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聿皺起眉,很顯然對這兩個字有所反應。

他不太高興的說:「繼續。」

楚茵茵點頭。「原本所有人都以為『基地』不過是個網路謠言──直到我爸爸找到它為止。現在,它就在我爸手上,但那只是個半成品。」

「為了讓它成功運行,我爸爸召集全世界的人才,想要破解它,卻始終找不到最關鍵的『鑰匙』。」

陳聿猜測:「該不會,妳父親已經知道『鑰匙』在哪了?」

「是的……就在不久前,所以我才不得不想辦法阻止他。」

從楚茵茵嚴肅的表情,他看得出她很重視這事。

陳聿雖然有些感興趣,第六感卻警告他,不要接才是正確的選擇,可他這人一旦提起興致,就沒辦法置之不管。

「我明白妳的意思了,那麼,也讓我問一句。」陳聿雙手跨放在膝蓋上,身體向前傾,態度強硬,「讓妳不顧一切阻止妳父親的理由是什麼?」

依照楚茵茵在地下街的情況來看,她應該是居住在溫室當中的花朵,不會反抗父親,安然度日。

如今她卻脫離最安全的地方,甚至涉險,表示她的目的並不單純。

楚茵茵抿著雙唇,抓緊裙襬。

「我從來不在乎我父親做的事,無論他多麼狡詐,他仍是我的父親。可是……這次我不能不管,父親要做的事情,實在太過危險。」

陳聿瞇眼,靜靜等待楚茵茵開口。

「父親想利用『基地』,完全掌控『黑市』以及這條地下街。」

「意味著是要跟政府以及其他同夥作對,成為真正的地下帝王?」

楚茵茵點點頭,淚已在眼眶打轉。

明白楚茵茵的意圖,陳聿也覺得頭疼。

讓自己的女兒擔憂,可不是稱職的好父親,這也難怪楚昂會派人把楚茵茵帶回去,他要是答應幫忙,恐怕楚昂接下來盯上的,就是他。

「妳是打算讓我們在妳爸之前取得『鑰匙』,還是阻止他得到『鑰匙』?」陳聿搔搔頭髮,態度慵懶。

「都不是,我要你們摧毀『基地』。」

「確實,直接摧毀程式是最快的,而且對方現在會把重心放在『鑰匙』上,趁這時候對『基地』下手,是聰明的選擇。」陳聿起身,朝楚茵茵伸出手。「我們接下委託,至於報酬,我再用電子郵件通知妳。」

見陳聿肯接下委託,楚茵茵開心的握住他的手。「謝謝!真的很謝謝你!」

曲文堯眼神銳利的盯著他們緊握的手,好幾秒都沒分開,讓他越來越不滿,好在保鑣上前提醒,楚茵茵才害臊地收回。

陳聿不以為意地從楊樂多手中接過合約書,讓楚茵茵簽名,但在把合約交給對方之前,他有點好奇地開口問:「在開始合作前,有件事我想問清楚。」

楚茵茵疑惑地看著他。「是的,請說。」

「是誰推薦妳來找我?」

聽見問題,楚茵茵嚇了一跳,沒料到陳聿會看出來。

她猶豫著該不該說,又怕不說會惹陳聿不高興,搞不好連委託的事情也會作罷,這樣她就真的找不到人幫忙了。

於是她硬著頭皮回答:「是、是我朋友的熟人。」

她這樣不算回答陳聿的問題,但她真的不敢說實話,而且對方也提醒過,不要提起他的名字。

楚茵茵有些膽怯,以為陳聿會生氣,可是他只是淡淡地說了句:「這樣啊。」

因為緊張而快要窒息的心,總算得到釋放。

從陳聿手中接過合約書,快速簽下名字後,她匆匆向三人告別。

「那麼,我就先回去了,我不能在外面待太久。」

「嗯。」陳聿翻著合約書,背對兩人。「曲文堯,你送他們離開。」

「咦?」曲文堯眼神閃爍,陳聿似乎把他當自己人?他高興得忍不住笑出來。

但陳聿又冷漠地補充:「然後你就給我滾回自己的事務所,聽見沒?」

原本開心不已的曲文堯心情頓時盪到谷底,垂頭喪氣的嘟起嘴,就像是被主人拋棄的狗狗,怪可憐的。

只可惜,陳聿根本一點感覺也沒有。

被下達驅逐令的曲文堯,乖乖帶著楚茵茵和保鑣離開事務所,取回寧靜時光的楊樂多這才終於大口嘆氣,把剛剛不敢說的問題全丟出來。

「喂,你真的要接下這份委託?你剛剛也聽到楚茵茵說的話了吧,要是跟『黑市』作對,以我們的立場來說,可是非常不妙。」

「人家已經簽了合約,不做的話就變成我們違約。」

陳聿知道楊樂多心有不滿,便向他表示事情已塵埃落定,沒辦法反悔。

雖說老闆是陳聿,但這間事務所不過是一顆棋子,不用費心經營,更不用像個普通的殺手事務所接委託賺錢。

曾看過陳聿存摺數字的楊樂多,很清楚他們最不缺的就是資金,他總覺得陳聿玩上癮,早就忘記最初的目的。

「你明明知曉這事很棘手,為什麼還要答應?」楊樂多緊鎖雙眉,質問他:「你該不會是認真把這當成工作來做?」

「當然沒有。」陳聿盤腿坐在電腦椅上,雙眼雖然盯著螢幕看,卻還是分心回答楊樂多的問題。

「你放心,我當然不是什麼都沒想就貿然接案。」

「那麼你是打算利用楚茵茵?」

楚昂是地下街的管理組織「黑市」的贊助者,同時也是背後的掌權人之一,如果能靠他的關係,找出殺死蘇致皓的殺手的機率確實會提高。

可是他總覺得,陳聿想要的東西沒這麼單純。

「你還沒跟她提報酬她就答應簽名,可見她真的很急。」

「因為『基地』相當棘手,而且她爸爸已經知道『鑰匙』的位置,也就是說,我們剩下的時間不多,所以她才會這麼果斷。」

「那你想得到的『報酬』究竟是什麼?」

「你一定在想,我是不是打算利用這次機會,藉由黑市的力量找出那個殺手?」

「當然!這可是相當難得的,而且也是我們的目的,如果你是因為這樣才接下委託,我就能接受。」

「不好意思,我並不打算這麼做。」

楊樂多臭著臉。

「那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估計黑市也不曉得那個殺手的真實身分,畢竟他和你一樣,善於喬扮,除非是他身邊的熟人,或者是僱傭他的事務所,才有可能知道。」陳聿仰頭對楊樂多說:「身為過來人的你,應該明白我在說什麼。」

楊樂多閉口不語。

隱瞞身分過日子的生活,楊樂多比誰都瞭解,更何況對方也是使用變臉技術,和曾經是殺手的他,沒什麼兩樣。

正是因為確定楊樂多是最能理解他的選擇的人,所以陳聿才會這麼說,好讓楊樂多認同他打的主意。

陳聿停止敲打鍵盤,故作神祕的說:「等完成楚茵茵的委託後,你就會曉得我要的報酬是什麼,現在先不要管這件事,專注地把『基地』解決掉。」

「好吧。」楊樂多知道再問下去陳聿也不會說,果斷答應。

無論陳聿打算要求什麼樣的報酬,在沒完成楚茵茵委託的工作之前,都不過是紙上談兵。

「話說回來,你似乎知道這個叫做『基地』的程式。」

「嗯。」

「我連聽都沒聽過,你到底從哪知道的?」

「喔,那是因為這個程式是我寫的啊。」

「……你說什麼?」楊樂多大驚失色,指著用平靜態度說出爆炸性發言的陳聿。「結果到頭來又是你惹出的問題嗎!」

「別這麼說,我可是把它藏得很好。」陳聿皺起眉頭,覺得楊樂多的聲音實在有夠刺耳。「沒想到竟然有人找得到它。」

「找得到就表示你根本沒藏好。」楊樂多斥責道:「你幹麼有事沒事製造麻煩?既然連你自己都嫌麻煩,當初就別藏,直接把它毀掉不是比較快!」

「就算我創造的程式能夠毀滅世界,我也不會這麼做,就算孩子再壞,做父母的依舊還是不會拋棄孩子,不是嗎?」

「我聽不懂你想表達什麼……」

「表示你笨。」陳聿聳肩道:「不過『基地』確實有著能夠毀滅世界的實力。」

「……你終於要成為毀滅世界的魔王了。」

「人都有會犯中二的時期,這程式是我大四時的畢業專題,我在寫它的時候根本沒想太多,只是想給我的指導教授一點顏色看。」

「那程式究竟是幹麼的?」

陳聿看見躲在門邊朝裡面偷看的曲文堯,不免嘆口氣。

早料到他不會乖乖聽話離開,陳聿不快的朝他說:「別在那裡鬼鬼祟祟的盯著我們,要進來就進來。」

曲文堯開心的跳著腳步,來到楊樂多身旁站著。

「意思是我可以跟你一起工作?」

「嚴格的說,應該是跟『我們』──能不能別這麼明目張膽的無視我的存在?」

楊樂多不滿,但曲文堯還是沒把他當回事。

在怒火快要爆發之前,陳聿態度冷淡的說:「反正就算趕你走,你也不會乖乖聽話,不過我先提醒你,你並不是我們事務所的殺手,這樣真的沒關係嗎?」

「沒關係沒關係,只要你僱用我就好。」

「……殺手事務所之間不能互相僱用,這點你很清楚。」

「那我跳槽到你們這邊來。」

「別把這事說得這麼容易。」陳聿嘆口氣,對他天真的想法無奈。「算了,先把『基地』解決再來處理你的問題,總之這次你跟沒關係,所以你不要出手,不然會變得更麻煩。」

曲文堯沮喪的說:「這樣我加入就沒意思了。」

「給我認真工作啊混蛋!」

「有!我很認真!」曲文堯握緊拳頭,根本沒把陳聿的話聽進去。「我是認真的想在你這邊工作!」

楊樂多不想去修改他的用詞,曲文堯眼中根本只有陳聿!他對他來說,自己就像空氣──不,或許連空氣都扯不上邊。

「我們能不能轉回正題?」楊樂多只有這點要求。

陳聿無視曲文堯的存在,立即回答:「能。」

他將電腦螢幕轉向兩人。「這就是『基地』。」

曲文堯和楊樂多面面相覷,他們只看到螢幕出現密密麻麻的青綠色程式碼。

話說陳聿剛才說「這就是基地」的意思究竟是什麼?

「那程式不是還在楚昂手上嗎?你為什麼說這是……」

「喔。」陳聿笑道:「剛剛在和你聊天的時候,我把『基地』搶回來了。」

……委託工作才開始沒幾分鐘,陳聿就已經將目標奪回。

那他們剛剛到底在認真討論什麼!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