚訝,他的嘴自動張開,根本無法闔上。

蕭天覺得奇怪,忍不住問:「怎麼,你認識他?」

直到聽見蕭天的聲音,曲文堯這才回過神,連忙收起錯愕,輕咳兩聲。

「不、不認識……」

 非常勉強的回答蕭天的問題,原本進入工作模式的他完全亂了腳步,視線無法從陳聿身上離開。

「楚老闆竟然找了其他程式人員,是不信任我的技術嗎?」

「那個人比你厲害許多。」

「什麼?喂,你竟然不挺我這個兄弟?」

「不,我只是實話實說。」

曲文堯的態度變得很奇怪,讓蕭天更不喜歡陳聿,下意識對他持有敵意。

這時,改變穿著打扮,成功混進來的陳聿,用極為爽快的聲音對在場所有人說:「我的名字叫做扣達,這次會跟著你們一起玩這款遊戲,在遊戲進行當中,你們必須聽從我的指示行動,否則丟了小命可別怪我。」

「我們都是十分有經驗的殺手,就算沒有你幫忙,也沒那麼容易死。」

蕭天走上前,替所有殺手抗議。

他曉得其他人因為楚昂在場不敢有意見,但他不同,不爽就要直接說,這是他的原則。

陳聿看著他笑道:「就是你找到『基地』跟『鑰匙』的?」

蕭天不快的答:「是又怎樣。」

「只是想看看是個什麼樣的人而已。」他將雙手插入連帽外套的口袋中,笑得更加開心。「就跟你寫出來的程式一樣,破綻百出。」

「你說什──」

「蕭天,別這樣。」曲文堯推開蕭天,替陳聿說話。「保護他是我們的工作,你總不能不給楚大叔面子。」

蕭天明白曲文堯說得有道理,但他就是氣不過,這個叫做扣達的男人明明就是故意仗著自己不能對他出手,所以才小看他!

他得讓對方明白,他可不是好惹的。

「如果你真看我不爽,就拿出實力來。」因為有曲文堯護著,陳聿說起話就更加大膽。「我可不會相信一個連『基地』被盜走都不曉得的三流程式師。」

「什麼?」蕭天聽他這麼說,不由得一愣。

楚昂這才解釋:「扣達說的沒錯,剛才我已接到『基地』被盜走的通知,這可能和『鑰匙』存在的消息傳出去了有關。」

蕭天張著嘴,連忙衝回筆記型電腦面前搜尋,可……楚昂說的完全正確。「基地」確實被盜,早就不在他的電腦裡了。

蕭天震怒,氣得揮手將筆電摔在地上。

「竟然有人破解了我的密碼、盜取我的東西……好樣的,不把這傢伙揪出來我不甘心!」

完全活在自我世界中的蕭天,就這樣匆匆離去。

楚昂搖頭嘆氣。

在揪出對方的真身之前,恐怕蕭天什麼都聽不進去。

但這對他來說,或許是好事──這表示蕭天會用盡所有手段,把他要的東西找回來。

「還有人有問題嗎?」陳聿無視蕭天,向其他殺手提問。

只見所有人鴉雀無聲,沒有回應,他才重拾笑容。

「那麼三個小時後,在基隆港西岸第一貨櫃港集合,我們要出發去遊戲場地。」說完,他低頭滑手機,漫不關心的說:「遊戲已開始,其他委託人的殺手也早就出發,所以我們時間很緊,大家別遲到。」

接著他直接走出事務所大門,頭也不回的離開。

 

 

事務所內的氣氛緊張到極點,大家都對陳聿很不爽,但楚昂卻笑得很開心。

「這回真的被我挖到寶,由他來替補蕭天,果然是正確的決定。」

「楚大叔,他真的是你們公司的首席程式設計師?」

提問的不是曲文堯,而是其他殺手。

陳聿根本就不把他們放在眼裡,囂張跋扈的態度,讓他們氣得牙癢癢。

他們都對陳聿不爽到了極點,要不是礙於楚昂的面子,他們早就把他碎屍萬段。

「難不成你們以為我說謊?」楚昂銳利的視線,掃過那名殺手尷尬的臉。

聽楚昂這麼說,他自然不敢再繼續懷疑,連忙說:「當然不會,我怎麼可能這樣認為呢?我……我現在就去準備出發。」

其他殺手也只能摸摸鼻子,紛紛散去,就只有曲文堯深皺著眉頭。

他不明白陳聿究竟想幹什麼。

他也恨不得現在就去把話問清楚,可是,他不能露出馬腳。

「找到名為『鑰匙』的程式、保護那個男人,只有這兩個目標嗎?」

「這對你來說應該很容易。」楚昂擔心曲文堯會認為自己被大材小用,便對他解釋:「這次的委託與以往不同,搞不好會變成亂戰,文堯,你要小心點。」

「不過是個遊戲,會有多困難?」

「正因為是場遊戲,才困難。」楚昂將雙手收置身後。「這次進行遊戲的島嶼,是不存在於臺灣海峽地圖上的孤島,不但被高科技的雲端程式所壟罩,也沒有法律可管,一旦踏上島,你們就得依照程式的規定行事。」

「人創造程式,但程式卻命令人──還真諷刺。」

楚昂聽見他說的話,不禁笑了。

「你說得對,確實荒謬,也因為如此,它成為許多人的目標。」

「創造這款雲端遊戲的人,腦袋究竟在想什麼?」

「不知道,也沒辦法知道。」楚昂輕嘆口氣。「因為創造出這款遊戲的工程師已經死了。」

楚昂似乎認識那死掉的工程師,可他不認為楚昂想要得到「鑰匙」,是因為想幫對方報仇。

「『鑰匙』跟『基地』都是那個工程師研發出來的嗎?」

他故意這麼問,試圖從楚昂的口中得到更多情報,沒想到楚昂的回答出乎他意料。

「全是他設計的,為了不讓他耗費全部心力做出來的東西落入有心人士手中,所以不管怎麼樣,我都要把它奪回來。」

這跟他從陳聿口中聽見的解釋,完全不同!

陳聿明明說過,「基地」和「鑰匙」是他設計的啊!

就連楚昂的目的也和楚茵茵說的不同,難道是楚茵茵騙了他們?

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個『動機』,不為過吧?」

楚昂突然這麼說,讓曲文堯愣了下。

原來楚昂早就察覺他是故意這麼問的……他尷尬的苦笑。

「我只是想知道楚大叔你這麼急著想要這東西的原因而已,既然如此,那我就盡全力替你完成。」

「有成功率百分之百的殺手拍胸脯向我保證,我當然不擔心,只是蕭天那裡,可能要麻煩你了。」

「這才是最麻煩的。」曲文堯忍不住嘆氣。

楚昂希望他帶著蕭天行動,畢竟他們兩人搭檔的時間很久,如果能在這場遊戲中展現默契,就能更快完成目的。

只是,看蕭天如此反感,恐怕有點難度。

他怕三小時根本不夠說服人家。

「我盡力而為。」

楚昂戴起帽子,跟身穿黑色西裝的保鑣走出事務所。

「嗯,期待你們的好消息。」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