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樂多額頭浮出青筋,不爽的問:「你這傢伙,既然能輕鬆解決,幹麼還要裝作很困難?」

「因為我們還沒完成委託,這不過是『基地』的一部分。」

「一部分?這是什麼意思。」

「剛才我跟楚茵茵不是提起過『鑰匙』嗎?」

曲文堯與楊樂多點點頭。

「鑰匙也是『基地』,如果想完全毀掉『基地』程式,就得讓它跟『鑰匙』合併,才能夠確實刪除。」

「意思是說,我們還是得去搶『鑰匙』?」

……居然回到了原點,那他剛才給楚茵茵的選擇根本沒有任何意義!楊樂多不禁用抱怨的眼神看向陳聿。

「沒錯,要是沒辦法順利搶回來,世界搞不好真的會毀滅。」陳聿笑著解釋:「『基地』是個巨大病毒程式,它能夠癱瘓任何電子儀器,就算要恢復正常,至少也得花上三十分鐘,如果它落到麻煩的人手中,便很棘手。」

他伸出手指,自豪道:「但前提是,對方在程式方面能力要接近我,才有辦法在三十分鐘內清除病毒程式,順帶一提,我的話只需要三分鐘。」

早已對他的高傲麻痺的楊樂多朝他甩手,不耐地道:「如果只是癱瘓電子儀器,根本不到能夠毀滅世界的程度吧?」

「那要看你癱瘓的是什麼。」陳聿勾起嘴角,奸笑道:「現在可是科技以及3C產品的天下,在人們習慣依賴電子儀器的現代都市中,這程式絕對能夠毀滅世界。」

「你這麼說確實有道理。」

「不過還有一點我很懷疑,就是楚茵茵委託的理由。」

「殺手接工作從不詢問理由,只要知道內容與報酬就好。」楊樂多雖然這麼說,卻皺起眉頭,不太放心。「但這次是例外,畢竟委託人是楚昂的女兒……沒想到你竟然看得出她的身分。」

「我在事務所的門鈴裝有指紋辨識器,透過上方的監視器也能夠即時判斷對方身分,所以要知道她是誰並不困難。」

「……你是什麼時候裝上那些東西的?我都不知道!」

「當然是趁你在外面工作的時候。」陳聿笑盈盈的回答:「這可是基本的安全措施,畢竟我們現在越來越『顯眼』,而且,我記憶力也沒好到能記住每個危險人物的模樣。」

「我來,我可以幫你提防,不讓任何有意圖對你出手的人靠近你!」

曲文堯自告奮勇,希望也能被陳聿指派「工作」。

可是陳聿沒理他。

他繼續對楊樂多說:「你對富豪楚昂,認識多少?」

「不多,我沒接觸過『黑市』的人,對他沒什麼興趣。」

「嗯……我打聽到的消息也有限,他把自己藏得很好。」

「是這樣嗎?可是他滿常在我們事務所出入,還會帶很好吃的下午茶來。」

曲文堯一句話就讓兩人注意自己,他縮起肩膀,還以為說錯話了。

直到看見陳聿扶額嘆氣,他才敢問:「怎麼了?」

「不,是我的問題……我差點忘記你們事務所在這條街上很有名,『黑市』的背後老大會頻繁出沒是很正常的事,所以……」

「所以?」

曲文堯聽出陳聿有話要說,開心地睜大雙眼,期待萬分。

陳聿停頓幾秒,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向他提出這種要求──

「你也聽見我們剛才說的話,還有楚茵茵委託我們的工作了,應該明白我想要你做什麼吧?」

「是!」曲文堯立正站好,眉開眼笑。「我這就去跟楚大叔說!」

「你白痴啊!」楊樂多氣急敗壞地朝他的頭巴下去。「我們的意思是要你把情報說出來,沒人要你去打小報告!」

「……我以為陳聿喜歡正面進攻。」

「就算要正面進攻,也不表示要大剌剌地向對方攤牌。」

「喔……好吧。」曲文堯摸著腦袋,滿臉歉意,沒向楊樂多道歉,而是對陳聿說:「抱歉,你想知道什麼我都會告訴你的。」

讓曲文堯幫忙並不是陳聿原先的用意,就像他剛開始說的,不同事務所的殺手不能互相協助,這樣有違街上規矩。

但沒辦法,他們時間有限。

「好吧,讓你加入。」

「喂,陳聿,你認真的?」

楊樂多雖然也為難,但終究不認為讓曲文堯幫忙是對的。

殺手們遵守規矩,就是因為不想被黑市盯上,更別說他們的對手是黑市老大楚昂,這個決定恐怕會讓他們一口氣被黑市以及曲文堯的事務所視為剷除目標。

如此一來,他們只會離「低調」兩個字越來越遠……難道陳聿真的覺得這樣沒關係?

「反正我們最後還是要想辦法打進『黑市』,藉由這次機會讓楚昂注意到我們,也算不錯的收穫。」

「這條街不存在違反規定的殺手,你只會讓自己靠近死亡。」

陳聿充滿自信地彎起嘴角。「那也要看被死神盯上的人,究竟是誰。」

「唉……那你別拖我下水,這間事務所可不只有你一個人。」

「我們不是說好要同生共死?」

「你媽的誰跟你說好了!」

「從我成為你老闆的那天開始。」

「……我們之間連僱傭契約都沒簽,嚴格來說,你根本不是我老闆。」

「那就把薪水還給我,還有每天白吃白住的費用。」

「我可沒用過你半毛錢。」

「你敢說完全沒有?」

「唔……」

楊樂多不敢保證。

天曉得陳聿動過什麼手腳,或者又計劃了什麼陷阱等他跳。

「沒意見的話,就這樣決定了。」陳聿轉頭對曲文堯說:「但這是暫時性的,我可不想跟你們事務所為敵,所以你別露出馬腳。」

「不會的,不管發生何事,我都會保護你!」

「又說這種話?我已經不是你僱主了,別再說要保護我。」

「可、可是……」

「沒有可是。」陳聿認真叮嚀:「你應該很清楚,你的事務所並不『單純』,像我這種成立三個月、只有兩個人的事務所,根本沒有反抗的力量。」

楊樂多用「你也明白」的神情,朝陳聿冷哼。

曲文堯完全不擔心,很有自信地說:「我不會讓他們這麼做的。」

「呵,是嗎?那我問你打算怎麼做。」陳聿用手指輕點他的鼻子,在他開口前,先一步說:「不是任何事都得靠殺死對方解決,不要告訴我你想單獨對付你們事務所裡的所有殺手。」

被陳聿說中,曲文堯只好乖乖閉嘴,陳聿也沒追究。

「我需要楚昂的資料,什麼都要,我要瞭解這人的個性。」陳聿將平板電腦遞給曲文堯。「把你知道的情報寫下來。」

曲文堯點頭,抱著平板縮在沙發上,盡全力掏空腦袋。他有事做,楊樂多自然也不能閒著。

「我需要你的人皮製作技術。」

從陳聿自信的笑容中,楊樂多看出他已經有了點子,而且──自己絕對不會喜歡。

楊樂多臭著臉,不打算給他好臉色看。

「要幹麼?你別跟我說要我重操舊業,現在我已經用這張臉、這個身分重回殺手行業,就算再用人皮技術改變外表也沒什麼意義。」

「不是你用,是給我的。」

「……啊?你用?」

陳聿從印表機裡拿出一張放大的照片。

見到上面的人,楊樂多皺起眉,嚴肅的對他說:「別開玩笑了,你打算用楚茵茵的臉皮?」

「你不需要知道原因,照做就是。」

「嘖!我有預感,絕對不是好事。」

楊樂多飛快地從他手中抽走照片,大步走回陳聿特意替他準備的研究室。

這時,曲文堯將平板電腦交給他。

看到楊樂多生氣離去,他不免有些好奇。

「他怎麼了?」

「小孩子脾氣,不用管他。」

陳聿接下平板,快速看過他打上的文字,並給他下一步指示。

「這戒指給你。」

「咦?給我的……禮物?」

「這是單向通訊器,只要對戒指說話我就能聽見。」

曲文堯「喔」了聲,失望地聽話將戒指戴好。

「單向通訊……這樣有什麼意義?」

「我並不是要向你下指示,只是以防萬一。」

「以防萬一?」曲文堯撓頭道:「我以為取回『鑰匙』是首要目的,可是我總覺得你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楚大叔身上。」

陳聿盤腿坐在椅子上,彎起脣角輕笑。「放心,你很快就會清楚,現在你只需要裝作沒事,回你的事務所去。」

「哎──你不是答應讓我幫忙了,怎麼還趕我走?」

「不是趕你走,是要你去做準備。」

「你要進攻我們事務所,來個先下手為強?」

「當然不是。」對曲文堯的想像力舉雙手投降的陳聿,根本不奢望他明白自己的深意,直接告訴他目的:「我剛才駭入了你們事務所的行程記錄,楚昂今天下午有跟你們事務所老闆約見面,我猜測,應該是來討論取回『鑰匙』的事,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盡力爭取、加入他們。」

「然後先下手為強,把『鑰匙』帶回來給你,對不對?」

「不,我可不想做得這麼顯眼。」

「……難道你要我幫助他們拿到『鑰匙』?」

「不算是。」陳聿從電腦裡拔出只有手指大小的隨身硬碟,遞給他。「我把『基地』拿回來了,這事肯定很快就會傳進楚昂耳中,雖然我不認為他會找到我的頭上來,但為保安全,這東西還是先交給你保管。」

「你把『基地』給我?」曲文堯邊問邊接下隨身硬碟。

「對。」

「為什麼?難道……你要我帶著它去找『鑰匙』?」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喔,我懂了。」

「還有個原因……」陳聿蓋上筆記型電腦,拿著它走向曲文堯。「我想見見那個把我中二時期做的『基地』挖出來的人。」

曲文堯眨眨眼,歪頭問:「已經查出對方身分了?」

「不,還沒。這樣做太顯眼,我不會冒險。」

「那你要怎麼找到他?」

「很簡單。」陳聿賊笑道:「就像你說的,正、面、進、攻。」

曲文堯瞬間僵住,開始冒冷汗。

這下子他的工作,恐怕不單單只需要保護隨身硬碟了。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